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8.第38章 灾民(大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从杭州到海州,正是顺风的时候,只是船载过重,凌清羽不敢满帆航行,就算这样,也不过三日就到达海州外海。但是海州虽然靠海,却并没有大型海港,只能先放下小船,让随行的一个官员带着几个官兵并马先行上岸,找当地官员联络后,想法子卸船。

    等了一日,那小船却没回来,待到第二日午时,还没见到人影,留在船上的官员不由有些着急,但是他有看管粮食的责任,无法调派人手上岸,于是来找凌清羽,希望她能派人去看看,出了何事。

    凌清羽思虑再三,决定和燕三去,并说好,只到海州查探,并不深入。

    丁冬他们放下小船,和几个水手送两人上岸,官员好心,送了一匹马给她代步。于是凌清羽要燕三尽量多带了粮食。

    到得岸边,前面一艘船停靠在湾泊里,水手们说那队官兵早安全上岸,但是到现今都没消息。

    凌清羽吩咐留下一艘船继续等候,另外一艘,先回风神号。然后和燕三上岸,拿了那官员绘的地图仔细看了又看,才确定那条羊肠小道应该是能通向海州县城。

    燕三将凌清羽扶上马背,然后牵着马往前走。

    离开海湾没有多久,眼前是一片平原,平原上河道纵横,只是此时大多已经干枯,偶有有点水的,也是一片泥浆。土地干裂的厉害,原本的良田,也只剩了黄土滚滚。

    这样不光是粮食,只怕喝水都有问题了吧。凌清羽和燕三对视一样,燕三手握紧了剑柄。

    转过一个小土包,眼前的地方应该是个河湾,河道转弯的深处,还留存了些水渍。河滩边聚集了累累茅屋柴窝,黑麻麻一片的难民。

    正在山坡上挖着草根的一群难民看到了山头转过来的人影,待看清有人骑着马后,有人发了一声喊:“有马!”

    从河滩的草棚里冲出了许多人,和在山坡上挖草根的人一样,眼巴巴的看着山头上站着的马。那眼光绿油油的,似乎看得不是两人一马,而是一盘盘的红烧肉。

    被当成红烧肉的凌清羽表示心里开始发虚。下面这些人大概有几百人之多,衣衫褴褛,面色饥黄,身上饿的都似乎看得到根根骨头,那些孩童更是骨瘦如柴,仿佛只剩下一个大头,这是些已经到绝境的人。

    “老爷,行行好,给些吃的吧,我的孩子啊,”有个女人露着干瘪的胸脯,抱着个小儿,摇摇晃晃的走向两人。

    噌的,燕三名卢出鞘,剑刃在阳光下划出一道刺眼的光芒。

    “徐东家的,快回来!”见到燕三拔剑,众人稍微退后两步,一个老婆婆着急的想去拉那女人。

    那女人却挣脱了她,仍然坚持往两人走去,口里道:“一口吃的就行,救救孩子,我给你做牛做马,怎么都行。”

    “不要再过来,要不,别怪我剑下无情。”燕三长剑指到她喉间,将她逼退两步。

    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剑刃,女人站着没动,但是仍然将手中的孩子尽量往前伸,想递给凌清羽,口中道:“要不,你买了他,只要能活,求求你,救救他。”

    孩子还在襁褓中,已经廋得没了型,凌清羽甚至不能肯定,他还活着。

    “三娘!”一个汉子从远处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口里喊着女人的名字,见到女子喉间抵着的剑刃,不觉大声叫道:“老爷剑下留人,我们没恶意,没恶意。”

    凌清羽拉了拉马缰绳,燕三便带着马退后了两步,只是剑尖仍然指着女人。

    “三娘,我们回去,回去,刚海州那边来消息了,朝廷发了赈灾粮,我们马上有粮食了,三儿不会有事,不会有事。”汉子扶着女人,喜道。

    “大伙儿,官府通知,去海州县城领赈灾粮,大伙快去吧。”河滩边一声喊,瞪着凌清羽他们两人的人欢叫一声,转身拿起能装粮食的袋子就跑。

    河滩边刷拉拉的空了一大半,能跑的动都跑了,只剩下些老人和一些孩子。

    凌清羽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赈灾粮还在风神号上,难道海州另外到了粮食?

    “妹妹,你在这里坐着别动,哥哥去领粮,回来我们就有吃的了。”一个小男孩将一个两岁左右的女孩子放在树墩上,吩咐道:“千万别走开哦。”

    凌清羽听他的口音像是中原官话,下了马,走到两兄妹之前,问道:“你们不是海州人?”

    “我们是大名府人。”小男孩看着凌清羽道。

    “大名府,怎么到了海州?”凌清羽尽量放柔声音问道。

    “听爹爹说,海州靠海,说不定有水,也会有口吃的,我们就跟着来了。”

    “那你们父母呢?”看着女孩子都扣进去的脸颊,凌清羽从包袱里掏出个馒头,递了给她。

    “饿死了,爹爹半个月前就死了,妈妈三天前也死了。”小男孩从妹妹手里抢过馒头,然后撕了一小块喂到她嘴里,道:“慢点吃,别噎着。”

    “也没其他人了?”

