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4章 喵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的秦瀚忽然睁开了眼睛来,他慢慢支起身子坐了起来,看着夏裳舟四仰八叉的睡姿,他无奈的轻笑了一声,不过表情并不惊讶,似乎早就习惯了似的,夏裳舟在梦里也不安分,也不知道是不是梦到了什么,他含含糊糊的哼唧了两声,然后伸手挠了挠肚皮……由于他那奇葩的睡姿,他的睡衣都被撩起了一半,露出了白花花软绵绵的小肚子。

    秦瀚安静的盯着夏裳舟看了一会儿,然后默默爬起来,将快滚到床底下的夏裳舟捞了回来,他一只手抱着夏裳舟的腰,一只手托着夏裳舟的屁股,终于将夏裳舟捞回了床上,默默的将夏裳舟缠在身上的被子解开之后,秦瀚淡定的把被子重新盖在了两个人身上。

    朦胧的月光从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外头照进来,倾泻了一地,也落在了面前这个人的脸上,夏裳舟的睡相说不是好,但是表情还是蛮安静的,比起他白天里活跃蹦跶的样子,秦瀚眸光渐深,看着夏裳舟微微张开的粉色的唇,他缓缓的……伸出了手指,然后轻轻的擦掉了夏裳舟嘴边的一小滩口水。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秦瀚认命的把夏裳舟搂进了怀里,两只手环住了夏裳舟的腰,将夏裳舟死死的禁锢在自己怀抱里,不让他满床乱滚,也不让他踢被子。

    夏裳舟在梦里轻轻哼唧了一声,脸埋在秦瀚胸口上蹭了蹭,最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埋着不动了……

    于是这一天终于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夏裳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依然在秦瀚怀里。

    但是他已经习惯了,所以很淡定,他淡定的把手从秦瀚的腰上抽离,然后淡定的把秦瀚的手从他的屁屁上抽离,然后淡定的看着秦瀚因为他的动作而醒了过来。

    “早上好。”夏裳舟淡定的向秦瀚问好。

    秦瀚缓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轻轻的勾了勾嘴角,用晨起沙哑的声音说:“……早上好。”

    微微沙哑的声音,就像小羽毛轻轻的在夏裳舟心脏上挠啊挠,夏裳舟本来就有点受不了平时秦瀚的声音,再加上早起的效果,再加上知道了秦瀚就是他的男神春和水寒之后,夏裳舟顿时整个人都被秦瀚的那句早上好苏得头皮都发麻了,呆呆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卧槽!

    原来他早就达成了#每天早上都能和男神一起起床#的成就了!

    原来他早就达成了#每天早上都能听到男神一句早上好#的成就了!

    他的脑残粉生涯简直可以圆满了有木有!简直可以死而无憾了有木有!

    嘤嘤嘤嘤好想录下来当手机起床铃声啊……

    等夏裳舟回过神来的时候,秦瀚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了,他缓缓的伸了个懒腰,朝着卫生间走去。

    在知道秦瀚就是春和水寒之后,他整个人在夏裳舟心里的帅度又上升了好几个级别,看着秦瀚的背影,夏裳舟简直嘤嘤嘤嘤的要被帅哭了,等秦瀚进了卫生间之后,夏裳舟立刻掏出床头的手机,登录了企鹅,打算找个人倾诉一下他此刻的激动之情。

    而此时,唐宋正好在线,夏裳舟连忙戳开了唐宋的对话框——

    当然,在倾诉自己的激动之情,还是先要兴师问罪一番的。

    虾米粥:唐宋!唐宋!快粗来!

    虾米粥:你有本事欺骗我的感情你有本事滚粗来!

    虾米粥:我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为什么要欺骗我的感情!

    糖醋鱼:……

    虾米粥:你终于粗来了?!你个混蛋……

    糖醋鱼:你是谁?

    虾米粥:……卧槽?!

    虾米粥:唐宋你怎么了?你走大街上被车吧唧一声撞飞了撞到脑壳了?你失忆了?

    糖醋鱼:……

    糖醋鱼:不是本人

    虾米粥:卧槽,吓我一跳

    糖醋鱼:你是谁?

    虾米粥:既然你不是唐宋就算了

    糖醋鱼:为什么说他骗了你的感情?

    虾米粥:噗……

    虾米粥:等等,你不会是袁茗清吧?

    糖醋鱼: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

    卧槽,还真的是袁茗清啊……

    夏裳舟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他想找唐宋吐个槽,都能恰好撞上袁茗清,不过据唐宋说他俩就住在隔壁,平时串个门什么的应该挺正常?

    虽然知道袁茗清没什么错,但是夏裳舟还是无缘无故的看袁茗清不爽。

    因为夏裳舟手机上的是他以前的企鹅号,他也知道唐宋不喜欢给别人加备注,所以袁茗清不知道虾米粥就是他也很正常……

    虾米粥:你问我是谁?我还要问你为什么上唐宋的企鹅号呢

    糖醋鱼:你再不说我是谁我就拉黑了

    虾米粥:喂,这可是唐宋的号,你是他什么人啊

    糖醋鱼:我是他……朋友

    虾米粥:你是他朋友,我也是他朋友,你凭什么拉黑我,你快让开,让他自己来

    说完这话,夏裳舟觉得非常爽,不过同时他也有点疑惑,在群里的时候,袁茗清对新人不是挺友善的吗,为什么现在对他这个唐宋的“朋友”就这么不友好?

    ……难道他其实是个表里不一的小贱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