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章 绝望的沉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当夜尽欢而散,叶行远回府学的时候已经半夜三更夜深人静,而且身上还带着浓浓的酒气。本来有些担心守门人会刁难斥责,不想对方恭恭敬敬开了门,迎他进去,还好意送上热茶,与他解酒。

    叶行远享受到了堪称特权的待遇,心中更是生出几分感慨。现在他还只不过是靠着诗词获取名声的一介童生,别人就已对他不同。那么如果他的位格越高,所受到的待遇也就越好,圣人云士不可以不弘毅,诚哉斯言。

    回到号舍,叶行远沉沉睡去,第二日清晨醒来,洗漱过后去上课,但刚出门就被一位训导先生叫住,吩咐道:“叶行远,徐教授召见你。”

    训导的神色有些古怪,事实上自边塞诗事件之后,府学中这几位训导们看到叶行远时,都有些怪异。

    一方面不得不服气,叶行远的诗词在府学这一亩三分地几乎算是无敌;另一方面,因为严训导的精神状态和结局,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瞧着叶行远心里总是发堵。

    徐教授找自己有什么事?叶行远迷惑不解,不过多想无益,去去便知。他答应了一声,避开川流不息去课堂的学¥←,子,前往府学前庭官舍中寻找徐教授。

    到了教授公房门前,只见门户紧闭,就连窗户都紧紧关着,这倒让叶行远有点奇怪。眼下季节又不是寒冬腊月,一般房间不会紧闭门窗。

    作为颇能“惹是生非”的学生,叶行远来过教授公房数次,每次都是门户敞开。徐教授自诩光明磊落,有古之君子之风,怎么会大白天的关门闭户?

    叶行远拍了拍门板,室内便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进!”听这声音,徐教授是患了伤风,喉咙中似有痰,中气也略显不足。

    叶行远又推开门并走进屋内,只见四面挂起了帘子,屋中一片晦暗。中间摆着个黄铜香炉,香炉中青烟袅袅,气味淡雅,又有一种暗香。

    徐教授正中而坐,低着头,戴着青色方巾,以大袖遮面,似是在假寐。叶行远更觉房中的气氛诡异,没奈何上前行礼,却见徐教授捂着鼻子,急急挥手,“先将门闭上。”

    叶行远愕然,难道徐教授要和自己密谈?只得依言关门,刚转过身来,就见徐教授对他招手说,“你走近些。”

    叶行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向前走了两步,徐教授继续招手,“再近些不妨。”他的语气之中竟是藏着一种殷切之意,叶行远心中疑窦越发浓重。

    这半趴在漆木桌案上的徐教授,忽然变成了幻影,晃了几晃,又显现出来。不过此刻的“徐教授”骨肉匀称,方巾下一头青丝乌黑发亮,分明是个女子,哪里会是已经衰朽的徐教授?

    鼻端突然闻到一缕异香,似乎很熟悉。脑中的回忆如电光石火一般闪过,叶行远陡然顿住了脚步,大喝道:“莫娘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充徐教授!”

    敢在府学之中胆大包天,冒充教授召唤自己,而且还能幻化法术欺骗人的,只有那态度暧昧不明,到现在还不清楚意图何在的狐狸精莫娘子!

    被叶行远识破,莫娘子不急不慌的咯咯直笑,她抬起头来,抓起方巾一扯,彻底抛弃了伪装,露出云鬓花容的颜色。

    晦暗之中莫娘子星眸闪烁,煞是勾人。虽然穿着穿着宽大的青衫直缀,腰间系一根丝绦,但狐狸精的媚态仿佛一点不少。

    几日不见,这狐狸精的勾人程度又有所提升啊。叶行远心中暗暗提醒自己千万不可为美色所迷,他不动声色地后退到门边,但反手一推,房门竟然纹丝不动。

    “不要徒劳了。”莫娘子巧笑盼兮,好整以暇地翻身跳上了书桌。她露出狐狸本性,懒洋洋地一拨下裾,盘腿而坐,白皙纤细的长腿一现即隐,她这青衫之下竟然是什么都没穿。

    春光乍泄,莫娘子却是浑不在意,只直勾勾地瞧着叶行远,樱唇微启,“找一次机会可不容易,我昨夜辛辛苦苦,费了好大力气在周围设下禁制,就等着你跳进陷阱。以你那点本事,不可能逃得出去。”

    叶行远无语,这狐狸精是疯了不成?她固然有神通,但在这千年府学之中,一只小小狐狸能做什么怪,还敢冒充教授,私占教授公房,她是嫌命太长了么?

    然后大喝道:“莫娘子你切勿自误!徐教授回来定会发现异常,到时候动用府学法阵,你一个畜生成精哪里能承受得住?还不快快退散,尚能苟延残喘!”

    这番恐吓对莫娘子却是毫无作用,伸出手时长袖滑落,露出光洁如玉的藕臂,再次笑道:“徐教授今日休沐,他要回城南家中住上一晚,享受天伦之乐,明日辰时之前绝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