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 喵喵喵喵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sp;  “春和水寒傻妈,听说你和二月青傻妈是很多年的好基友了?”主持人介绍完春和水寒之后,和他在麦上聊了几句,“那你能说几件二月青傻妈的糗事不,我想二月青傻妈的粉丝们都很想知道的,对吧?”

    “滚,我哪里有什么糗事……”二月青笑骂,但是公屏里一片刷“对!对!对”“想!想!想!”的。

    “喂喂,你们真的是我的粉丝吗?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二月青笑了。

    “糗事?我想想……”春和水寒开口了,他的声音犹如春水一般缓缓流淌着,瞬间就把电脑前带着耳机的夏裳舟苏了一脸,虽然夏裳舟已经知道春和水寒就是秦瀚了,但是只有在网上通过网线听到春和水寒的声音的时候,才会带给夏裳舟一种连灵魂都战栗的激动,只有这一刻他才深深体会到,那一个给他带来惊艳和温暖的声音,只是春和水寒而已。

    隔着漫长的网线,隔着茫茫无际的网络,他喜欢的只是那个飘渺虚无的id——春和水寒。

    那是他精神的信仰,那是他灵魂的寄托。

    所以春和水寒这四个字的含义,对他而言,与现实里和他朝夕相处的秦瀚完全不一样。

    “唔……喝醉酒了对着大马路边的电线杆跳钢管舞算不算?”春和水寒轻笑,尾音上挑,十分挠人。

    公屏里顿时一大波妹子刷“耳朵怀孕了!o(*////▽////*)q”

    夏裳舟也默默捂了捂脸,他也觉得自己的耳朵要怀孕了!

    “滚!”二月青语气大窘,“什么时候的事情?我压根没印象!你可别瞎掰!”

    “之前宿舍聚会的时候,你喝醉了,”春和水寒淡定的说,“然后你就在大马路上对着电线杆跳了一晚上钢管舞,其他人拉都拉不走。”

    “……不可能!”二月青的语气有点发虚,“我压根就不记得有这回事!”

    “你都喝醉了,怎么记得?”春和水寒轻笑着说,“你不觉得第二天起来浑身酸痛吗?”

    “是啊,”二月青语气一愣,“但是后来你们不是告诉我是因为我喝醉了跑去和狗打架所以才浑身酸痛吗……?”

    春和水寒轻笑了一声:“那是我们怕你知道真相之后会羞愤自杀,所以才这么说的……你那晚上可是挑战了很多高难度动作呢,什么单腿倒挂老树盘根之类的……”

    “滚!你就瞎掰吧!”二月青听到这里总算明白过来了,春和水寒是在逗着他玩呢,忍不住笑骂起来,“还老树盘根,我还观音坐莲老汉推车呢!春和水寒傻妈的粉丝们你们擦亮眼!你看看你们家男神怎么能这么黄爆呢?”

    “就算我是瞎说的,难道你觉得你和狗打架就很光荣了吗,”春和水寒一点都没有被揭穿了的尴尬,反而轻笑着反将二月青一军,“……更何况你还打输了呢。”

    二月青:“……”

    “可、可那是藏獒啊!”二月青羞愤了,“比人还高还壮的藏獒!我又不是武松能打虎!我说你们看着我要去和狗打架还不拉着我,如果对方只是吉娃娃萨摩耶也就算了,那可是藏獒啊!藏獒啊!藏獒啊!你们怎么不拉着我!万一我被咬残咬得半身不遂了怎么办!”

    “这样的话,那只藏獒也算是为民除害了,”春和水寒语带笑意,“更何况,你难道只有和吉娃娃萨摩耶打架的勇气吗?”

    二月青:“……哼!”

    公屏早就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2333333333333”刷屏了,当然还要一大波刷“好萌好萌好萌”“腹黑攻x炸毛受一生推!”“寒青头顶青天!”“嗷嗷嗷嗷官方发糖!”“素材素材!录音上传!cp楼又添砖一块!”的。

    看着那些拼命刷好萌好萌的cp粉们,夏裳舟郁闷了一会儿:“……哼!”

    “真是万万没想到二月青傻妈居然有这种糗事啊,春和水寒傻妈真是爆了个猛料,”主持人适时出来打圆场,“不知道春和水寒傻妈一会儿打算唱什么歌呢?”

    春和水寒轻笑了一声:“……《见龙卸甲》。”

    夏裳舟顿时心里猛的一突,他这一个月以来都一直在循环这首歌……

    “哦?能知道为什么吗?”主持人随口八了一卦。

    春和水寒沉默了一会儿,直到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缓缓开口:“因为我想唱给一个人听。”

    夏裳舟顿时心里猛的一突,然后他的小心脏就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他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心脏跳得这么快,快得让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心率失调了,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那个人是谁呢?”主持人看了一眼公屏,发现很多人都在八卦的问谁,于是他也顺口问了一句。

    “喂喂,这可是我的生日歌会,春和水寒傻妈不唱歌给我听还能唱给谁听?”就在群情洋溢,眼看就要忘了这可是自己生日歌会的时候,二月青不情不愿的开口圆场。

    春和水寒笑了一声,没有认可,也没有否认,只是那似是而非的笑声,就像一块小石子一样,咚的一声掉到夏裳舟心里深处那片湖里,泛起了一圈又一圈涟漪。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