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九世恶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十四章九世恶人

    这鬼王斥责鬼兵队的头领道:“怎么这样对待张仙长?快快出去免得仙长生气!”见到鬼王对张道函如此尊重,张秋生心中大为欢喜。想不到张道函在幽冥界是如此有名,自己跟在后面也大大的沾光。

    张道函朝鬼王摆摆手说:“这事也怪不得他们。是我见大厅里太乱,总不能与那些新鬼挤在一起吧?所以和我的小兄弟到外面小坐片刻,不想却遇上这位什长。”

    张道函话说的客气,神态却马马虎虎漫不经心,浑不将此等小事放心里的模样。

    鬼王笑着说:“仙长大人大量,不与这些小鬼计较,真令本官大为佩服。说来也是,以往这些新鬼赖在望乡台上,赶都赶不走。这会儿也不知什么缘故,全都无端鼓燥起来,一个个争着抢着要投胎。真真的是个怪事。本来并不该我当值,这不缺人手吗?”

    张道函不紧不慢的说:“我刚才站在这些新鬼后面,倒是听说了一些话。说是冥王五万岁大寿,+ 要大赦群鬼。派下十个投胎的好人家,所以群鬼都抢着投胎了。真有这等好事吗?那可得给我留两个!”

    鬼王大吃一惊,说道:“竟有这等说法?简直是胡说八道!他老人家是于那天地初开时便已存在的大神通者,哪有什么生rì了?这事我要向上禀报。仙长您也随我去去?反正您的事也不该我管,本官没那大能耐。”

    张道函知道这鬼王管不着他的事,无可无不可的带着秋生随着鬼王往后走。七转八不转的走了很长的路,终于来到一个大厅,又进了大厅旁边的一个小门,里面是一个貌似会客室一样的房间。

    鬼王请张秋生在这儿稍坐,他带张道函去去就回。张道函知道这地方确实不方便带闲杂人等进去,也让秋生别着急耐心在这儿等他。

    这个会客室按阳间的计量单位算,大概有四十平米的样子。正中有一个半米高的台子,台子上一张金sè的铺着不知是什么皮的大椅子。然后沿墙排着八张太师椅,一边四张。每张太师奇的前面有一张茶几,茶几上有一些茶具。

    张秋生对茶道毫无研究,即使跟陆羽混也只是对如何品茶有些了解,陆羽还是说的多做的少。枉死城没水,陆羽要炼制水很是费神费力,哪还有jīng力去炼制茶具?

    所以张秋生对这儿的茶具究竟是陶是瓷,还是什么角什么骨的一点不懂。不过这儿是有水的。窗台上摆着几盆花,一边放着一个小缽,缽里有水。看来缽里的水是用来浇花的。

    这儿窗明几净,花儿盛开。这些花儿或红或粉,或黄或紫,真正的叫姹紫嫣红。红的花绿的叶相得宜彰,竟然比阳间还要生气勃勃。很久很久以来,张秋生都没见过如此五彩缤纷的事物了,此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莫明感动。痴痴的看着花儿眼睛一眨不眨,生怕一眨眼这些花儿就此不见了。

    这时又进来一个鬼。凭他身上的气场,张秋生知道这也是一个鬼王,只是比刚才那个鬼王要弱了很多。不再白痴的张秋生知道,这儿是人家的地盘。见这鬼王进来,连忙站起身打招呼。

    这鬼王翻着一双鬼眼看着张秋生,问道:“你是谁?怎么坐在这儿?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这是人家的地盘,就得接受他的盘问。张秋生规规矩矩的回答:“我叫张秋生,是一个王爷带我来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鬼王点头说:“嗯,是一个王爷带你来了。那也就怪不得你了。不知这是何处倒也不奇怪。”说着又反复念叨:“张秋生,张秋生。”这样念叨了好几遍,突然抬头问道:“你是不是天关省麒林市的张秋生?”

    我有这么出名吗?张秋生奇怪的说:“是啊,王爷认识我?”这鬼王yīn恻恻地问:“哦,我当然知道你。那么,你死了?”这不废话吗,不死能上这儿来?

    鬼王又问:“你打死了王绍洋,这我知道。可你是在何时何地,如何死的?从实招来!”这就是在审讯了。

    张秋生非常生气,不过还是那句话,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张秋生如实回答:“是在大海上,不知什么时间,被枪打或被雷劈死的。”

    他一边说话一边想,不是说人的生死都由阎王掌握的吗?他身为鬼王难道竟不知我是怎么死的?再又一想,阎王殿恐怕也是分工合作的吧?就像阳间的jǐng检法司一样,jǐng察抓什么人法官不知道,法官怎么判jǐng察也管不着。人的生死命运应当是由判官掌管,一般鬼王肯定是不知道了。

    张秋生在胡乱猜测,那鬼王听了他的话却勃然大怒。大叫:“好你个张秋生,打死王绍洋竟然不让jǐng察抓你枪毙。你胆敢跑到大海上让雷劈死。你好大的胆子。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出了这个会客室的一个小门,再经过一个小院,小院的一角有一草庵。原先的那个鬼王将张道函带进草庵,向草庵里的主人鞠了一个躬就退了出去。

    一惯嚣张的张道函一进门,就向里面一个宝相庄严的菩萨跪下去。口中说道:“冥王在上,晚辈三拜磕首。”

    那个鬼王刚刚退出门,宝相庄严的冥王立马变成一个慈眉善目的好老头,对张道函说:“好了,好了,起来吧。别这么假马惺惺的给我装孝顺。”

    张道函听话的从地上爬起来,垂手站在一边。冥王又说:“道函啊,你是不是嫌我这儿冷清,故意给我找热闹?你把的我年龄也报的太小了吧,啊!我才五万岁吗?呵呵!”原来冥王什么都知道。

    张道函没说话,举手做擦汗状。他实在是无话可说,瞎胡闹被老人家戳破了,看样子也没责怪他,这还有什么话可说?只能假装擦汗表示惭愧了。

    冥王像是在回忆往事,说:“想当初,盘古开天劈地之后。我们十数个道友又合力开辟了这幽冥界,以完成天地人三界之数。又创立六道、三界。人、畜、花鸟、草木往返轮回,恶鬼、修罗两道安放凶恶歹毒之辈不让他们祸害人间。以便众生生生不息永无止尽之意。

    我懒于天人二界的争斗,自愿留在这幽冥之地。别人在为名为利为地盘打的头破血流,我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