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程冬人生中第一次被别人握住了命根。

    虽然是夏天,原殷之的手掌却仍旧带着一丝凉意,这就让程冬有些搞不清,他到底是因为凉而缩了肩膀,还是因为原殷之附上来的手指……实在是有种让人无措又推拒不了的魔力。

    “原总……”他张开口,自己发出的声音已经根本不能听,连忙又闭上了。

    原殷之轻轻用嘴唇熨着他的肩头,程冬的浴袍已经被折腾得凌乱不堪,露出大片肌肤好像任君品尝,原殷之一边亲他,手上的动作也不停,他垂眼观察那小东西的模样,竟然第一次觉得男人的海绵体可爱,不管是颜色还是一点点膨胀的速度,好像跟它的主人一样羞涩。

    “舒服吗?”原殷之低声问,程冬没有答,但他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好像刮擦着原殷之的耳膜,让金主浑身舒坦,也不禁越发情动,“乖,咱们的小程冬是不是从没给人摸过?”

    程冬咬了下嘴唇,原殷之的食指指尖往他的孔眼极快地一扫,他立刻把持不住了,伸手握住原殷之的臂膀,哼了一声。

    原殷之低笑出声,那气音藏在他的喉咙里,听上去竟然可怕地性感,程冬觉得自己快不行了,怎么能觉得男人性感呢,他使劲摇了摇头。

    “嫩成这样,夏因那小子白净是白净,没你嫩。”原殷之说,要放在往常,他根本不会在床笫间为了讨情人欢心,说出比较的话来。他从来不洁身自好,什么类型的都玩过,反正不是确立恋爱关系,也没有忠贞意识,情人们在他眼皮子底下争宠的事儿也看过,跟后宫剧似的,他没兴趣参与,但是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说了这样的话。

    “嗯?”程冬正在纠结自己以为坚如磐石的性向被原殷之几根手指就撼动了,突然听到原殷之提起夏因,有点摸不着头脑,而且是这样比较性|爱细节的话。

    程冬情绪低下来。

    原殷之敏锐地发现了,不过他想错了方向:“你之前写的歌归了他,今天又被他撞伤了头,未免嚣张,所以伯诚以后不会让他接新戏了。”

    他以为程冬听了该觉得爽快,但程冬却握住了他的手腕。

    又来这套?原殷之挑了挑眉。

    程冬缓和了呼吸,不咸不淡地说:“我的歌是伯诚买的,他也根本不会知道原作者是我,今天撞伤我也不是有意……原总,也许我该谢谢你的好意,但这好意实在让人别扭。”

    程冬有些尴尬,憋红着脸把浴袍拉紧,一直都不敢抬头看原殷之。

    他也知道人家箭在弦上,而自己又一次把那箭摁回去了。再怎么说这也是得大着胆子做的事儿。而程冬自己也不清楚,他到底是因为原殷之这种身居高位者随意夺人所求的姿态而生气;还是因为原殷之把他看得太低,以为拿这种话来哄他就会开心而生气。

    总之他觉着跟这位原总没有好话可聊,方才亲密的气氛也因此疏远了。

    这个时候的程冬并没有去想他跟原殷之的关系不过是买卖,他本能排斥自己的初体验变得太糟糕。

    而这在原殷之的眼中,简直就像个扭捏又作死的小姑娘。

    “程冬,事不过三,下次我希望你识趣点儿。”

    他这话已经说得相当重,程冬低着头绑浴袍腰带,没答话。原殷之看着他脖颈处自己留下的吻痕正慢慢浮现出来,新鲜得很,突然有种要气吐血的感觉。

    他放着已经拆封的小鲜肉不吃,回来啃块硬骨头,牙都要被崩掉了。

    这个晚上原殷之睡二楼,程冬被赶到一楼去。原殷之三十好几的人,竟然幼稚到连同一楼层都不分给人家。

    第二天一早,原殷之起床后程冬正在往餐桌上摆早餐,两碗拌面和一锅刚磨好的豆浆,香味倒是浓郁,但原殷之并不习惯这样的早餐。

    他自己开冰箱想找点吃的出来,却惊讶地发现,程冬的冰箱里全是食物原材料,除了几罐可乐啤酒,连一个三明治都没有。

    “原总,你要先刷牙吗?”程冬在身后问,手里举着沾了点葱花的筷子。

    原殷之看了嫌弃:“我早上一般吃西餐。”

    “噢。”程冬低头看看两碗面,神情有些为难,他眨了两下眼睛,那睫毛一上一下的,立刻给原殷之挠痒了。

    “算了,随便吃点。”原殷之刷过牙后,过来拉开椅子,坐下来尝了一口,面条的口味很清爽,比想象的要好很多,并且量不大,一小碗,原殷之很快就吃完了,然后看着坐在对面的程冬还在一边吃一边用手机看新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