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开祠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冯素琴出了许梁的院子,沿着笔直的长廊一直跑,出了许府的大门,眼睛余光看见门口的许府家丁好奇打量的眼神,只觉羞愤难当,脚步不停,顺着前往万安县城的方向跑。

    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顾,冯素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离那个深宅大院越远越好,离那个让自己失望透顶的人越远越好。风呼呼地从耳边吹过,吹打在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

    直到快要闭过气去,冯素琴才两手撑着膝盖,半蹲在路边,大口大口地喘粗气。泪早已干了,脑中再次回想起许梁轻笑的话语“你要喜欢,算我送你了”,就那么短短的一句话,心却感到钻心的疼,他那轻挑的语气,似笑非笑的眼神,无不在显示着他许家三少爷的高贵,更衬得自己的卑微,曾几何时起,自己竟沦落到要接受别人施舍的地步?不,绝不!冯素琴心里头在不甘地呐喊。

    泪水,再次满眼眶。

    回到万安城西那座荒废的破庙,冯素琴收拾收拾心情,酝酿出平静的表情,穿过那扇蛛网密布的正殿,进了左边的侧门。

    侧门内两扇拆下的门板平铺在地上,四角用几块破砖头支撑着,那便是冯素琴母子的床,门板上的冯母正在细心地折叠晾干净的布片。冯母一身用拣来的布片七拼八凑的短衫,看上去四五十岁的年纪,脸上早已满是皱纹。冯母见女儿回来了,起身问道:“琴儿,可曾见到恩人了?”

    “娘,见到了。”冯素琴挤出点笑意。轻轻坐到床边。

    “把银子还给人家没有?”冯母又问,“哎,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没什么。”冯素琴答道,“许公子,他送的套衣裳。”

    “拿来给娘看看。”冯母从女儿手中接过折好的一套衣服,在床上展开,见是套蛾黄衫子搭配的细罗裙,还有一件轻纱短衣。冯母轻轻的抚摸着那光滑柔软的料子,摸着摸着,冯母头扭向一边,手轻拭着眼角,轻叹口气,“琴儿,苦了你了!”

    “娘!”冯素琴扑到冯母怀里,呜呜地放声大哭,无论她在外面有多么坚强,回到自己母亲这里,整个心都是脆的。呜呜的哭声中,包含多少酸楚凄凉无奈!

    冯母心疼地轻拍着女儿的后背,无声地安慰着,听着女儿令人心碎的哭泣声,不禁眼泪纵横。

    一对母女,一座破庙,一阵低咽的哭泣,庙外林中欢叫的知了似乎感受到了其中的悲伤,收住了叫声。

    良久,冯素琴母女才止住哭声,渐渐平静下来。冯素琴从怀里掏出两只馒头,递给冯母,道:“娘,您饿了吧,快吃吧,这是我刚刚在街上买的。”

    冯母接过其中一只,轻咬了一口,看着那咬开的缺口怔怔地出神。

    “娘,您怎么不吃啊?”

    冯母闻言抬头爱怜地看着女儿,定定地道:“琴儿,咱们别在这呆了,收拾收拾,我们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冯素琴惨然说道:“娘,我们又能去哪呢?”

    “去建昌!我们去投靠你舅舅去。”冯母一脸坚毅之色。

    冯素琴满脸惊讶,她想想迟疑道:“可是,舅舅能接纳我们么?当年,他可是被父亲亲自赶了出去的。”

    冯母笃定地道:“不管怎么说,为娘都算是他的亲姐姐,你舅舅是为娘看着长大的,相信娘,他会接纳咱们的。”冯母揽过女儿,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心疼地道:“琴儿,为娘不能再让你跟着我受苦了,眼看你都快十六了,若不能安然地替你找个好婆家,娘就是死了,也没脸下去见你爹爹啊。”

    此刻,许梁失魂落魄地站在莲花池边,怔怔地出神,冯姑娘离开了,他派了铁头带着另两个小厮阿良阿风紧跟着就出去找了,结果两个时辰都过去了,铁头三人空着手回来了,冯姑娘就这么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许梁一直在想,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竟惹得她如此恼怒,愤而离开?想了许久,许梁隐约想通了,兴许自己真是太热心了,以至于把人吓到了,唉,真是弄巧成拙。

    许梁不是没想过带人到万安城里找,只是自己那个名义上的父亲,许家大老爷许常昆派人来说,今晚要开祠堂,许府子嗣均要在场。

    许家祠堂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