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章 喵喵喵喵喵喵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吃完蛋糕之后,夏裳舟心满意足的回到房间。

    被独自一只猫留在家的狗剩似乎还在生闷气,见到他回来,一扭屁股,连甩都不甩他,用毛茸茸的小屁股对着他。

    夏裳舟有点哭笑不得,但是想想他之前凶了狗剩,又有点心软,于是好声好气的上去哄狗剩,狗剩这个时候就把喵星人的傲娇属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包子脸一甩,屁股一扭,再次用毛茸茸的小屁股对准夏裳舟,一副冷艳高贵的模样。

    夏裳舟哄了半天,狗剩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傲娇模样,夏裳舟有点无奈,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忽然灵机一动,然后嘿嘿一笑,跑去拿了一袋小鱼干来。

    狗剩显然对夏裳舟开包装袋的声音十分熟悉,夏裳舟只是一声不吭默默的打开了包装袋,就看到狗剩两只三角形的毛茸茸小耳朵微微动了动,但是它还是傲娇着,没有转过脸来。

    夏裳舟继续打开包装袋,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根小鱼干来,故意凑到狗剩跟前,然后夏裳舟就看到狗剩的小鼻头动了两下,圆溜溜的猫瞳里似乎有点动摇的情绪。

    于是夏裳舟知道他的作战即将成功了,继续不动声色的用小鱼干勾引狗剩,果然没多久,狗剩就抗拒不了小鱼干的诱惑,果断的放弃了作为喵星人的节操,抛弃了冷艳高贵的伪装,屁颠屁颠的凑到夏裳舟面前,软软的喵呜喵呜了几声,低下头去舔夏裳舟手心的小鱼干。

    哼!就知道凑不要脸的卖萌!

    夏裳舟在心里哼了一声,但是看见狗剩吧唧吧唧把那根小鱼干吃完之后,他又拿了一根出来,放在手心,狗剩低下头去,用小舌头舔了舔夏裳舟的手心,痒痒的。

    夏裳舟嘿嘿笑了一声,掏出手机,咔擦一下给狗剩照了一张。

    他想了想,爬上好久没上过的cv香蕉船的微博,把那张照片上传了,附带文字——嘿嘿~我家的狗剩最萌了~ps:我家猫就叫狗剩~

    发完微博之后,夏裳舟一看粉丝数,再次被吓尿,他之前那个加v微博大号开了好几年,也不过那么丁点粉丝而已,而且大部分都是僵尸粉,但是这个小号微博,才开了几天,就已经有几百粉丝了,而且是在他没有发过几条微博,《逢魔》这部剧也还没有正式出剧的时候。

    他只不过是和春和水寒互动了一回罢了,就涨了这么多粉丝,要是到时候《逢魔》出剧了,他还不得涨粉涨疯了?夏裳舟想象了一下他到时候每刷新一次微博就涨个几百粉的场景,顿时整个人都有点小激动。

    发完微博之后,夏裳舟又去刷了下微博,春和水寒的最新微博依然是那条和他互动的微博,下面的评论已经刷爆了,四分之一的人在问香蕉船是谁,四分之一的人在给另外四分之一的人科普香蕉船是谁,还有四分之一的人在嗷嗷叫新cp出现了,剩下四分之一则在冷言冷语各种嘲讽。

    夏裳舟越往下看那些评论越觉得神奇,丝毫没有因为别人嘲讽他是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小透明而生气,反而还有些莫名的高兴,毕竟如果是在几个月之前,如果有人告诉他将来有一天他会和他的男神被凑在一块拉郎配,他一定会觉得这一点都不科学,但是现在,这么不科学的事情却真的发生了。

    夏裳舟嘿嘿一笑,略带了些小激动的继续往下看,看着那些一个比一个酸的评论,他的心情却像在三伏天里喝了一杯冰镇西瓜汁一样的爽。

    简直酸爽!

    刷完微博之后,夏裳舟打开电脑开始录音。

    接下来一整天,夏裳舟几乎录了一天的音,一句台词录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老是不满意又推倒重来,录了好几遍都找不到感觉,于是他抓着自己的头发陷入了深深的纠结,这一句台词到底该用什么语气来念呢?他换了好几种语气各自念了一遍,却总是觉得不对劲,不适合,感觉上不对,情绪上也不对,实在是让他挠心挠肺的抓急。

    夏裳舟不禁又想起了之前和其他人在yy上对戏的事来,老实说,在正式配剧之前,他一直以为配广播剧只是个很简单的事,只要斟酌一下情绪,对着剧本把台词一念就完事了,现在想来,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以前的他实在是图样图森破了。

    夏裳舟又对着电脑抓了半天头发,却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情绪,于是他干脆自暴自弃了,打开春和水寒的广播剧合集重温了起来。每当夏裳舟心情郁闷或者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心塞塞伐开心的时候,他都会跑去重温春和水寒的广播剧,好些个经典的广播剧,他都已经重温过十遍以上了,几乎都把春和水寒的台词背下来了。

    其实说起来,他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春和水寒,大概也是因为有点心理安慰的原因在里面。当时夏裳舟在网上连载的小说成绩很差,收益也很差,虽然说这些收益对于夏裳舟来说不是必须的,他在网上写小说也不是为了赚钱,但是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小说没什么人看,夏裳舟说不郁闷才奇怪,而就在他最郁闷的时候,却又恰恰遇上了好几个来挑刺的读者,说他的小说简直就是垃圾之作,当时还没锻炼出一颗金刚心来的夏裳舟瞬间就被打击得心灰意冷,玻璃心碎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几乎当场就想把那篇小说给坑了。

    就在夏裳舟这般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却在这个时候偶然听到了一首歌,一首春和水寒翻唱的歌,那首歌的歌词和旋律都很温暖,加上春和水寒轻柔温和的声音,夏裳舟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得到了治愈,仿佛在内心遭遇寒冬之际,忽然一束阳光透过严寒照了进来,就像柔和的阳光,就像和煦的春风,就像溶溶的春水,夏裳舟感觉自己就像溺水之人遇到浮木一样,瞬间就沉沦到了这个人的声音里。

    在此之前,夏裳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声控,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人的声音,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一个声音而喜欢上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一个男人。

    那一天,夏裳舟几乎一整天都在循环春和水寒翻唱的那首歌,后来他又跑去找了春和水寒的其他歌来听,无论是原创还是翻唱,全都听了个遍,听完了歌之后他又开始听春和水寒配的广播剧,把春和水寒配的所有广播剧都听了个遍,从那之后,他就正式的把春和水寒奉为他心目中的男神。

    其实说来也奇怪,那一首歌的歌词和旋律虽然都很温暖,但是翻唱的人多得就跟大神大腿的腿毛一样多,数不胜数,之后夏裳舟也去找了别人翻唱的那首歌来听,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像被春和水寒的声音戳中了一样的感觉,就算那些翻唱的人声线也很温暖治愈,却怎么也戳不中夏裳舟。而春和水寒翻唱那首歌时的声音虽然很柔和温暖,但是他唱的其他大部分歌却都不是那个风格的,但是夏裳舟却偏偏被春和水寒那一首歌里的温暖戳中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听春和水寒那首歌的时候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