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0.第40章 狠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风神号号一片寂静,看着那团青色的影子随着巨大的海鱼在水里起伏。

    燕三手抓得紧紧的,却也知道此时他帮不上一点忙,他水性不好,如果跳到海里,不用发挥啥武功,就直接沉水底去了。只能死死的盯着海面。

    另外一条船赶紧靠过来,将其他几个人捞了上来,沈战摸了把水,对丁冬吼道:“还看什么!拉啊!”

    “啊!”丁冬这才回过神来,忙跑到绞索柱边,转动起绞索。

    “帮忙!”燕三对着甲板上的人吼道,那些年轻人中马上有几人冲过去和丁冬一起用力。

    沈战死盯着海面,见那大鱼又再次浮起,将手中鱼叉狠狠掷了出去,鱼叉划过鲸鱼的皮,掉落在水里,沈战随手抢过旁边人手中的鱼叉,干脆一个跃身,跃到大鱼身上,将鱼叉****它的尾部。鲸鱼吃痛,尾巴狠狠一拍,将他拍落海里。

    凌清羽眼角看到沈战被拍下去,心里一跳,暗道,一定好痛,于是更紧的抓住了鱼叉,大有死不罢休的态势。

    沈战插上的鱼叉连接着另外一个绞索柱,燕三一看,立刻掠到绞索柱旁边用力转动绞盘,旁边的年轻人不待人再喊,已经自动过来一起用力。

    鱼叉头上有倒钩,此时深深刺进肉里,丁冬指挥众人如同钓鱼一样,绳索一下快拉,一下又略微松些,大鱼逐渐被绳索拉出水里。

    鲸鱼此时的力气也用了差不多了,越挣扎,鱼叉的倒刺便插的更紧,周围的海水都被染成鲜红色。

    等鲸鱼终于没了气力,停止了挣扎。凌清羽也终于松了口气,想松开手站起来,她刚一动,就觉手中刺痛难忍,不觉吱了一声,再一看,手上已经被磨掉了大块皮。

    “当家的!”再次被捞上船的沈战叫道。

    凌清羽听得他唤,便忍痛松了手,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对着船铉边的燕三和丁冬挥手。

    “当家的威武!”不知谁起头,甲板上的众人都叫了起来。

    燕三往后退了一步,慢慢将心脏落回胸腔,暗道,这个丫头越来越乱来了,这比让他面对一百个高手还紧张啊,再这么来几次,绝对会被吓死。

    让船上人丢下大的绳索,水手们将绳索绑在鲸鱼的鱼头鱼身和鱼尾上,然后又放下吊小船用的绞索,将鲸鱼扣好,上面发一声喊,一起用力,将鲸鱼吊了上去。

    见鲸鱼已经慢慢升高,回到小船上的凌清羽让人把船划到一直在旁边游弋悲鸣的鲸鱼群边。

    鲸鱼群看到小船过来,不觉惊恐的游开,凌清羽也不让人追,只俯身在船头,将破了大块皮的手放入海水中,轻轻哼唱起曲子。这个曲子,是她参加环保组织去阻挡挪威渔民猎杀鲸鱼时,听他们唱过的,大概意思是,感谢你赋予我们食物,我们会延续你们的生命,我们的生命将融合在一起,不是死亡,而是新生。

    曲调更像吟唱,慢慢的,鲸鱼群的哀鸣低了下去,绕了几圈后,慢慢游走。

    凌清羽他们上船的时候,受到了如同英雄般的欢呼,那些小童更是激动,眼睛亮得惊人。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一个尖叫却打破了大家的欢呼,那个中年人秀才扶着一个白胡子老头颤悠悠的走了过来。

    那白胡子老头跺着脚道:“一个女人,如此不知廉耻,应该沉塘!沉塘!”

    众人一愣,这才发觉凌清羽和鲸鱼缠斗,此时衣服已经破了好些地方,小腿和胳膊连一丝肩膀都露了出来,而湿透的衣服更是将那玲珑身材显了个完整。只不过也就那么一眼,随后就被燕三风一般速度脱下来的衣服给披了上去,将肩膀和身材都遮掩了去。

    “你这等有伤风化,不知廉耻的女人怎能还在船上,应该马上处死!”那秀才见周围一片寂静,更加大声的道。

    这下周围更加安静了。

    “噗,”郑锦笑了声,打了个哈欠,转身带着人回房。

    那汉子只觉口中发苦,只想把自己塞到墙角,不要被任何人看到。他本是入赘到那村中,这个秀才是妻子的远方堂兄,族长的儿子,他们那村,读书人本来就少,这族长的儿子中了秀才后,更是认为自己了不起,全村的人都要供着他,就连这次逃荒出来,全村带出来的粮食都先尽着他,一路上村里已经饿死很多人了,只有这个秀才,还要求每天都要吃饱。

    “呵呵,要沉我的塘?”凌清羽笑面如花的问道。

    此时那鲸鱼还半吊在空中没有放下来,甲板上众人都看着凌清羽。

    “我大周礼仪之帮,怎么容忍你这等下贱之人。”中年秀才只觉得有些发冷,但是想到自己是秀才,本来应该是最受尊重的人,这船上最好的东西都应该先紧着他来,一个商户,居然也敢把他们赶到那个黑暗角落,还给最少的吃食,这次她居然做出这等不知羞耻的事情,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就算不能要了她的命,也要她让出位置。

    “三十鞭,丁冬。”凌清羽仍然是淡淡的笑道。

    叶十一已经先跑进房间将陆尧转给他的那条盘龙十八鞭拿了下来,交给丁冬,狠狠的道:“丁大哥,用力些。”

    “你做什么?我是秀才!连见县令都不用磕头的!你敢打我!啊!”

    啪的一声脆响,丁冬手一挥,鞭子便在那秀才身上抽出一道血痕,那秀才惊叫一声,松了老头往后躲,旁边之人只要他过来,便自动闪开几步,将他暴露在中间。

    起先两鞭,那秀才还口中各种威胁,但是后来一鞭比一鞭重,将他抽得血肉横飞,便开始求饶,待到后来,便是连求饶声都发不出了。

    “别打了,别打了。”那白胡子老头挤到凌清羽身边道:“你叫他住手,住手。”

    三十鞭子很快就抽完了,那秀才已经全身鲜血,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凌清羽慢慢踱到他身边,道:“吃我的拿我的,还要让我去死?”

    “京东亢旱,我们风神号送了赈灾粮去海州,然后买了六百人回来,”凌清羽对着楼舱上往外偷看的郑锦笑问:“郑大人,我们还带了别的人回来嘛?”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