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0章 :花咲:无休止考验(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仁开始催促了。

    “还有一个住处吧,我们赶快去找其他的纸张,分析的话我们现在没有时间来听,慕莲一定是跟了过去,如果以那个小孩刚才展现出来的能力,慕莲会有危险的,最主要的是,她的能力代价……”

    “孩子他爸,你门怎么没锁啊?!”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人声。

    “不可能啊!我……等下!这!嘘——貌似有人来过!”

    楼上的景祥顿时不知所措。

    “别乱,听我的,景祥,你现在扮演昊然这个小孩,我和他现在是你的同学,等下我先去见昊然的双亲,听到我喊‘昊然’时,你和他再下来,听见没?”景陌拍着景祥的肩,让他淡定。

    景陌不缓不急地下这楼梯,边走边打招呼:“伯父伯母好!我叫林巧巧,是昊然的同学。”

    昊然的父母听到声音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听到内容戒心便稍稍放松了些。而就在这放松的瞬间,景陌踏着有节奏的脚步来到昊然父母的面前。

    此时,在昊然父母眼中,景陌正是林巧巧的模样,并且母亲还一眼认出了,“咦!你就是我家昊然画的那个女孩子呀~”

    景陌笑了笑道:“没想到昊然还会画画!”

    景祥一开始就很紧张地偷听楼下谈话,生怕错过时机。这次一听到景陌说到了“昊然”,便随即拉着崔明仁下楼。

    “哟,昊然,你带同学回家也不告诉我们,不过啊,今天你们没去学校是正确的,学校楼被爆炸炸垮咯,当时啊,我和你爸就在离实验室最近的那个行政楼里面哟,真的很险啊!”

    “哎哎,孩子妈,不是说好不提这个了吗,赶快招待一下他们吧。”父亲看到昊然在,虽然表面上没有显露出什么,但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景祥看到昊然的双亲都把自己当成他们儿子的模样有些哭笑不得,而此时,他能想到的,只有景陌那近乎神技的催眠术了。

    “不了,爸妈,我还有事要带他们去我那儿,你们今天受惊了,就在家多歇息歇息吧!”景祥努力假扮着昊然的语气。

    不过……奇怪的是,昊然的父母双眼都红着,尤其是母亲,眼中噙着泪水。

    “好儿子,长大了……”父亲就只有这一句话。

    而被这话给催泪了的母亲,则哭着说:“十年了……你还是第一次这么说……以前……以前你只会说‘还能出来就福大命大,谢天谢地’之类的……”

    景祥一下子被这突然袭来的情况搞得不知所措。

    “儿子……你有很多年没叫过我‘爸’了,这次死里逃生,我……我也想再听一次,能再叫一次吗,就……就一……”

    “爸!”

    昊然的父亲再也保持不住镇定,眼眶湿润、嘴唇不住地抖动着。

    “孩子,我和你爸一直把你当亲生的呀……这么些年,终于,不再客气了……”

    而这一句话,景祥抓住了关键所在。他突发奇想,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爸、妈,你们有看见过我的书吗,就是那一本白色封面的。”

    景祥在赌,第一,赌那本预言书,也就是玫媞丝所说的‘白之魔导书’是白色封皮,并且双亲看过昊然那着那本;第二,赌景陌的催眠术够给力。

    “所有的书你不都带到那个房子里去了吗?”母亲的答案让景祥小小的失望了一下,他本以为可以在这里找到更多的信息。

    “是那本书吗……我记得你有时候偷偷摸摸拿出来读的。”父亲的话又点燃了在场三人的兴奋点。

    父亲接着说,而且还往楼梯方向走去:“书我不知道,不过书里面那些你撕去的读书笔记,或者说是小说?我偷偷留下来了。”

    景陌也悄悄跟了上去,同时使着眼色,让景祥把母亲也带上去。

    【看来这个有范围限制!】景祥迅速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便拉起昊然母亲的手一起走上楼。

    在三楼隔层的储藏室里,父亲拿出了一个木箱,里面有一叠纸张。

    “这是我偷偷留下来的,我觉得,等你以后成为作家了,这些东西可都算墨宝啦,至少,都是你妈和我给你留下来的青春回忆。”父亲很自豪地把那一叠纸取了出来。

    在景祥接过纸的一瞬间,景陌突然开口:“伯父伯母,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在听到这话以后,昊然的养父母们很自觉地下到二楼主卧室里,关上门窗,开启空调睡觉了。

    “怎么样?看出什么名堂了没?”景陌没等景祥发出惊叹,就转身问他正题。

    景祥一张一张的翻看,道:“没有页码这种东西,只能靠逻辑关系来拼接。总体来说,这些纸张绝大部分都是写林巧巧在犯罪团伙内部做卧底的传奇事件,不过,这几张纸就很耐人寻味了。”

    景陌从中抽出几张摺的很皱的纸,道:“首先是这一张,昊然似乎没有打算写他自己,只是给林巧巧安排了一个轻松的转折情节,或者说是剧情需要吧,让她转学到了昊然自己的学校,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昊然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手中的预言书有着真实的力量,或者说,他没有在意。而光从页数的增减,那么些不注意的话似乎也的确看不出来变化。而从这一章,林巧巧在深巷中找到了自己父亲的尸首却被人发现时,从这开始,就和林巧巧跟我们所说的事件相符合了!”

    崔明仁焦急地点了点头,不过景祥还是没有注意到,兀自沉浸在推理中。

    “再下一章,就是昊然对林巧巧人为不断地制造恐慌了,同时,似乎他自己受到了什么影响,以至于他的文风都发生了改变,偏向于黑暗、充斥着不健康的情节。不过从某种角度上……的确很好看……”景祥挠了挠头。

    景陌则略带戏谑地笑着。

    “而且,这一张一张纸,很多情节是刻意为了好看而去增删的。所以,他有时会把字体写大,有时则会很小而且密密麻麻。反正,现在已经足够得出结论了!林巧巧是在昊然一年前得到这本书并开始设计女主角的时候被选上,因为被作为了主角,平白的多了许多背景记忆,因而记忆遭到了篡改,去到了自己不熟知的地方过了一段传奇生涯,而并非她母亲认为的死亡……而《饿狼传说》事件,其作者把撕下来的已发生的东西整集在了一起,所交给的人,其实就是他所设计的狼人,只不过他自己并不知道;也就是说,上一个作者死去的原因,是昊然所知道的那样,但后来那不是作者死去,所以创造物都消失;而是事件被知晓后,这个书所误导的记忆完全回归,当书中的人物彻底意识到自己的过往时,这本小说、或者说是故事也就夭折了!”景祥最后一锤定音道:“这本预言书,其实只是引导真实的谎言!是一个强大到可以对现实发生作用的催眠术!”

    景陌听得美目流连。

    崔明仁也不禁用赞叹地目光看着他,然而,“我觉得我们得快些往新住处赶,慕莲的代价是在身边有男人时,将自己那伤痕累累的身体部分或全部的展现,而在没有或者需要更强力量的时候……她则会划开愈合的伤疤,再次体会痛苦……这……这是我有次不小心听会长自言自语时得到的信息,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百分百准确,不过……我们不应该拿伙伴的命去做赌注不是吗?”崔明仁终于找到机会一口气说完。

    在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后,景陌直接用轻功带着两人一路向东,在昊然的现住公寓里,找到今天事件的另半张纸。

    而上面触目惊心的写着“饿狼合体仪式”,地点:东郊仓库。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