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44.第1144章 陶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叫陶花,陶瓷的陶,鲜花的花,绝对不是烂桃花的桃花!

    我今年二十二岁,正是青春年少如同鲜花盛开的时刻。

    可是我现在就如同久旱的苗圃一样,别说花,连枝叶都快干枯了!

    炎炎烈日,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七月的太阳似乎都能烤得死人,何况是我这颗从四月开始找工作到现在毕业证都拿了两月连上班地方都没有一个的社会新鲜树。

    坐在外滩的花坛边上,摸着口袋里最后剩下的一百块钱,计算着在这个城市我还能靠这点钱撑多少日子,算了两个小时,我得出了还是打电话回去找老爸老妈求助的结论。

    虽然我曾经雄心勃勃的拒绝了父母想要帮助的善意,以我复旦大学金融系高材生的身份,我怎么可能找不到一份合意的工作!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如今大学毕业生比不上民工收入的现实社会里,不愿意只做前台和名为秘书实为端茶送水小妹的工作的我,四个月了,愣是一份工作都没找到……

    *

    父母的答复很快,我估计他们早就已经开始托关系,给了我好几份工作选择,挑来挑去,我选择了远方堂哥推荐的凌氏集团做秘书的这份工作。

    比起其他工作,凌氏集团的名字我虽然也没有听说过,但是它的地址实在是太气魄。

    南京路凌氏大厦,就这么七个字……

    然后,站在那最繁华的地段高达五十八层楼外形酷得闪瞎人眼的摩天大楼前面,努力抬头看上那上面金光闪闪的圆顶之时,我才知道为什么人家不要我。

    身为复旦大学金融系的“高材生”,我在这条街上走了不知道多少次,也见证过这栋大楼从推倒旧楼重新开始建设以极快的速度修建成如今这又高又帅又**的上海新市标,我居然每次都只抬头看那那据说是纯金做的金顶而从来没有去注意过那被喷泉和绿树挡住的大门上金光闪闪的凌氏集团四个字……

    这么有钱这么骚包这么牛逼的公司,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它的来历和它是干什么的!我的商业嗅觉可以说是为零!

    *

    怀着沮丧激动兴奋好奇百味纠缠的心情,我走进了大门,立时又被大堂那金光闪闪极尽奢侈的装饰闪瞎了我的狗眼。

    不说那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不说那白玉石雕成的立柱,不说那整根千年柏树做成的前台……

    只那用黄金白玉珊瑚彩玉翡翠宝石雕刻镶嵌而成,挂在正对着大门墙壁上的巨大山水图……

    就让我呆在门口眼睛里晃动的全部是那珠光宝气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

    实在是……太土豪……太有钱……太牛逼……太让人震撼了……

    这么浪费!

    这是谁出的二缺主意啊?那么多的黄金珠宝要是做成首饰还不够我带上几辈子的?!

    这么炫耀太伤人自尊了!太引人犯罪了!那个谁谁谁你造嘛!

    *

    许是我站在门口的时间太久了,许是我的样子实在是太……咳咳咳……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剃着平头脸色严峻的男人站在了我面前,直到他挡住了我的视线让我恼怒的瞪向他,我才听到他说的话。

    他说:“小姐,口水流下来了。”

    我感觉到我的脸一下如同火烧起来一般,忙拿手背擦了擦嘴,看到手背那上鲜红的唇膏印后又懊恼的想起今天为了面试我擦了口红。

    对,你们没看错,面试!

    不过是个秘书的工作,还有我那据说是读者千万的大神堂哥推荐,依然需要面试,原先我心里还很是不屑,现在……

    好吧,现在我不光是被这嚣张到极点的张狂给震住了,我还很丢脸的将脸给擦花了。

    “你是来干嘛的?”许是的我样子太讨喜,那男人本是严肃的一张脸有些绷不住的样子,连问话的声音都带了一些上挑。

    “我来面试的。”我赶紧道,想想他刚才过来之时那样子只怕以为我是对那珠宝山水图有想法,这可得赶紧说明白,别工作没找到被人当贼抓了,我那一百块在为了面试特意去洗了个头后已经只剩下三十块了,只怕连保释金都不够……

    “面试?”男人脸上明显带了不信,用那种怀疑探视的目光将我上下打量,在看到我胸口之时还停了一下。

    我下意识的就挺了挺胸。

    啊呸!我挺胸干嘛!

