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许常昆找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她说,“那日,多谢你了。”

    许梁嘿嘿一阵笑,“我也没料到这县衙的宅子居然就在东门街上,与你们家在同一条街,你说,这是不是说明咱俩特别有缘份?”

    冯素琴微红了脸,“你又不正经了。”

    许梁大惊小怪地说道:“我怎么又不正经了?”说罢上前拉过冯素琴一只柔若无骨的手,献宝似地说道:“走走,我带你看看我们的新家,也好让你这未来的许夫人检阅下清扫的成果。”

    冯素琴由着许梁拉着往前走,娇嗔道:“谁是许夫人了,你家里好不好关我什么事!”

    “哈哈,我现在拉着谁,谁就是。”

    两人说笑着沿着回廊往后院方向走,不时有一阵嘻笑打闹声传来。

    新房后面是一片竹林,几条纵横交错的碎石路将竹林分割成几个大小不一的小方块,碎石路边上,每隔几米安置了长石凳,许梁拉了冯素琴此刻便在一丛茂密的竹林下的一块长凳上坐了,许梁搂着冯素琴的腰,细细地打量着怀里的美人,怎么看也看不够。

    相对无言,两人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

    “许梁。”冯素琴出声道。

    “嗯?”

    “我,我求你件事呗。”

    “啥事啊,说!”

    冯素琴犹如空谷幽兰的声音在竹林里响起,“你知道的,我舅舅去世后,冯家的家境大不如前,舅母虽然没说什么,但我看得出来,她也在勉力维持,昨天,我听见舅母她悄悄地吩咐老管家去当首饰。所以,我想,请你帮我看看,建昌城里可有需要人手的地方,我想出去找点事做。”

    许梁听得猛地坐直了,他惊道:“你要出去找事做?你会做什么?”

    “你什么意思嘛?”冯素琴不依了,她数着手指头,道:“人家会的东西可多了,琴,棋,书,画,女红,我哪样不会?”

    许梁摇头道:“不行,我不同意你出去找事做。”

    “为什么?”

    许梁轻打了怀中人一下,笑骂道:“你可真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你忘了万安城里的谢财主了?”

    “可是,”冯素琴也坐直了身体,振振有词地说道:“我总得想法子挣点钱吧,总不能眼看着冯家坐吃山空吧?”

    许梁想了想,暗道这还真是个问题,冯家除了个老管家是男人外,就剩四个弱女子了,如果没有稳定收入,长此以往,必然是坐吃山空,最终穷困潦倒。

    许梁扶住冯素琴的头,直直地看着她道:“你只是想挣些钱?”

    冯素琴猛点头。

    “那好办!”许梁说道:“明日我就差人上冯家提亲去,到时本少爷送上厚厚的一份彩礼!”

    冯素琴顿时羞红了脸,“许梁,跟你说正事呢。”

    “这怎么就不是正事了?我告诉你啊,在本少爷心中,就没有比这更正的正事了!”

    冯素琴听得心中欢喜,却不得不说道:“冯道林虽说是我的舅舅,但他前几天刚入土,守制期未满,冯家怎可嫁人?”

    呃,许梁挠头,冯素琴这么一说,提亲的事倒正是一时半会做不了。他想了想,微眯了眼,嘿嘿笑道:“有了!明日你就来我这里做事,我倒忘了,我这许府也正缺人手。”

    “啊?”冯素琴惊讶地看着许梁,吃吃问道:“我来你这里,能做什么?”

    许梁一本正经地说说道:“你能做的可多了,你看啊,洗衣做饭,端茶倒水,铺床叠背暖背窝,哪样你不能干?”

    冯素琴听了,深以为然地点头道:“嗯,你说的这些,我倒真能做得来,啊!我才不给你暖背窝呢……”话未说完,冯素琴滚烫的脸已深埋到许梁胸前,捶打着许梁,“你坏死了,尽知道欺负我!”

    “哈哈!”许梁胸口微痛,表情却十分享受。待怀中的人儿停止了“殴打”,抬起她的头,认真地说道:“跟你说真的,你来帮我吧,我要做一件大事,正缺几个信得过的人手。”

    “啊,你要做什么大事?”冯素琴问道,心里暗暗打起了小鼓,他要做什么大事,还要找信得过的人?杀人还是放火?

    许梁嘿嘿一笑,露出一副奸商面孔,对着冯素琴说道:“本少爷我要做肥皂!”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