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崩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袁否的目光便立刻转到了坐在他上首的孙策身上。

    果然,袁否看到孙策眸子里掠过一丝阴霾,这丝阴霾虽一闪即逝,却还是让袁否捕捉到了,显然,孙策对于袁术夺走原本属于孙氏的传国玉玺一事,仍然耿耿于怀,此次孙策之所以出兵相助曹操,多半就是冲着传国玉玺来的。

    在座三人中,就只有刘备神色如常,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正要与奉先、伯符还有玄德分说此事。”曹操打了个哈哈,又接着说道,“袁术确有献玺之举,操却怀疑其中有诈。”

    “有诈?”吕布讶然道,“曹公此言何意?”

    立于帐下的谋士郭嘉道:“三位将军,我家主公怀疑袁术献玺是假,欲离间四家联兵是真,是以,特地邀请三位将军前来,做个见证。”

    话音方落,按剑肃立曹操身后的夏侯惇便托举着锦匣走上前,给吕布、孙策还有刘备近距离观看,吕布和孙策默不做声,也不知道在心里想些什么,只有刘备点头说道:“火漆无损、封条完整,此匣应是未拆封。”

    “诸公已经看清,操并未私下拆封。”¤,曹操掠了袁否一眼,又道,“现在,操当着诸公面拆开此封,且看里面有没有玉玺。”

    夏侯惇便应声撕去封条,剔去火漆,然后启开锦匣。

    吕布和孙策便同时跪坐起身,目光齐刷刷落到了锦匣之内,刘备却依然不动声色,跪坐在草席上,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锦匣启开,里面却空空如也。

    “空的,怎么是空的?”吕布愕然。

    孙策若有所思,默默的坐回到席上。

    袁否却霍的跪坐起身,厉声大喝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有何不可能?”郭嘉冷冷的说道,“此匣自公子送到这里,就没人动过。”

    “在下要检查锦匣上的火漆!”袁否厉声道,说完袁否即长身而起,走向夏侯惇。

    这时候,令人难以置信的场面出现了,袁否才走了不到两步,便忽然顿住了脚步,然后面露极端痛苦之色,缓缓转身手指着曹操,无比艰难的说道,“酒,刚才本公子的酒,曹公好,高,明的算计。”

    话音还未落地,袁否便往前一仆,摔倒在帐下再无声息。

    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睿智如曹操一下也是反应不过来,当时就懵了。

    吕布却是大惊失色,一下就将手中的酒樽猛然掼在地上,然后推案而起,守在吕布身后的那两员武将,更是铿然拔出了环首刀。

    看到吕布身后的两员武将拔出了刀,许褚和夏侯惇便也跟着亮出环首刀。

    孙策、刘备还算镇定,不过孙策身后的两名武将也同时拔出了刀,关羽和张飞虽然没有拔刀,不过关羽那对狭长的丹凤眼却已经睁开,冷电似的目光已经锁定曹操,一旦发现曹操有不利于刘备的企图,关羽就会第一时间出手。

    原本和风细雨的大帐,立刻变得剑拔弩张。

    “曹操,你意欲何为?”吕布一生气,便直接以姓名相称。

    “奉先稍安勿躁,此事并非如你所见,操并未于酒中下毒。”曹操一急,说话也不再那么有条理了,好在郭嘉有急智,当下起身,走到袁否身边蹲下,探手试了试袁否鼻息,又俯下身贴着袁否胸口听闻心跳声。

    见郭嘉起身,曹操急问道:“奉孝,如何。”

    郭嘉摇摇头,目瞪口呆道:“已然没气了。”

    这下,就连孙策也沉不住气,推案起身责问曹操:“曹公,你这是何意?”

    “什么,没气了?”曹操对孙策的责问充耳不闻,满脸的难以置信,他明明没有在酒中下毒,袁否小儿怎么就中毒了呢?

    吕布拔剑在手,厉声喝问道:“曹阿瞒,汝欲诱杀我等乎?”

    “大胆!”

    “放肆!”

    听到吕布辱骂曹操,许褚还有夏侯惇勃然大怒,当时就要上前来杀吕布。

    吕布身后二将毫不示弱,当即举着环首刀上前,四人险险就要打将起来。

    “仲康、元让住手!”曹操举手制止许褚和夏侯惇,然后抬起头,小眼睛里面流露出冷幽幽的寒芒,从吕布、孙策还有刘备脸上逐一扫过,然后沉声说道:“诸公,不管你们信或者不信,操,断然没在酒中下毒!”

    吕布伸手一指袁否,厉声道:“你若没有下毒,袁否小儿又做何解释?”

    “操亦无法解释。”曹操说道,“操没有下毒是真,袁否小儿毒发身亡也是真。”

    “哼哼,你这话,也需有人相信才是。”吕布冷笑,明显不相信曹操的辩解之词。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