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陆御史的回马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时间转眼到了天启六年十一月。

    关于建昌动乱彻查结果也渐渐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建昌县衙。许梁穿越到了这大明朝,发现这古时候官场的动向,也跟后世一样,正式文件没下来,民间的说法就一大堆,千奇百怪,越传越玄乎。

    有传王知县要被撤职的,有传葛主薄要被流放的,更有甚者,居然传言许典史欺上瞒下,冒领战功,要被押进京砍头!传得是有鼻子有眼,连后续安排都有了,什么京城礼部,通政司要派人下放建昌,接替建昌空出的空缺。

    传到后来,居然传出此次的查案副钦差,督察院监察御史陆澄源要到建昌当知县,国子监监生江渚南要当建昌县丞。

    对于所有五花八门的传闻,许梁对陆御史的传闻最不感冒。

    十一月十七日,朝庭的大动作终于揭晓。

    江西巡抚赵大州,被撤职查办。

    小小的一个建昌县动乱,居然会搞到一省巡抚,堂堂二品大员的身上,许梁感到很吃惊。

    建昌县衙里,王知县把葛主薄,许典史一齐叫进了内室,喝退了左右,坐在那里对着两人唉声叹气起来。

    “县尊,出了什么事情?”许梁和葛主薄被向来乐观的王知县的叹气声搞懵了,惊问道。

    “唉,”王知县叹口气,朝南一拱手,道:“圣上已经下旨,命锦衣卫锁拿抚台大人回京。”

    “呃,果真如此啊!”许梁和葛主薄对视一眼,一时没明白,这赵巡抚落难,跟你王知县有什么关系。

    王知县见两位一脸茫然,解释道:“两位可知道,赵大人可以算是本县的恩师?唉,”王知县又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赵大人这回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跟咱们建昌不无关系。”

    “啊?这是怎么说的?”葛主薄手一抖,半杯茶水抖到了桌上,惊问道。

    “此次钦差前来查案,我们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原典史冯道林身上,吏部杨所修杨主事将查案结果呈报上去,不知怎么的,就有人上折弹劾赵大人,说建昌县之所有有如此大难,就是因为有冯道林瞎指挥,冯道林之所以能够瞎指挥,是因为有人当年保举了秀才出身的冯道林当了建昌县典史,这个保举之人,便是抚台大人!”

    许梁惊得面无人色。通过王知县的话语,许梁看见里面一个早就设好的阴谋,江西布政使司黄维中指使自己将责任推到冯道林身上,原来这后手在这,一切都是为了将火引到江西巡抚赵大州身上。黄维中是那下套之人,而自己,便是那刽子手。

    “可是,”葛主薄疑惑地说道:“赵大人乃当朝二品大员,单凭这点,充其量也只能说是赵大人被人蒙蔽,识人不明啊,断不可能就依此撤职查办啊。”

    王知县两眼直直地看着葛主薄,半晌吐出一句话:“弹劾的折子后面还说了一件事情,冯道林原来是熊廷弼的小舅子,赵大人之所以要保举他,是受了熊廷弼的指使!”

    葛主薄听了,呆呆地坐了回去,嘴里喃喃地道:“原来如此,果真如此,好狠,够绝!”

    许梁听得一头雾水,不解地问道:“县尊,这熊廷弼是何许人也?”

    王知县一字一顿地回道:“熊廷弼,原兵部尚书,蓟辽总督是也。”

    许梁脑中嗡的一声响,惊得目瞪口呆,兵部尚书,蓟辽总督?冯道林还是他的小舅子,那么,那么,冯素琴该是他的什么人?!原来如此,难怪许梁打第一眼见到冯素琴,便觉着她不像一般平民百姓,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原来,冯素琴就是原兵部尚书,蓟辽总督熊廷弼的掌上千金!

    赚大发了!

    王知县见许梁脸色一阵变换,还道是许梁头回听说熊廷弼,心中震惊呢,也不催他,与葛主薄默默地喝着茶,待许梁神色恢复如常,王知县徐徐说道:“眼下这赵大人这事还不是最要紧的,我得到确切消息。”

    许梁,葛乔认真人地看着他。

    “赵大州被撤之后,接替他的人是杨邦宪。”王知县说道。

    “他是魏公公的人?”葛主薄出声问道。

    王知县点头,接着说道:“但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我们县县丞一职有确切人选了。”

    “谁?”许梁和葛乔心里一惊,紧张地问道。

    “这个人,我们谁都想不到。”王知县道:“督察院监察御史陆澄源!”

    是他!许梁和葛乔听了都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一时各自沉思,内室里一片沉寂。

    还是王知县最先打破沉寂,他道:“好了,本县今天就是把这事告诉你们两个,也好让你们有个准备。没什么事就先回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