    我陶花靠的是脑,不是胸!只要脑大就可以,胸小一点,就小一点,喂,你那眼睛里带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心里抓狂,作为复旦大学金融系的高材生,做为一个有知识有文化有涵养的现代女性,我脸上依然带着温雅的笑容道:“是啊,我是来应聘秘书的,是……”

    呃……是什么来着?看着面前男人那带笑的眼中又冒出了怀疑,我赶紧将手机找出来,那什么职位我还真没记,上天保佑,我那远方大神堂哥的短信可千万别被我给删除了!

    我从包里掏手机的时候手顿了一下,从眼角扫了一下那男人也抬起的手,他的手居然是摸向腰间!

    虽然说我商业敏感不行,可我别的地方行啊!就我看了那么多的警匪片可以立时得出结论,这人是准备掏枪!

    掏枪!……?

    哇!掏枪!啊啊啊啊~~~

    我当时的表情据诸葛宇后来说那是非常精彩,他说,从来没有在一个流着口水口红印子歪倒一边的脸上看到又是惊惧又是兴奋又是害怕又是好奇还有跃跃欲试的表情过。

    不过,他当时的确是吓呆了……

    我愣愣的抓着包看着他那手,他愣愣的看着我的脸,我们两就这么在门口僵持了三十秒钟。

    直到有人喊他道:“诸葛宇,你在干嘛?”

    他才故作镇静的放下手,就势将我拽到一边,说:“行了,今天面试的只有三十八楼的秘书处,你……你先去下洗手间吧,在那边,往右走,然后到前台登记一下,前台会给个指令卡给你,你就可以去电梯那边上去了。”

    “谢谢谢谢!”我赶紧道谢,真是好人啊!而且他刚才准备去拔枪的姿势也好帅!真的好有特种兵的赶脚啊!

    那人点点头转身就准备走,我下意识的就一把抓住了他,冲口道:“那个,我叫陶花,陶瓷的陶,鲜花的花!请问您……”看到他回转过来的脸上那……那种神情……我也不好意思起来……后面的声音便低了下去,人也扭捏着的低下了头。

    哇,好丢脸啊!我可是复旦大学金融系的高材生啊!我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那人噗嗤一笑,道:“我叫诸葛宇,保安处的,你,你就是陶花啊……”

    咦?这后面这一句是什么意思?我赶紧抬头,诸葛宇却已经迈开大步走向了大门,一边走还一边对着耳麦……耳麦啊!特种兵的标志性装饰!

    呃,他对着耳麦说道:“赵三哥,陶花来了。”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我的星星眼顿时变成了探照灯,这么有内涵的话,这么有深意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我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就见一辆超级豪华霸气的越野车停在了门口,诸葛宇和另外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后来我才知道凌氏集团的保安可不是普通保安)拉开了大门,从车上下来了几个男人……

    那一天阳光异常的灿烂,外面的温度高达三十六度,白炽炽的阳光让人无法直视。

    可是,在那几个男人走下车,迈步走进大门,一边谈笑着一边往电梯间走去……

    阳光失去了颜色……

    我想,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蠢很白痴,让当那些帅绝人寰的男人们走进电梯后诸葛宇又退了回来,手掌在我眼前晃悠了几下,就直接笑了出来。

    他还说:“哟,贪财还好色啊!”

    哇靠!算了,姐不给你计较!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的问道:“那那那那些人是谁?电影明星?不对啊,不可能有这么帅的明星我不认识!”

    诸葛宇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睛盯着我抓着他手臂的手,直到我讪讪的收回手,才拍了拍手臂上被我抓皱的地方(抓狂啊!你什么意思啊!为此我在日后惩罚了他一百次啊一百次),道:“你还是先上去吧,如果你面试成功,就能知道他们是谁了。”

    对啊,面试!靠,我看到了挂在墙壁上的钟,离面试时间只有五分钟了!

