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行政降三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说诸、郑两个拔萝卜,我们还是跟主角来六合乡吧。温泉度假村还没建好,在山里建房子没那么容易,首先建材运输就很困难,其次地基也不好打。啤酒厂就更没建好了,只有香料已经收了一季。另外,公路也已经修好。现成的路基,只在上面铺沥青,工程量不是很大。

    但是一些旅游项目已经开始动作。比如迷宫啊,野菜野味啊,以及温泉洗浴啊等等。

    有温泉的那个山洞口有售票处。张秋生规规矩矩买票,他从不贪这些小便宜。山洞里建有一些临时小屋,是给浴客休息之用的。一些空地上还有躺椅,给那些不要小屋的人休息。

    谷雨龙、操守仁、佟冈蕯等人都在这里。他们要盯着项目进度,经常在九峰山区转悠,有空闲时间就来泡泡温泉再小睡一会。

    张秋生没有马上进水池,先找了一张躺椅坐下来,往旁边茶几上放香烟、茶杯与零食。还没正式营业,这儿的人就已经很多。看起来零零落落,其实起码有二百多人,只是山洞太大显得人不多而已。

    男男女女都有。男人大都是成功人士模样,女人则个个妖娆妩媚。男人都穿泳裤,女人则是比基尼。五个大水池,人们一般都在第四个水池里泡。第五个水池的水凉了点,上面三个: 水池太烫。

    郑雄飞也在这儿。不过他正在与昝大哥说话。昝大哥弯着腰对郑雄飞说:“张主任已经回来了。他一回来就抓我们项目被罚的事,相信马上就可以解决。”

    郑雄飞则说:“张主任哪怕今天就将问题解决了,你也延误了工期。按照合同,你就要接受罚款。这个很好办,反正你垫资了百分之二十五,我们就从那里扣。”

    郑经理,这个可怨不得我,是诸东升找你的麻烦。昝大哥急赤白勒地分辩:“正经的,我是受你的牵连,你不能将责任往我头上搁。”

    郑雄飞不理睬昝大哥,找一张躺椅,大腿翘二腿的躺下,然后说:“你说破大天都没用,我们严格按合同办事。”看着昝大哥脑门上都见汗了,又厚颜无耻地说道:“要不,让喜子来陪我们喝餐酒?剩下的事,也不是不好商量。”

    昝大哥没答话,呼吸却变得粗重,显然是在压制心头的怒火。昝大哥上午接到妹婿的电话,现在已经不害怕了。张主任来了,如果证明建委的处罚是错误的,郑雄飞就找不着他。郑雄飞要找就找建委去,找诸东升去。这官司打哪儿都不怕。

    昝大哥不认识张秋生,但郑雄飞认识啊。一扭头,发现张秋生就躺在他们旁边,郑雄飞立即打招呼:“咦,秋生也来了?”他与麒林的那些老板一样,直接称呼张秋生的小名。

    他们刚才的话张秋生都听到了,登时就想起郭爱珍。张秋生忘了喜子是谁,但从这名字可以知道是个女孩。郑雄飞拿住别人的把柄,要糟践人家的女人。郭爱珍不就是这样的吗?想想郭爱珍的冤屈,张秋生就生气。

    生气归生气,却也没郑雄飞什么办法。男人都是这样,特别是有权势的总是盯着别人家漂亮的女人。重要的是,自己也不是好东西,周文华不也将王春秀送给我了么?

    张秋生转而又一想,我没强迫周文华吧?是他自己怕白虎,硬塞给我的。其实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搞了人家老婆,现在就没脸皮说郑雄飞。

    虽然自己与郑雄飞是一样的货色,但说还是要说:“老郑,这就是你的不对。你这叫什么啊,叫欺软怕硬。诸东升抽了你一耳光,你连哈气都不敢,却反过来欺负别人。唉,叫我怎么说你——。”

    “这个,秋生,这个,话不能这样说。应当怎样说呢?应当这样说,这个,这个,是吧?”郑雄飞被嘲笑的无话可答,吱吱唔唔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特别是那句“被诸东升抽了你一耳光”,叫郑雄飞无地自容。

    谷雨龙等人听见张秋生的声音,呼啦啦,都跑了过来。大家都纷纷指责郑雄飞,男人嘛,在这世上混,什么都可以做,就是不能做脓包。被人打了不敢还手,却反过来欺负老实人,这个,老郑,你这事做得不长屁眼,太过脓包。

    郑雄飞急了,反问道:“那你们说,我该怎么办?诸东升手上有权,他代表的是政府。”

    代表的是政府?行啊,你就去政府找他说理。谷雨龙是西山人,昝大哥是东山人,西山东山是一家,两人都是搞建筑的,相互间都认识关系也很好。谷雨龙鄙视地望着郑雄飞说:“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找诸东升的麻烦,亏你也是个男人!要是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