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鹿鸣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许梁谢过了客栈老板,在屋内坐了又站起,站起又坐下。许江猜到许梁的心思,苦涩地笑道:“三弟,你还没去看过秋闱榜单吧?”

    “啊,”许梁道,:“是啊,一时还没顾得上,大哥,在这房内呆着也难熬,要不我们一起去看榜单吧?”

    许江摆摆手,无力地说道:“我就不去了,三弟你去看就是了。”

    许梁见许江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想说什么来安慰他,一时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当下只得微一点头,带了铁头出房间去看秋闱入选榜单。

    许梁一出去,许江便无力地瘫坐在地,喃喃地抬头问杨林道:“杨管事,我是不是落榜了?”

    杨林沉默了好一会,才轻声道:“大少爷,大凡放榜之日,需要传报的人有近百位,报讯的衙差总共就这么几个,兴许是还没报到大少爷这边也不一定哪。”杨林说着上前扶起许江,“来,大少爷先起来,咱们再等等。”

    许江听了明知道杨林是在安慰自己,却也好受了许多。

    许梁出了客栈,急步朝贡院方向走,越走越快,最后终于跑了起来。远远地把铁头落在后面老远。

    待许梁赶到贡院外,只见一处布告栏周围围满了人,不时有在榜上找到自己名字的学子欣喜若狂地大声欢呼,也有在住处没等到报讯人,不甘心的学子再次来到榜单上查找,从头到尾看完榜单后终于确信自己落榜的学子,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围着看的人在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被挤在外围的人拼了命地要往前挤,一时间贡院几乎成了菜市场,吵闹声不绝于耳。

    许梁来得早,挤了几次却硬是没挤进去,反而把自己累得一身汗,这时铁云喘着粗气终于也跑到了贡院。

    许梁见得大喜过望,立马命令铁头挤进去看名次,只见铁头领命后左推右挡,三两下将旁边人挤到一边,硬生生挤出一个小道。许梁一边感叹铁头的蛮力,一边对自己的小身板再次无语,趁着人群没合拢,紧跟在铁头身后,也顺利地挤到榜前。

    榜单其实就是一大串的中举学子姓名。许梁定睛一看,前一,二名自己压根就不认识,第三的是老熟人,张子唯。再看下去几行又见了另一个老熟人陆长风,再往下就都不认识了。

    许梁是在最后一排的第一栏里找到自己名字的,三甲第九十名。他的名字后面还有两个人,最后的一位居然是那个牛高马大的秦峰。许梁咂咂嘴,原来自己考了个倒数第三名,这成绩,跟前世高考高数的成绩差不多,当年许梁高考高数成绩也是全班倒数第三名,这真是,无巧不成书哪。

    许江的名字果然没在上面。

    许梁离开贡院往客栈走,一边在为许江可惜,一边也在为自己庆幸。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黄参议当时在黄府的一番话,其实就是在暗点关节字眼的,只是不知道有多少吉安府的学子像自己这样,能够猜得到。另一方面来说,黄维中虽然贪钱了些,但到底也是个实在人,拿了钱还知道办事。想到这里,许梁忍不住仰天大笑三声。

    许梁回到客栈的时候,许江已经从别人那里知道了结果,许大少爷将自己关到屋内,反锁了房门,谁敲都不开。

    公文放榜的第二天,八月三十日,江西布政使司衙门组织传说中的“鹿鸣宴”,所有此次中举的举子都应邀参加。

    宴会地点设在布政使衙门,由此次秋闱的主考官,江西参议黄维中黄大人主持。

    许梁还是第一次见着身着绯红官袍的黄维中,四品官袍上代表官员品级的云雁看上去栩栩如生,黄维中头戴乌纱帽,着团领衫,素金腰带围着被那肥胖的肚子撑起的官袍,使黄维中此时看上去,凭白增加了几分威严。

    宴会开始后,黄参议带着此次秋闱的另几名同考官站在主席旁,代表江西布政使衙门对此次中举的诸位举子表达了朝庭的祝贺之意,同时预祝诸举子在明年的会试中顺利晋级,高中进士,一番场面话说完,黄维中喘气都乱了节拍。他歇了一会才大手一挥,宣布鹿鸣宴正式开始。

    许梁是没资格坐到主席上的,能与主考官同坐一席的只有排名前三的举子,比如老熟人张子唯同学就在此列。

    许梁的位子,在大厅刚进门左侧那一桌,桌上的八人,从倒数第一名数到倒数第八名,比如倒数第一的秦峰,倒数第三的许梁……

    秦峰见许梁的排名居然比自己还要靠前,不由大为不服气,几天前他刚刚考教过许梁的功底,跟自己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