    *

    我冲进了洗手间重新化了淡妆,然后去前台登记,拿了指令卡上了电梯以最快的速度到了三十八楼。

    正对着电梯门竖着一个大大的面试指示牌,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按照那个指示冲到了面试用的会议室前面,赶在关门前冲了进去。

    还没有来得及抹汗,我就被会议室里坐着的人群给惊住了。

    那可真是姹紫嫣红千娇百媚争奇斗艳满屋子的莺歌燕语……

    会议室里总坐了有几十位衣着名贵打扮精致好似名门淑女一般的漂亮女人,那优雅的坐姿,谈吐的高贵,连那斜藐着我的小眼神都很可爱……

    啊呸!那什么眼神啊!那扫视过后的轻蔑是怎么回事?当我看不懂嘛?!

    很有气势的视线在屋子里扫了一圈,我灰溜溜的坐到几个跟我一样,一看就是平头百姓出来的虽然没有衣装但是很有内涵的女子身边。

    那些淑女们有好些是相识的或者说她们不相识也能马上熟识起来,我和周围这几个却没有那本事,大家也不过是点头笑笑,便只是安静的坐在角落里。

    面试说是九点开始,可是现在却没有一点动静,我脑中想着那些知名的面试故事,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看着周围一切细小的动静,比如要是有个什么人突然跌倒啊,掉了文件啊什么的,我就可以马上反应过来上前帮忙以求得给人一个好印象。

    那些知名大公司都是这么玩的。

    可是什么人都没有,只有旁边那些淑女开始将话题转化,从今日的天气身上的穿着讲到了凌氏集团。

    “凌氏集团你都不知道?”说话的那女人翘着兰花指脸带得意和不屑,说话的时候还看了我一下,我心中狠狠鄙视了她一下后偷偷转过头,竖起了耳朵偷听。

    “我说几个名字给你听听,凌氏庄园,凌氏银楼,凌氏建筑,凌氏制药,凌氏文化,好吧,那个勘探不出储量但是现在每天都出产一百五十万桶石油的吉布布油田总知道吧?”那女人看着她旁边的女人轻叹了口气道:“那就是凌氏集团的主业。”

    哇!哇!哇!这些公司分开我都听过,凌氏庄园最开始是郑氏集团开发,专门针对上流社会,后来则是由凌氏单独开发出了中等人家也能买得起的古典社区,里面的楼楼层都不高,但是设计理念很有家庭化,社区里的绿化更是完全因地制宜古典味十足,最重要的是社区里面有齐全的中国古文化设施和学习班,现在大家不跳广场舞了,全部去跳太极舞,就是由他们那开始的,我爸妈前些时候抽签抽中了一套还请了所有亲戚来庆祝。

    凌氏银楼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啊,那里面的东西都很贵,但是不管是质地还是式样都是绝对的精品,任何一件都能满足女人的梦想,带上一件那就是身份的象征!

    凌氏制药是最近刚冒出来的一家中药企业,推出的养成药膳系列刚出来没多久就风靡了市场,经常性的断货,据我老妈说他们家卖的真心是货真价实,那里面的药材质好量足,而且还没有人能做假货,因为每一样里面都会有一样别人根本仿制不过来的药材。

    凌氏文化当年因为那部梦幻之旅而名震天下,随后出来的每一部电影都狂扫票房,记得最红的那部讲一个古代将军的生死恋的那个更是狂收二十亿。

    我可看了十遍啊!

    等等!我突然想起来了,当年让我迷得死去活来的那电影的四个配角(虽然只是露了那么几下脸就战死了但是实在是惊艳)不就是那些走进大门的男人里面的嘛?

    NONONO,现在不是想男人的时候!我应该继续震惊不能!难怪这栋大楼这么金光闪闪的闪瞎我的狗眼,原来,真的真的真的好有钱啊!

