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怪力木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贺穆兰弄清楚了这刘家郎一家是什么人,自然是了然于胸的往家走了。

    她并不准备管这个闲事,也不觉得这是自己管得了的。

    贺穆兰和自己的好友顾卿不同,顾卿是个医生,从小就爱心过剩,性格开朗乐于助人,而她也许是因为出生在一个全家都是警察的环境里,后来又选择了当了一名法医,对这世上的事情,便很少以“非黑即白”来看待。

    她看过许多事也许是这样,其实是那样的结局后,开始对“因果”深信不疑,并一直以这个来提醒自己。

    横肉男虽然可恶,但这刘家也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若他家吃完这个亏后痛定思痛,说不定还是件好事,但明显他家一不想找证据而不愿意以后学着变聪明,只是想“牺牲自己”娶个“没人要的女人”回来镇宅来解决,贺穆兰不能接受。

    花木兰不是这样的人,贺穆兰也不是这样的人。

    刘家集离营郭乡有一个多时辰的路,一身男装的贺穆兰来时沉重,去时轻松。

    她有很好的理由来堵住花母欲言又止的嘴了,怎能不轻松呢?

    步行两个多小时对于过去的贺穆兰来说,简直是一项折磨,可自她穿了这具身子以来,只觉得体力充沛,连续走上两个多小时也不觉得累。再联想到花木兰脚底厚厚的茧子,贺穆兰便能联想到她以前在军营里的训练是多么艰苦。

    一个女人为了家庭、为了父亲弟弟做到这样,是值得敬佩的。

    贺穆兰走回花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她独住的砖房黑乎乎的像是一个黑洞,而隔壁花家人的大房子则是点着灯火,升着炊烟,母亲袁氏站在门口,翘首盼望。

    此时贺穆兰感受到的不是温情,而是一种压迫感。

    她站在远处,竟有返身一头扎进黑暗,不敢再往前的感觉。

    这场景何等相似……

    不正和她每次跟相亲对象相看两相厌,回家后她妈站在门口苦苦等的情况一样嘛!

    都往前跑了一千五百年了,都逃不过逼婚的悲催命运嘛!

    咳咳咳,接下来她会说……

    ‘XXX怎么样?相处的如何?’

    “刘家郎怎么样?你们相处的如何?”袁氏看到以“小碎步”的姿势走到门口的贺穆兰,心中大概已经知道了结局,但还是忍不住期待的问出声。

    “他家地都被人骗走了,儿子去别人家放火,被人报复,刘家郎被捆在树上叫救命,王婆子跑了,我把他们父子救了下来。”贺穆兰面无表情的说着今日的荒唐遭遇,“他们家看我比较能打,想让我嫁过去看家护院的。”

    她觉得他们需要的是一只大黄狗,不是花木兰。

    女英雄花木兰是保家卫国的,不是给人看家护院的。

    “哎……他家愿意出十亩良田三匹布做彩礼呢。倒不是图他钱,只是王婆子说他钦佩你的德行,愿意散尽家财娶你,家中又有了儿女……”袁氏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要在门口说话,进来先吃饭吧。”花父撑着两根长拐杖,从厅里慢慢挪移了过来。

    袁氏从来不忤逆花父的话,听到后便呼唤贺穆兰进来吃饭。

    花家的弟弟花木托比花木兰小八岁,花木兰从军之时,他才十岁。等花木兰回家的时候,他也已经成家立业,娶了同为军户家的女儿为妻,如今是他带着父母过活。

    花木兰回家时,就是住在花木托家里。花木兰从军以后,生怕自己的身份给家里带来祸害,所以从来没有回过家,也没有带过东西回家,有时候她想,若是真战死沙场,找不到能送回她遗物的地方,也许反倒是最好的。

    她回乡后,先是和爹娘弟弟同住,但弟弟毕竟已经娶亲,她作为未出嫁的姑子在家里毕竟不方便,何况隔壁就是弟弟弟媳住的屋子,所以花木兰娶了皇帝赏赐的布帛请了乡人在花家隔壁又起了一间大屋自己居住。

    贺穆兰在这里醒来的时候,屋子只建了一半,所以占了个便宜,得以把自己住的房子按照自己的意思改造了下,好歹有了像样的住处。

    花木兰的弟媳姓屋引,也是鲜卑和汉人的混血,不过她是爷爷是鲜卑人,祖母和母亲都是汉人,汉姓是房氏,贺穆兰很敏感的发觉到这个弟妹并不喜欢自己,不过她自己想想,若自己换到房氏的位置,怕是也不会欢迎自己。

    毕竟花木兰一回乡,就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波动。

    花木兰自己是会做饭的,但花父花母不许她一个人在家孤孤零零的吃饭,到了贺穆兰这里,干脆连做饭都不会,所以贺穆兰一天三餐在弟弟家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