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章 喵喵喵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夏裳舟:“……”大师你的画风好像有点奇怪啊!

    不过签上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夏裳舟还想多问两句,那个青年却始终闭口不答,无奈之下,他只能跟着秦瀚离开了这栋老式居民楼。

    “因何事起,因何事了,”在路上,夏裳舟自言自语,“这句话看上去还挺好理解的,是说我们要从这件事情的源头去下手解决吗?可是如果我们知道原因,还来找这个大师干嘛呀……总感觉被坑爹了啊!”

    这句话怎么看都像是一句万能回复啊!别人无论来问什么都能回复这一句嘛!

    夏裳舟吐槽了半天,扭头想去问秦瀚的意见,却看到秦瀚一脸沉思的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想到了什么吗?”夏裳舟顿时有点紧张。

    “……不知道,”秦瀚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夏裳舟怀里的狗剩,狗剩每次出门的时候都非常的乖巧,这会儿也正乖乖的窝在夏裳舟怀里,一看到秦瀚看着自己,狗剩顿时机警的瞪大了圆溜溜的猫瞳,“我只是想起了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变成狗剩的时候。”

    “咳咳,”被秦瀚这么一说,夏裳舟顿时也陷入到了不妙的回想中,想着自己曾经揪着变成狗剩的秦瀚看小*,他顿时尴尬得不行,“……所以呢?”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你打算带着狗剩去绝育,”秦瀚淡淡的看了狗剩一眼,窝在夏裳舟怀里的狗剩顿时猫躯一僵,“……我想,这大概就是这件事的源头了。”

    夏裳舟愣了愣,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是说,因为狗剩不愿意跟我去绝育,所以就和你互换了身体……但是这怎么可能啊!狗剩只是一只普通的一岁小公猫而已,我之前从来没见过它表现出什么特别之处来啊!我养了它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它有什么特异功能呢!”他越想越觉得秦瀚说的话太不靠谱了,不过他却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释了,只能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狗剩,被揉进怀里的狗剩软软的喵呜了一声。

    “难道你想说它开启灵智成精了?先不说建国之后动物不能成精的政策,”夏裳舟摸了摸狗剩软软的白肚皮,“狗剩才一岁多呢,哪有修炼一年就能成精的道理,你让那些辛辛苦苦修炼了几百年几千年的妖怪情何以堪?”最重要的是他一直以为他和秦瀚之间是篇温馨轻松的小萌文,一下子画风一变变成了仙仙妖妖的玄幻文他有点接受不来啊!如果这是一篇文一定会被读者投诉神展开的!

    秦瀚深深的看了夏裳舟一眼:“无论古今中外,一直都有猫能通灵的传说,中国有黑猫辟邪的传说,西方基督教社会则认为黑猫可以威慑邪恶的灵魂,古代埃及将猫看作守护神认为猫守护阴间秩序,另外还有很多猫有九命之类的传说……虽然我对那些传说半信半疑,但是既然有某一种说法流传广泛,那么这种说法一定有其道理。”

    他低头看了夏裳舟怀里的狗剩一眼:“不过你家狗剩长得这么蠢,顶多也就是有那么一点小技巧而已,估计它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就跟它主人似的。”

    “等等,说我家狗剩蠢也就算了,最后一句是怎么回事!”夏裳舟一开始还被秦瀚说得一头雾水,但是听到秦瀚的嘲讽之后他立刻醒悟了过来,“不过这些东西你都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来之前还百度过?”

    秦瀚看了夏裳舟一眼:“这些都是常识。”

    “……是常识才怪了!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是常识!”夏裳舟虽然也听过关于猫能看见灵魂的传说,但是他一直以为这些传说只是少部分地方有而已,没想到在世界上居然有那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传说,“那你的意思是你们互换身体这件事是狗剩在搞怪?”

    “我不确定,不过你迟早也要带狗剩去做绝育,”秦瀚淡定的说,“……到时候看看不就知道了。”

    ……对喔!

    夏裳舟拍了拍自己的脑子,他怎么没想到这件事呢!看来要把带狗剩去做绝育这件事情提上日程了。

    “那我们明天就带狗剩去……那啥吧,”夏裳舟忽然想起来狗剩还在他怀里呢,要是让狗剩亲耳听到它要被切蛋蛋了,肯定会伐开心,连忙用眼神示意秦瀚,“那啥之前要八个小时不能吃东西,今天估计不行了。”

    秦瀚轻笑了一声:“那行,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再那啥吧。”

    ……夏裳舟总觉得秦瀚的话里的意思怪怪的。

    两个人正准备回家,但是夏裳舟忽然想到家里的纸巾快用完了,于是拉着秦瀚去买纸巾,不过因为两个人带着猫不方便进超市,于是在附近找了个便利店买了两抽纸巾,没想到这家便利店正好在搞促销,所以当夏裳舟和秦瀚拎着两抽纸巾走出便利店的时候,秦瀚的兜里多了一个粉红色包装的小盒子。

    “……为什么买纸巾会送套套!”夏裳舟整个人都很囧,“买纸巾的一般都是宅男啊,宅男怎么可能找得到女朋友!”

    秦瀚闻言轻笑了一声。

    “而且我发现,”夏裳舟用怀疑的小眼神看着秦瀚,“为什么每次你一出门买东西那家店就会搞促销?难道你是自带出门买东西必遇促销体质的男人?”

    秦瀚:“……”

    “不过他们送这种奇怪的礼物也就算了,你为什么可以一脸自然的放到兜里!你又用不上!”夏裳舟心有余悸的说,“你难道没看到那个店员妹子看我们的目光吗,灼热得都快把我看穿了,脸上就差直接写上‘麻麻,那两个葛葛好奇怪哦!’这几个字了……”

    “谁说我用不上了?”秦瀚淡定道。

    夏裳舟:“……你不是说你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吗!”

    “快有了,”秦瀚看了夏裳舟一眼,轻笑了一声,“估计马上就能用上了。”

    夏裳舟忽然觉得背脊一凉,脸却热热的:“你怎么知道你一定用得上,说不定是你男朋友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