    一百五十万桶石油什么概念?原油价格这几年一直保持平稳,大约在一百美元一桶上下,一百五十万桶就是一亿五千万美金,一天就是一亿五千万……

    我差点准备伏地膜拜,就听那女人继续说道:“你要是以原油价格来计算他们的收入那就真是白痴了,凌氏不光是有油田,还有凌氏石油,凌氏化工,凌氏船运,凌氏码头,上下游全部加在一起,现在南方用的油很多都是中石化和凌氏合作销售的。”

    “啊,这样啊,我只知道凌氏银楼和凌氏文化,这些公司倒没听说过,对了我听媒体说那个油田的油全部供给了中国?”和她说话的女人做出惊叹的样子问道,我也赶紧的伸直了耳朵继续偷听。

    “人家凌氏是跨国集团,你知道凌氏银楼和凌氏文化,那是因为这些都是人家做了六年的公司,那些公司好些是新建的,因为油田在吉布布,所以主力也在哪,要不,能这么大规模的招人?我跟你说啊,凌氏海外员工的福利待遇可好了。”那女人得意的一扬眉,又往我这里瞟了一眼,还发出了不屑的哼声。

    好吧,因为实在是太震惊,我忘记掩饰自己,张着嘴看着她的样子的确有点傻。

    这也不能怪我吧?谁知道我那被家里长辈念叨了十几年不靠谱的堂兄这次居然靠谱了?居然能给我介绍这么一个高大上比中石化还有钱的主?

    “海外啊,我倒没想那么多,我只想能进总经理秘书处就行了。”她对面那女人说话之时眼中好似闪现了焰火一般亮了起来。

    “哈,我就知道,你是冲着杨总来的吧?”那女人捂着嘴轻笑出声,道:“也是,像杨总那样的人真是找不到第二个了,那么漂亮又风度翩翩~”

    “那好,你们去竞争总经理秘书处,何总秘书处的职位就别跟我竞争了。”坐在那女人另外一边的张扬美艳的女子眼神锐利满是傲气的道。

    “好像你们都内定了一样,”坐她们对面的女人发出一声冷哼道:“凌氏凭的是实力,这里可从来不要花瓶。”

    我放弃掩饰自己的眼神,大胆的在两边人身上看来看去,哇!这还没面试就干上了,要是以后是同事了还不得……

    还没容我将后果想出来,里面那间房间的门打开来,一个穿着再正经不过套装的女人拿着一堆资料出来,唤道:“陶花!”

    我和其他人一样看着她,半响之后才反应过来那是在叫我,第一个居然就叫我!

    “不在?那第二个……”

    “我在!”我一跃而起的打断了那女人的话,在她审视的目光下讪笑着抓住我的包走到她面前,道:“我是陶花,陶瓷的陶,鲜花的花。”

    *

    女人让我进去后就关上了门,外面的议论声顿时被隔绝在外,我眼中只有坐在一条长条桌后的两个男人。

    当然,其实那长条桌后面还坐了好几个人,但是我的目光只看得见那两人,这不能怪我好色,实在是那两人太出色了!

    那两人一个身形魁梧那身高只怕将近两米,可是那么高的个子却一点没有累赘臃肿之感,薄薄的衬衣下面鼓起肌肉发出的勃勃生气极有吸引力,那雕刻一般的五官那深邃带笑的眼睛,那成熟却看不出实际年纪的面容……

    我一眼就看出他就是当年我深迷了好久却再也没有在任何影视剧上出现过的那个演驻守孤城血战到底最后死在墙头的铁血战将的男人,那个场景至今都是被使用最多之一的画面(其余是另外三人的)。

    我差点就扑上去求签名……

    好在我到底是复旦大学金融系的高材生,我强忍住了见到偶像的激动,转头看向另外一个主考官,然后……

    然后我就迷失在他那如同星海一般闪耀的眼眸里。

    摔!这还让不让人活了!面试弄这样的人来考我,这不是考我的智力,是考我的意志力啊!

    然后……在和那星光男人一问一答中,我说出了这辈子最丢脸的话。

    男人问:“陶花,我们集团的构成你知道嘛?”

    我答:“刚在外面听到了,不过具体的不知道。”

    男人(带笑)问:“那你有什么想去的部门?”

    我(眼睛都离不开他的笑容下意识的)答:“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