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章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早早早早上好……”面对秦瀚,夏裳舟还来不及为昨晚的事情的害羞,脸已经先红了。

    “早上好,”秦瀚的声音带着早起的沙哑,勾人得不行,“你怎么这么激动?”

    夏裳舟连忙说:“尿急想去厕所……”

    “难道是干什么坏事了?嗯?”秦瀚挑了挑眉。

    “没有没有没有,”夏裳舟心虚的说,“真的是尿急……”

    “尿急?”秦瀚勾了勾唇角,“尿急干嘛这么心虚,难道你昨晚……尿裤子了?”

    夏裳舟:“……”

    难道他就长着一张“弱智儿童自控能力差,二十几岁还尿床”的脸吗?

    “你才尿裤子了!”夏裳舟脸都憋红了,“我只是做了个春……”

    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出来,夏裳舟就整个人不好了。

    卧槽,他好像一不小心暴露了什么!

    “……梦?”秦瀚意味深长的笑了。

    夏裳舟色厉内荏的哼了一声,爬起来转身就要走,却听到背后秦瀚慢悠悠的飘来了一句:“和谁?”

    ……当然是你!

    不过这样的话夏裳舟肯定说不出口,身为一个笔直了二十多年的直男,做个春天的梦居然梦到了一个男人还那啥了这样的话他怎么说得出口?!

    根本就说不出口!

    于是夏裳舟哼哼唧唧了一阵,含含糊糊的说:“你不认识的……我也不认识……一个大美人,嗯,胸很大,两只手也不能掌握的!”

    秦瀚的声音明显一顿,随后尾音微微上挑:“妹子?”

    “妹子!当然是妹子!”夏裳舟脸一红,幸好他此时此刻的背对着秦瀚的,“肯定是妹子!不是妹子难道是汉子不成!”

    他可是直男!

    夏裳舟色厉内荏的喊完之后,秦瀚似乎是沉默了,没有再开口,夏裳舟一分钟都不敢继续再待下去了,于是也不等秦瀚回复他,连忙头也不回的朝着卫生间冲了过去,但就在他扭开门把手的一瞬间,秦瀚忽然慢悠悠的说了一句:“……昨天你都那么累了,晚上居然还有余力做春~梦……看来你昨天只是在隐藏实力呢,我真是小看你了。”

    夏裳舟顿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秦瀚的话好像有点意味深长……什么叫隐藏实力?难道秦瀚觉得他昨天说累了是骗他的?妈妈个蛋,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如果真的有一夜七次的实力谁特么乐意隐藏实力啊!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必要谦虚啊!

    “下次,你可不要再隐藏实力了……”秦瀚缓缓的说,“这种事情,也没有必要谦虚。”

    ……谁特么谦虚了!

    夏裳舟觉得非常蛋疼,各种意义上的,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

    而且秦瀚这种“看来昨晚我没有好好伺候好你居然让你晚上还有精力去梦到别的女人”一样的语气是要闹哪样?!

    这一定是他的错觉!

    夏裳舟一分钟都不敢多待,生怕下一刻秦瀚又说出什么让他误会的话来,连忙不管秦瀚的跑进了厕所,脱下犯罪证据小内内,偷偷摸摸的洗了。

    洗完内裤又洗漱完之后,夏裳舟正准备偷偷摸摸的揣着小内裤跑到阳台上去晾了,却在打开厕所门的一瞬间撞上了正准备来上厕所的秦瀚,于是下一刻,做贼心虚的夏裳舟连忙把那条湿哒哒的小内裤藏到了背后。

    “藏什么呢?”秦瀚已经看到夏裳舟手里拿的是什么了,却没有戳破他,只是笑笑挑了挑眉,似乎在逗弄他。

    “没、没什么,我刚刚洗了双袜子,呵呵。”夏裳舟心虚的把那条湿哒哒的小内裤团成团攥在手心,不敢让秦瀚看见。

    “哦,原来是袜子啊,”秦瀚漫不经心的伸出手来打了个呵欠,修长白皙的手指放在唇边,遮挡笑意,“……但是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个大洞呢,你袜子上怎么破了这么大个洞?”

    夏裳舟更心虚了,战战兢兢的说:“袜子上当然有洞啊!没洞你怎么穿啊!”

    “可是一般的袜子只有一个洞啊,”秦瀚抚着唇笑着说,“我刚刚看见的好像不止一个呢……”

    “袜子穿久了就会穿洞啊!这、这很稀奇么!”夏裳舟攥紧了湿哒哒的小内裤,头也不抬的想绕过秦瀚冲向阳台,“别挡着我,我去晾袜子。”

    “你的袜子穿洞了呀,那可不行,穿鞋的时候这得多难受啊,”就在夏裳舟从秦瀚面前经过的时候,便被他一把拉住了,没等夏裳舟反应过来,他藏在背后那条湿哒哒的小内裤就被抢走了,“我帮你补补吧……”

    然后秦瀚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夏裳舟:“……”

    一分钟之后,夏裳舟一脸悲愤的瞪秦瀚:“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一大早起来洗内裤啊!那你现在见到了吧!”

    秦瀚板着脸,努力把笑意憋了回去,然后淡定的将那条湿哒哒的小内裤放回了夏裳舟手里,一脸的若无其事。

    夏裳舟简直快要恼羞成怒了,哼唧一声拎着湿哒哒的小内裤冲向了阳台,一脸悲愤的晾了起来,直到吃早餐的时候,夏裳舟的脸色还是有点不太好。

    不过吃完秦瀚拿手的煎鸡蛋之后,夏裳舟的心情又有所好转了,秦瀚煎的鸡蛋外焦里嫩,皮焦焦脆脆的,蛋黄却鲜嫩可口,因为特意没有煎到完全熟,所以夏裳舟忘形的吃完整只煎鸡蛋之后,嘴边沾了不少嫩黄色的蛋液,然后被坐在他对面的秦瀚轻笑着用手指指尖轻轻拭去。

    感觉到嘴角边一热,夏裳舟愣了一下。

    然后夏裳舟就看到秦瀚动作非常自然的把那只染了些许蛋液的手指塞进了他自己的嘴里,甚至还伸出舌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