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思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当许梁听说冯素琴要自己帮着说话的人,居然是前建昌典史冯道林,一时愣愣地看着冯素琴,心里头千回百转。

    来建昌上任之前,许梁是仔细听取了黄参议大人的建议的。虽然黄维中并没有明确点出来要自己做什么。但话里话外的意思,便是要许梁帮着将原典史冯道林搞臭。许梁这些天来也一直就在想这些事情。

    很明显,黄维中是受了高层的指使,想要在朝庭钦差到来之后,想方设法地把所有问题都往已经死去的县丞,典史身上引,尤其是这位原典史冯道林,按职权分工,一县典史本身是没有调动兵马出县迎敌的权利和义务的,除非这个县里,排在前头的知县,县丞,主薄都战死了,那典史作为一县的四把手,他才有可能亲自带兵上阵。那么,在建昌县知县,县丞,主薄都健在的时候,无论怎么说都轮不到一县主管公文收发的典史出头的。然而冯道林却偏偏出头了,不但出头了,还带兵出了县城,而且还中了水寇的埋伏,全军覆没。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都是值得朝庭方面感兴趣的内容。从许梁这些天的理解来看,受此事牵连的九江分守道,江西布政使司,指挥使司,江西巡抚衙门乃至兵部,都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最完美的结果便是,建昌的本地官员把责任全都担了。更直接点说,便是将一切责任都推到已死的县丞,典史身上。

    许梁来到建昌后,虽然工作得并不顺利,特别是老资格的吏房主事宫德言,户房主事钱益,对自己空降建昌县颇有微词。而朝庭钦差不日将到达建昌的行文也已经到了建昌县衙。这种时候,别说自己刚到建昌县,根基不稳,就算自己已在建昌为官多年,根深叶茂,为稳妥计,许梁也万万不可为了一个已死的典史强出头,凭白惹得一身骚。

    有道是识实务者为俊杰,许梁后世的处事经验告诉他,顺势而为才是上上策。

    然而,好死不死的,冯道林偏偏和冯素琴扯上关系,冯素琴偏偏求到自己头上。

    为难,真为难哪。

    冯素琴见许梁站那,脸色阴晴不定,一会眉头紧皱,一会眼神飘乎,久久地却是不发一言,原本刚刚激起的一线希望,渐渐地往下沉。

    “许公子,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她忐忑不安地问。

    许梁眼见冯素琴一眼然冀之色,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但随即便又坚决起来,他将冯素琴迎到屋内坐下,这才字斟句酌,缓缓说道:“冯姑娘,那个我刚到建昌县,许多情况不是很清楚,你所说的事情,我一定会查证清楚。”他见冯素琴脸上显出失望之色,忙说道:“不过你放心,一旦我查证清楚之后,我一定会在县尊大人面前替你说情的。”

    冯素琴何许人也,虽说小时候锦衣玉食,不识人间愁滋味,但最近这三四年来,她与母亲颠沛流离,尝尽了辛酸冷暖,对他人的言辞举动最是清楚不过,眼见许梁虽说得真诚,但话里的推拖之意却十分明显,当下心灰意冷,惨然一笑,起身道:“是民女唐突了,许公子如今贵为一县典史,诸事敏杂,思虑得远比民女周全,民女贸贸然地一见面就给许公子出这么大的一难题,是我的不是。既如此,还请许大人多多费心。”

    说完,她微福一礼,便神情黯然地退了出去。

    许梁微张嘴巴,抬了抬手想叫住她,最终颓然放下。冯素琴短短一句话,对自己的称呼由许公子,转眼变成了许大人,话里的失望疏远之意,他两世为人,岂能听不出来。许梁心里难过,却是坚决异常。

    眼看心爱的姑娘伤心离去,许梁却只能叹息。穿越以来,经历这么多事情,许梁才突然惊醒,这个世界也跟前世的世界一样,有快乐,也有痛苦,有一帆风顺的时候,也有不如意的难事。

    许梁前世便是个心思缜密之人,最会审时度势。做任何事先必先思量一番,成功的胜算有多少,失败了损失又有多大。如同前世化工装置开车前一样,投料前先得强制性地做个工艺风险分析,风险在可接受的范围内才会签字开车。

    几天前许梁在南昌府为求一官职未果后那般失落彷徨,杏花楼一夜后生病却无钱医治,险些死在客栈里。每每想来,许梁都要吓出一身冷汗。经此一事,许梁才发现自己做事还是太冲动,根基还是太浅,就如河中的小舟,风平浪静的时候看不出来,风起云涌,大浪滔天之时,十有*便要翻船。

    是以,许梁在拿到江西布政使司的批文后,便暗暗发誓,在自己实力没有壮大之前,决不可剑走偏锋,强行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

    许梁回到租住的住处。铁头便报告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银子不够了。许梁听了便是一阵头痛,来到建昌县当典史之后,许梁才真切地明白大明朝官员的俸禄有多低。拿他这个没品没级的典史来说,朝庭规定的俸银是大米五石,也就是约500斤粮食,折成现银的话,也就一两多一点,许梁一个人的工资,要付房租,两个人要吃饭,偶尔还要请同僚喝喝革命小酒,奢侈点的,一顿就得去掉半个月的俸银。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