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短篇:谢了江南,忘了长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古文短篇

    ~喜欢的朋友可以看看~

    正文:

    1、楔子

    冬迟暮,意阑珊,城墙独坐,琴悠扬。由远及近传来歌声,莫问落花将何方,落也伤,留也凉……听得正出神,陡然马蹄声响,乱了琴弦,指留血伤。

    “轰!”

    庞大的攻城器械轰击在城门,如雨的飞箭射在墙头,掀起一道道灰尘,不过箭过我身体三尺,便被气场阻碍,离落墙头。

    “……碰!……碰!”无数人冲撞着城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城门只能发出咯吱声响以示回应。我双手血弥漫在琴上,紧紧握住弦,不让自己迷惘。

    数名高手缕空而来,踏上城墙。剑指着我的勃颈,没有声响,除了远处的歌唱,脚下的城墙。

    没有理会那刀剑,抬头看向远方,有那么一刻呼吸窒息,痛楚如潮在心底缭乱。那将军怀中的女子,曾是我海誓山盟的妻子,物是人非,一切皆做云烟过往。

    {

    “莫问落花将何方,落也伤,留也凉。”我轻轻低吟,琴弦陡然发出嗡的声响,弦断了。我泪水滴落,混杂着血、断弦,弦断指伤。

    风吹动着风衣猎猎做响,我站起身来望着城内,随着夕阳西下,枯木黄尘,寒气袭人举目荒凉。

    我闭上眼,仿佛全身力气被抽尽般倒下,此时什么都不必想,什么都不会去想。谢了江南,忘了长安,流落何方?

    2、若如初见

    我被师傅救下,那年冬。

    已经正月初七寒蜇不住鸣,我是该离落天下还是退隐江湖?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师傅早已经流落江湖,游荡四方,好生羡慕。

    许是该休息了,我默默想到。望着荒凉的土地抽出新芽,心底没有恨,也没有爱,国破山河在,乱世城已空,我不是第一人,也绝不是最后一人。

    独坐在枯木下,望着云舒月卷,不知觉我武术与日俱增。但我早已去了争霸天下之心,索性师傅顺带拾回了琴,并且用了上好的丝续了弦,我便在寒山亭下,古树旁吟琴。

    马蹄哒哒,十里黄尘飞扬,一位巾帼女子身着官服前来,奈何中原征战不休,恕我眼怠,无法识得对方是何国,来自何方。

    只见她红唇淤血,满面苍白,英姿飒爽却又楚楚动人。

    “姑娘骋马而来,想必是遇仇杀,奈何此山已尽,前路阻绝后路截断,左右无道,姑娘何不下马栖息一二。莫尘将三杯淡茶以待,还望姑娘屈就。”索性无聊,此地绝尽,不如见义勇为,做个快意江湖的侠客。

    对面女子双手抱拳,声如黄莺鸣啼:“再下顾凝,敢问阁下可知余下出行之路。”

    我微微摇头,指着她来的方向,道:“哪里,是唯一出路,吾独处此地十数载,暂未得余下出路。”

    “多谢相告,淫贼猖狂不愿与君添乱,自离去,若有生机,回头再顾茶水!”女子勒马离去。

    我看了天际,白光微微泛白,但却未曾追随女子前去,这世上,能值得我赴身相救之人已然远去。我做了一世傻子,且能再犯?

    不久,前面传来阵阵铿锵声响,四周也传来一股肃杀之气。鲜血的腥味远远传来,却破坏了我品茶的韵味。被这杀戮气机搅乱,这茶也充斥着一股冷味。

    琴随气鸣,曲如意动,我闭上眼仔细感受属于女子的气场,曲调换为十面埋伏,对准女子的敌人。这是种酣畅淋漓的无力感,在敌人眼中。

    相同的琴曲,在女子听来却成了埋伏者,她可以肆意窥阙任何敌人的勃颈,轻而易举的将敌人送进地狱;而敌人听来却是被埋伏的慌乱,在他们眼中女子如同鬼魅,出神入化无迹可寻,自己仿佛现身修罗,一个个同伴淤血倒下。

