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章 喵喵喵喵喵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救命刚刚我和男神撸了一管现在我应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男神ps:我是直男,男神也是!!!》……卧槽,这个不用看内容绝对会被直接打成基佬啊!

    ……而且还是口是心非的死傲娇基佬!

    等等不对,这个时候他应该和秦瀚说什么啊?

    谢谢帮忙,感觉不错,下次还来找你哟~(<ゝw·)~☆

    pass!感觉怪怪的而且略变态啊……

    这只是直男之间的互帮互助而已,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

    pass!pass!满满的拔鸡无情的即视感啊!

    既然你帮了我一次,为了公平,那么我也帮你一次吧!

    pass!pass!pass!如果真的这么说了他感觉他离变成基佬又要近一步了啊!

    夏裳舟这边还没纠结完呢,那边秦瀚已经微微一笑,说:“刚才我帮了你,为了公平,你也帮我一次吧。”

    夏裳舟顿时松了一口气,刚才他还尴尬的不知道找什么话题来打破沉默呢,既然秦瀚自己开口了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是帮秦瀚撸一次而已嘛……而已嘛……嘛……

    ……等等?

    他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他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

    一定是他听错了。

    “怎么,你不愿意?”秦瀚看着夏裳舟忽然瞪大了的眼睛,挑了挑眉。

    夏裳舟愣了好久,刚才秦瀚说的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秦瀚垂下眼帘来,长长的睫毛半垂下来,莫名的让夏裳舟觉得他似乎有些委屈,“我不勉强你。”

    夏裳舟内心某处顿时就被秦瀚此时的表情击中了,下意识便脱口而出:“我愿意!谁说我不愿意了……”

    “真的?”秦瀚一挑眉,勾起唇来。

    夏裳舟顿时就后悔了,他现在改口还来得及吗?不过想想刚才秦瀚才帮他服务过一遍呢,如果他不礼尚往来一番,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于是夏裳舟一咬牙:“来吧!”又是一脸壮士断腕的表情。

    秦瀚轻笑起来,不过他没有直接脱裤子,而是淡定从床头柜上抽了几张纸巾出来,然后慢条斯理的擦起了自己的手来,意识到秦瀚在擦什么东西的夏裳舟顿时烧红了脸。抬头对上秦瀚似笑非笑的目光,夏裳舟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仿佛能从秦瀚的表情中脑补出他此时此刻的想说的话——

    “看,这些都是你儿子哦。”

    慢条斯理的擦完手之后,秦瀚淡定的把那团纸巾丢到了床边的垃圾桶里,然后看着夏裳舟,挑了挑眉,仿佛在说,来吧。

    夏裳舟绷紧了脸上的表情,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期待……呸呸呸!他本来就不期待!他怎么可能期待呢?他可是直男!夏裳舟绷着脸上的表情,内心仿佛循环着“我是直男我是直男我是直男……”,然后他伸出手去,拉下了秦瀚的裤链。

    这辈子第一次拉别的男人的裤链,夏裳舟的手忍不住颤了两下。

    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拉别的男人的裤链的夏先生表示,他好紧脏!紧脏得连平舌音和翘舌音都分不粗来了!

    夏裳舟努力保持着脸部表情淡定的拉下了秦瀚的裤链,在此期间他一直保持着抬头望天花板的姿势,因为他既不敢平视秦瀚对上秦瀚的眼神,更不敢低头瞅着秦瀚那里看。

    所以在拉下秦瀚裤链之后,他摸索着摸索着摸进了秦瀚的内裤,然后瞬间就被入手的触感惊呆了——

    这热度!这硬度!根本就不像秦瀚刚刚那么淡定的样子!完全就是蓄势待发时刻准备着的样子啊!

    夏裳舟默默的看着天花板回想了一下刚才秦瀚淡定的表情,刚才秦瀚明明还十分淡定的用纸巾擦手纸呢!所以说……他男神到底是有多——装!逼!啊!

    ……不过夏裳舟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他也不想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为什么,难道每一个为什么他都要去追究到底为什么吗?自己过得舒服就行了嘛。

    夏裳舟感觉自己似乎不小心又点亮了什么哲学家的属性。

    于是哲学家·夏裳舟一边思考着人生的哲理,一边把手伸到男神的内裤里做着某种十分哲♂学的事情。

    所以说,真正的哲学家,不仅要用心灵去感悟哲学,更要用身体去感♂悟♂哲♂学,做到从心灵和身体上一起去感悟哲学,才能领悟人生的哲学,生命的哲学,从而达到生命的大和谐。

    ——以上思想来自刚刚出炉的哲学家裳舟·夏。

    ……至于为什么把夏裳舟写作裳舟·夏,大概是因为这样写比较洋气吧。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