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难兄难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许梁双手抱着头,蜷着两脚缩坐在床角上就在那想啊想啊,然而许梁从高二文理分科以后基本上就没再翻过历史课本,要想从脑中尘封多年的历史记忆中找出那么一两条看起来行得通的出路,无疑比叫他解释有机反应机理还要困难。

    小窗透过的日光逐渐暗淡,最终消逝,牢里过道的油灯也被点燃。其间有态度恶劣的狱卒递进来碗黄米饭,许梁扒了两口,就吐出来四口,以前看电视剧里说古时候牢饭如何如何差,现在总算见识到了,奶奶的,一碗饭里看样子至少掺了半碗砂子!

    许梁想过绝食,忍了小半个时辰,便在肚子不断抗议之下不得不重新端起碗,捏起筷子尖,挑饭粒儿吃。

    许梁花了足足一个时辰,才把那碗饭砂掺半的牢饭吃完,拾掇好稻草床铺,正要躺上去将就着对付一晚便听得一连串吵闹声。

    “这位大哥,我真啥都没干哪,你们抓错人了知道吗!”

    “嘿嘿,老子都捉奸在床了,啊呸,老子都捉了你小子现形了,还想抵赖!”

    “兄弟,真不是我,我,我,我都不认识那女的!”

    “你不废话吗?淫贼哪回不是见着俊俏姑娘捉了就上的,难不成事先还得问清楚贵姓芳名,祖籍何地?”

    许梁循声一看,只见当先一名青衣捕快昂首进了牢内,其后两名捕快押着一披头散发的男子紧跟着走了进来。再后便是先前递饭的狱卒。

    那狱卒打开一扇紧挨着许梁那一间的牢房,两名捕快双手用力一推,将那仍在喊冤的男子推进牢房,狱卒麻利地锁上牢门。

    许梁冷眼旁观,敢情进来的那位是个淫贼,最让许梁看不起的人之一就有淫贼,你说你真要是有生理需求,勾栏画舫,使两钱乐呵乐呵,那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公平买卖,这种事如果只知道用强使坏,霸王硬上弓,那还算个男人了吗?嘿嘿,淫贼被捉,真是世道轮回,报应不爽。

    那男子一个踉跄跌倒在地,随即他迅速翻身起来,直扑到牢门边,哀嚎道:“官爷,军爷,好哥哥,你们真弄错了,我真的啥都没干,我一醒来就在那了,我冤哪!”

    当先那捕快火了,从腰上抽出一根铁尺,劈头盖脸直抽过去,嘴里骂道:“你个县衙里都挂上号的泼皮无赖,天不收地不埋的腌臜货,张三儿,你就是换身皮囊也休想逃脱你家邢大爷这一双透亮的招子。老实呆着,再闹休怪你家邢大爷铁尺无情!”

    只听得那散发男子哀叫几声,蜷缩在床边上,呜咽抽泣不止。

    许梁听那捕快骂得很是痛快,不由凑到牢门边上,陪着笑问道:“差爷,那位犯了什么事儿,惹得您这么不快?”

    邢捕快一边将铁尺插回后腰,一边吐出口浓痰,说道:“嘿嘿,这个怂货,光天化日欺凌民女,被人家堵在现场,哥几个捉了回来却翻脸不认帐,死活不承认罪行,哼,敢做不敢认的怂货,我呸!”

    捕快和狱卒离开后,那**贼张三儿仍然蜷缩在一角,嘴里喃喃不止。许梁本不想理会,奈何两人牢房紧挨着,边上又没有其他人,那张三儿虽然声音不大,听在许梁耳中却是嗡嗡响,使人无法入睡。

    许梁被吵得心中烦闷,睡意全无,他走上前,隔着一排圆木格珊凝神听那**贼嘀咕。

    “真不是我啊……我刚醒过来就那样了……呜呜,我明明在跟谢美女看视镜的,怎么就到了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哇……呜,哎唷。”

    许梁听了暗自鄙夷,看来邢捕快并没有说错,这都被捉现形关进牢房了还在为自己鸣不平,吃干抹尽就想不认帐,一点淫贼应有的风骨都没有,真给行业前辈们丢脸。许梁十分失望,正想转回床上去躺着,只听那淫贼张三儿又哽咽着自语道:“奶奶的,这四车间真他妈的邪性,方老头当家的时候,老子去就挨了一顿扫把,这回换了姓许的,就更了不得,白光一闪,老子就到了破庙里……嗯,也说不定是那谢小玉与老子命格相冲,每回见她都准没好事!”

    许梁听得目瞪口呆,这货该不会是黄子仁吧?

    许梁蹲下身子,试探着叫道:“喂,黄部长,是你吗?”

    **贼蜷着的身子顿时一僵,一动不动地蜷在那,满头散发盖住的头微微晃动一下,从头发缝里窥视着许梁。

    许梁见此情形,又惊又喜,提高声音叫道:“黄子仁,是你吗?”

    呼!**贼蜷着的身子猛窜过来,探出两只手死死扯住许梁的衣角。

    许梁吓了一大跳,抬眼见一蓬头垢面,完全陌生的脸伸到自己面前,颤抖着声音问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