    恐惧,在敌人眼中爆满,仓惶逃窜,这似乎是必然结局。

    但其实女子除了之前杀死之人,其余者未曾有任何人中招死去,我只是给了女子战力的勇气,越战越勇的战气;而对于她的敌人,我亦只是给了其失败的衰落,兵败如山倒的弱势。

    我离去了,飞跃在青山绿水,跨跃在寒山古亭,往东看,古意长安,奈何意性阑珊,兴致索然。

    “长安长安,早已去了这安之词,战祸、盗贼已经在长安荒郊弥漫,不知多少良家女子遭了荼毒?”我微微叹息。

    向下看去,女子依旧英姿飒爽,一朵血花在她肩头绽放,她却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我刚坐落的石凳。哪里,还有两杯凉茶,一杯已满,另一杯独留一半。

    我借风细细听到她说:“果然人走茶凉,你一定以为我顾凝暴力,不值得托付终身吧?可是在见你那刻,我却已然……”

    风声呜咽。后面的我已然细数不清,微微笑道,她的话语,与我有和关系?

    我看到一邪魅男子驰骋而来,牵着她手远远离去。

    春意绿两岸,二月初,此间无事索性研墨提画,画得一卷山水,独独缺了个轮廓,一时间不知晓是绘师傅游荡四方的性质,还是提点江山,羽扇纶巾的自己,或是那天的女子亦可。

    但最终这画也未完成,只得付之一炬。看着火光缭绕,总觉这画其实是完成了的,最后只得喟然长叹,不为秋风悲画扇,勿留笔墨芳容缠。

    “顾凝么?”我喃喃自语,但面容总挥之不去,一切定格在了那一刻。不过皆是云烟过往,我再未有心入住江湖红尘。

    3、七年桃酿

    三月春风吹拂,脱下帝王战甲,却抖落一身闲清,长安寒亭桃园柳谢美不甚收,但常年驻足此地已然赏美生倦,遂起了春游之意。

    收拾妥当,也似游方世外的师傅开始四地走动,遍寻天下美景却也快哉。

    琴调悠扬,风尘朴朴出入花街柳巷;潇洒自如,亦步亦趋探寻野味山精;南风缭乱,徘徊反侧不知何地赏光?多得十五日,已然出去七百余里,一道赏花悦卷,开怀处放声歌唱,低吟处泪满衣裳,却也做个江南游子,吟诗做对意性飞扬好不欢唱。

    战火处不入那凄切荒凉,交手处不迎那生死迷惘,不平处不理那拔刀相向。倒不是我漠视生死,不做那好人侠客,奈何师傅多年前曾告诉我,这是乱世的生存法则。为了赏心悦目,不惹那生死虚无,我终究只是个国破城摧的末世帝王,如今还加上个职业的话,当是个隐士。

    游至江南衬红江畔,陡闻十里飘香,落花随着流水染红了一春清扬,履步在花上,粘得一脚芬芳,饮一口溪水,竟觉满口留香。

    “早听闻江南衬红江桃花酒美名远杨,原来如此!”我笑道,不过遗憾的是我不饮酒,亦不愿借酒图醉,故这桃花酒虽香,对我却没了意性。倒不如翻山越岭,寻这十里飘香的桃红一赏,当红的桃园应该很美吧!我心中如此想,脚步已经跳落树尖,起落间已然出去数里远。

    当然,无论我站立江中桃红之上,还是飞舞飘荡在树梢林间皆被凡俗之人见着,后来竟被记录为仙人神将,让我闻得好生无语。

    经过半日飞行,终于在夕阳西下之际掉落在一片桃花海里,站在树梢,清风摇曳如同吹滚麦浪,无尽花海如同置身海洋,随风可以嗅到醉人花香,我第一次感受到大自然居然如此妖娆。

    此地并无避战之人隐居于此,若有若无的,是其间被遮蔽在花间的一青杉女子。放眼望去,青衣月眉,脚旁两箩筐盛得满满的花瓣打点精细。

    “当日公子以茶代酒,助我御敌,奈何不期离去,今小妹以七年桃花酿相赠,还望公子收下。”女子正是那顾凝,此时飘落树梢细细闻着四方酒储藏之地挑选好酒,不知何时居然亦发现了我。之后其剑尖微指,从旁侧挖出一壶酒。

