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徐谨之的雄心壮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林茜茜的生日舞会在晚上八点多钟的样子便有人陆续告辞,到了九点多便差不多结束了。不过对林茜茜来这个美妙的夜晚已经结束了,但是对很多人来说,这才是开始。

    起码对徐二爷来说就是这个样子,吃过晚饭李展鹏便打过电话来说诗社今晚上有活动,说的好听,其实也就是他组了个场子,通宵打牌罢了。想想昨天就推了李展鹏的邀请,徐谨之也就答应了,正好他有一腔苦闷没处发。

    听说孙子今天晚上有活动,徐夏氏就要偷偷给钱,男孩子嘛,出门在外手里总要宽松些才好。不过徐谨之说什么也不肯要。他总算知道徐谨之怎么会是这幅纨绔子弟的样子了,都是惯得。徐家少爷辈儿就他和徐慎之两个,因此虽然说是每个月有固定的200块月钱,其实就是敞开了劲儿的花。只要不超过一千块钱,在管家那里签个字就成。

    除此之外,徐慎之刚回国那会儿,徐夏氏不管怎么也得把他这两年的月钱给补上。徐王氏是徐慎之亲娘,当然不会反对。徐谨之的月钱名义上是二百块,两年二十四个月徐王氏直接给了他五千。除此之外徐夏氏还偷偷给了他两千块,直说不够了再给,委屈了谁也不能委屈了他孙子。别的不算一回来徐谨之就有了七千块的私房钱。

    别看七千块在后世并不多,但是现在很多工厂的工人一个月才不过五块钱,遇到苛刻的三块钱都有。一斤猪肉也不过一毛六分钱一斤。这么算下来这七千块钱真的是一笔很大数目了。一些工厂里的工人就算是干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个数。

    推辞了半天徐谨之才从徐夏氏那里逃出来。他今天回来主要是为了打听一下关于他未婚妻的事儿,从徐夏氏那里问了半天,徐谨之恨得想撞墙,这是老太爷定下的婚事,保定大户林家的姑娘。他一说不喜欢,徐夏氏这个把孙子当成心尖儿肉的祖母都唬的拍了他好几下,老太太一辈子最听老爷子的话,取消婚约,别人不说老太太这一关就过不了。至于徐德辉那里更不可能,商人重诺,贸然取消婚事对徐家的生意都有很大的影响。

    林嘉和虽然只是个文人,但是在北平文坛也很有几分名气。林家虽然在林老太爷去世以后把很多生意都结束了,把所有的家产都置了地,但是还有很多故旧现在跟徐家做着生意。

    见孙子满脸的不高兴,徐夏氏一连串的哄他,什么林家姑娘貌美如花,出身大家,一定会是个好妻子的云云,连如果实在是不喜欢以后你喜欢什么样的,祖母一定让你娶回来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徐谨之坐在车上苦笑,他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张芙蓉面,他连人家姓谁名谁都不知道,他不是忘了打听,只是有婚约在身的他怎么能去追求别的小姐,他不是那么没品的人。他既然占了这具身体,享受了这具身体所拥有的一切,那么也就要负担起这具身体所应负担责任。他身负婚约,却跟别人搅和在一起,不管是对那位林小姐,还是对那个女孩子都不公平。

    徐慎之知道一个人要想成功就要付出很多东西,人这一生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诱惑,而他徐谨之最不缺的就是忍耐力。最终他也只能把那次相遇当成一次浪漫的邂逅,一次美好的相遇。当然了也不是说他就同意那门婚事了,起码得先见见那位林小姐。

    “谨之,你总算来了,昨天都不给哥哥我面子,你小嫂子可都生气了。”李展鹏一见徐谨之来了便笑骂道。

    “还望三哥原谅则个,小弟在这里赔罪了,明儿个一定给小嫂子送份儿大礼赔罪。”徐谨之道。

    李展鹏今天晚上已经输了不少,见徐谨之过来就顺势把位置让给了他。

    “对了,谨之你前段时间不是说想去一趟上海,你小嫂子说想去那里玩玩儿,怎么样要不要搭个伴儿?”李展鹏问道。其实昨天他力邀徐谨之过来是想给他介绍个人认识,是他新纳的姨太太的同学,长得真是漂亮,而且有那么一股子书卷气,当时见到他眼前就是一亮,知道徐谨之最是喜欢这一类型的,就想牵个线儿。他们以前也没少干这些个牵线搭桥的事儿。

    如果这次谨之真跟那个白小姐对上眼儿了,一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