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不过在沉浸在春和水寒的声音里的同时,夏裳舟又有点失落,春和水寒和二月青这样的对手戏,简直就是大神与大神之间的巅峰对决,而他这样的小透明,只能在一边默默的围观打酱油,别说春和水寒和二月青这样的大神了,他就连唐宋这样的一般般的只是略有些知名度的小粉红cv都比不上。

    两个大神的戏毫无疑问轻轻松松的就过了,之后便轮到夏裳舟上了,他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小紧张,开不了嗓子,但是当“猴头菇”的声音一响起来,夏裳舟瞬间就从紧张变成了:“……”

    救命!秦瀚还真的玩得一手好精分!

    不过和春和水寒的声音比起来,猴头菇的声音更显得稚嫩些,偏向清亮的少年音,如果不是夏裳舟已经知道了春和水寒和猴头菇就是一个人,他简直完全想不到这两个马甲的会是同一个人。

    实际上,虽然夏裳舟已经知道了春和水寒和猴头菇是一个人,但是听到猴头菇念着小师弟的台词的时候,他仍然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弄错了,猴头菇的声音和春和水寒的声音相差那么多,这两个人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

    不过拜猴头菇所赐,夏裳舟再开口的时候已经没那么紧张了,他略有些磕磕碰碰却还算顺畅的把台词念了出来,一边念他一边忍不住擦了擦冷汗,之前通过面试他果然是超水平发挥了……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当时春和水寒不在场,他没那么紧张,今天春和水寒来了,所以他忍不住有点紧张,毕竟他可是在男神面前耶!

    虽然夏裳舟早就已经知道了春和水寒的真实身份,但是因为他曾经对这个名字那么迷恋,因此现在就算知道了,他还是忍不住对这个id抱着不一样的心情。

    虽然猴头菇的表现完全不像一个新人,但是夏裳舟的表现还是比较青涩的,画册虽然平时很好说话,但是在这方面显然很有自己的原则,绝对不会因为夏裳舟是新人就是手一抬放过了,她毫不留情的指出了夏裳舟有哪些不足,夏裳舟连声应了,态度非常诚恳。

    ……虽然夏裳舟的认错态度很诚恳,但是心里说不失落是假的。

    果然,他和春和水寒之间的差距是那么那么那么的大。

    “好了,画册,今天上午就先这样吧,”春和水寒的声音忽然响起,“……剩下的下次再继续吧。”

    “春和水寒傻妈累了吗?”画册顿了一下,“那今天就先这样吧……不过话说,现在时间离吃中午饭还早着呢,春和水寒傻妈你要去哪里?”

    “赶着去喂他家小情儿吧。”一整个上午都很沉默的二月青终于难得开口了,但是一出口就是调侃意味浓浓。

    “怎么,”春和水寒轻笑了一声,“……你嫉妒了?”

    夏裳舟瞬间就被春和水寒的笑声苏了一脸。

    “我去,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说你脱团了你还秀起恩爱来了,”二月青顿了一会儿,郁闷的说,“要滚快滚,别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小心我烧了你。”

    “哟,二月青傻妈居然还是单身狗?”画册的声音显然不可置信。

    “……不和你们说了,”二月青默默的退出了yy,“我下了。”

    春和水寒走了,二月青走了,剩下的人也零零星星的退散了,夏裳舟也默默的退出了yy,而就在此时——

    猴头菇:我去买菜了,想吃什么?

    夏裳舟:“……”

    秦瀚你还能不能敬业的精分了?这么不走心,小心分分钟掉马甲!

    不过夏裳舟嘴上吐槽着秦瀚,身体上还是诚实的回答了秦瀚——

    香蕉船:我想吃红烧排骨!

    猴头菇:哦,那我去买韭菜和羊肉了

    香蕉船:等等……?

    猴头菇:补肾,壮阳

    夏裳舟的脸顿时轰的一声炸了。

    香蕉船: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你还问我干什么!

    猴头菇:为了体现我很民主

    香蕉船:……

    香蕉船:我可以咬你吗!

    猴头菇:可以,下次我们互帮互助的时候,你可以咬我的……

    香蕉船: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猴头菇: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对于一个新人来说

    猴头菇:不要难过

    香蕉船:……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猴头菇:画册的性格比较直,所以说话也直来直去的,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不过建议还是可以听一听的

    第一次排戏效果就不太理想,夏裳舟的心情当然不可能不郁闷,但是看到秦瀚的话的后,他的心情顿时好转了不少……

    香蕉船:身为一个新人,我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怎么可能因为别人指出我的不足来就迁怒别人呢

    香蕉船:在你眼里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就那么小心眼吗?╭(╯^╰)╮

    猴头菇:当然不是,我只是……怕你难过

    香蕉船:去去去,我是女孩子吗?我有那么矫情吗,我有那么玻璃心吗,我有那么多愁善感吗?我可是有着一颗金刚心的24k纯爷们!

    打着打着字,夏裳舟忍不住弯了弯嘴唇笑了起来。

    秦瀚笨拙的安慰虽然令他感觉很治愈,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秦瀚你还能不能敬业的精分了?这么不走心,小心分分钟掉马甲!

    猴头菇:没看出来

    香蕉船:你过来!我分分钟脱了裤子给你看!

    猴头菇:好,我来了

    香蕉船:Σ(っ°Д°;)っ

    猴头菇:开门

    与之相应,一阵手背叩门的敲门声忽然响起——

    猴头菇:我来了,脱裤子吧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