    当她将葫芦塞轻轻打开的瞬间,一股芬香弥漫在鼻尖,竟然有些想尝一口的感觉。接着女子将葫芦丢了过来,我小心拧开壶盖,闻得香味好生渴望欲饮浅尝,却碍于面子不得当面饮之,只得抱在侧,细赏风光。此酒之美,竟让我这滴酒未粘之人皆想尝上一口。

    “来,莫公子,小女子敬你一杯!”不知何时,顾凝又取得一壶,站立在树梢桃枝对我说道。也不待我饮酒,其便先一步饮下,只见酒落青杉,却旖旎风情,美艳动人。小心饮上一口桃花酒,只觉入口.唇香,令人流连留恋,全没有一般酒之辛辣,只欲再饮十杯方才打住。不过我却未曾追饮,如此好酒,醉生梦死,不可经久迷恋。

    “公子为何不曾续饮?”此时月光白暂,花白拂懒,美人如桃与树为伴,我看得呆了。

    “酒不醉人,人已自醉,又何须再饮。况且如此好酒,若一饮而尽囫囵吞下,切不糟蹋了美酒。”我好半响方才说道。

    “公子说的及是,但公子大可不必为缺酒担心,酒若饮完,自可于此来取。且不知公子所言因何而醉?”顾凝问道,双眉舒展,刘海半遮,月下着实有些妩媚。

    “美景醉人、美酒醉人、更醉人的却是美女也!”我戏谑的说道。

    “公子取笑奴家了!”

    4、风暖花乱

    “以公子的能力,何不做个盖世豪杰,细数天涯,不使人间聚散,救国救民让世人奉个英雄!”顾凝说道。

    “兴衰有道,聚散无偿,大分自有人合,大合自有人分,又且是我一人能做的?况且再下兴致颇为懒散,如此英雄做的累,不如不做。”我淡然。其实我心底清楚,师傅是在寻找能做帝王的人,当初助我登上帝位,却又培养人推到我的帝位,因为我不适合做这帝王。

    在江湖传闻,落姜王已然携琴跌落城墙,从此不复。如今师弟抱着我的妻子横扫天下,我未曾去捣乱已经算是格外开谢师傅养育之恩,又怎能去助他平定天下呢?

    道尽亦是我这性子在作怪罢了,天下是别人的,我已然置身事外,又何必……我自然不会告诉顾凝此番话语,顾凝或许自知人各有志,不可能人人皆如她一般行走江湖,做个快意侠客,是以便停下此等讨论。

    “如此美景,当真欲永远驻足,赏尽芬芳。”月光乍寒,仿佛那日与发妻的海誓山盟,心底微微有些痛楚。其实我不相助更多的恐非不愿,只是在逃避罢了。却又不知到底逃避着什么,又有何值得我去逃避。

    “若公子愿,前有桃园茅舍,亦可栖息一二。”顾凝目光深邃,却不知是否读懂我的心思,还是只想给我几日安宁。

    “为何此地却无外人?”我跟随着顾凝向前走去,尽管落英缤纷,却也是一番享受。

    “此地有着天然屏障,能进入衬红江村已然少见,进入此地的便更为稀缺。”顾凝指着远处的山林,我这才思及入桃园之时林内暴躁的野兽多不甚数随即释然。

    “顾姑娘未曾在此常驻?”进入茅屋,发现其内沉设老旧,灰尘固然不多,却也不少,我疑惑的问道。

    “此地只是奴家酿酒之地,况且此地甚美,若常驻恐生厌倦,公子长安寒山亭美依然出游,不就是最好见证么?”顾凝笑到。

    我却答不上话,只在于感受到了一缕杀机,若有若无的锁定着我。若细细感应,可以猜测定是那日的邪魅男子。想来应是被人误会了罢,说来也是,男女授授不亲,而我却在这月夜同顾凝同赴茅屋,怎能让人不误会?

    一只长剑从我身后刺来,但却被早有所觉的我从侧闪过,他的剑锋凌厉一击致命。待剑划过站定,其人方才将头微微抬起,这时他的口中发出声音:“淫贼,看我一击!”

    他打的算盘我又何尝不知?无非先斩后奏,再博取顾凝同情引为误杀,但他却下错了棋。一步错,满盘输,她的话语让顾凝眼神一顿,应是证实了往日猜测,说道:“南宫天,原来如此!你给我滚出桃园,本姑娘再也不想见到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