    “没了,我们村,就我们两,还有二虎,大牛他们两个。”小男孩指了指站在远处,眼巴巴的看着他手上馒头的两个男孩子。

    凌清羽站起身,招手让剩下的那些孩童过来,将包袱里的馒头分给他们。见有些孩子拿到就往嘴里塞,忙道:“别急,慢点吃,别噎着。”

    “先走吧。”燕三在后面提醒凌清羽道。如果那些饥民回来,见到这些粮食,那么就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了。

    凌清羽站起身,心里也知道如果只是一两个馒头,也救不了这些孩子多久,咬了咬嘴唇,道:“你们在这里等着,等我回来,就带你们走。”

    “老爷是要买我们吗?”一个年级稍微大些的孩子怯生生的问道。

    十几双眼睛盯着她,里面有希冀有害怕。

    “嗯,老爷我买了你们,管吃管住,但是你们以后一定要听我的话,如果不听,老爷就丢你们回去。”凌清羽很有威势的道。

    “我会听话的!”孩子们齐刷刷的跪下磕头。

    “不光是听话,是性命都归主人所有,你们能做到?”燕三的声音在凌清羽身后淡淡的响起。

    凌清羽猛然回头,想说,我可没有想用一个馒头买他们的命,可是见到燕三的神色后,却说不出口了。

    “如果老爷不救我们,我们也只能饿死。”将妹妹拢进怀里,那个小哥哥站起来道:“只要能救妹妹,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是。”

    “记住你们话,如果有一天你们违背了今天的誓言,你们将会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燕三冷冷的道。

    “啊呀呀,”凌清羽将孩子们往一个山窝赶去,道:“你们先找个安全地方等着,我办完事情就来。”

    “不用去了。”燕三往河滩那边的道路上点了点下巴,道:“人已经回来了。”

    凌清羽回头看去,见远方的道路上灰尘滚滚,一队人马正疾驰过来。

    凌清羽将孩子们掩在身后,看那对人马跑近,见领头的果然是去海州的那几个官兵,不由松了口气。

    “凌当家的?你怎么在这里?”领头的官兵见到凌清羽,诧然的问道。

    “你家大人看你们两日未归,怕出问题,叫我们过来看看。”凌清羽道。

    “好在我们在这里遇到,前面难民很多,如果你们过去,只怕,我们先回船上吧,海州知府已经派人过来解运粮食了。”那官兵温和的道。

    “船在海湾等着,你们先过去,我们马上回来。”

    “那我们先走一步了。”官兵看了看躲在凌清羽背后的孩子,心中一软,温声道。

    “好了,跟老爷我走吧。”凌清羽抱起最小的两个孩子,放到马背上,想想,将马背上背着的粮袋解下,放在路边,然后带着孩子们往海湾走去。

    他们走后不久,就有几个一直盯着这边的老人走过来,捡起粮袋,然后双手合掌,道:“阿弥陀佛,好人啊。”

    凌清羽叫水手带了孩子们上船,自己和燕三倒没着急上船,看着官兵在岸边搭建简易棚子。

    凌清羽左看右看,都没看到有别的船来,疑惑的问那领头的官兵:“官爷,这海州没船吗?渔船都没?”

    “海州这次也遭了大旱,渔船大多出海打渔,只怕一时赶不回来。”官兵道。自然这不是实话,实话是,来的难民太多,有些好事者就聚众去抢渔船,结果几场冲突下来,难民和渔民都死伤惨重,渔船也被毁了个干净。难民大批过来本来是指望着海边有鱼,总也是条活路,但是海州的水源本来也干了个七七八八,又来了这么多难民,当地人对难民本来就很有怨气,再加上抢船的行为,于是知州出面派兵镇压,将难民都赶出了海州县城,几次屠杀,才将暴乱暂时镇压下去。而他们那队官兵也才能在那饥民遍布的原野上安全到达海州。

    那就是只靠风神号上的救生船了.。这得搬多久啊!凌清羽黯然。

    带着饥色的海州官兵在海湾上边修了简易公事,卸下来的粮食先堆积在岸边,然后由人推着三轮车运走。海州知府召集了些劳力,许以三日一斗米的工钱。就这样,还是有越来越多的难民,聚集在外面,想找点事做来换口粮。

    “老爷,老爷。”凌清羽刚到旁边的崖石上休息,却不防下面冒了个男人出来,对着她就磕头。

    “有事说事,别磕别磕!”凌清羽叫道。

    男人抬起已经磕出血的头,道:“请老爷雇佣我吧,我有力气,什么都能干,只要一斗,不,半斗,一碗就成。”

    凌清羽皱了皱眉,看了看警戒森严的海湾,道:“你找错人了吧?我并不是官府的人。再说,官府不是已经开始发放赈灾粮了吗?”

    “官府说,要先紧着海州本地灾民来,我们外地逃来的,都要等下批赈灾粮。连招的劳役都是紧着本地人来,可是,家里人等不了了啊,都要饿死了。”八尺汉子流了满脸的泪水。

    凌清羽很为难,她很同情这个汉子,但是却更明白她无法答应,第一是她只负责送粮过来,其他的事情她一概不能插手,第二,如果她送了他们粮,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来找她,她没能力救这么多人,更可怕的后果是,现在灾情这么严重,事态已经是一触即发,一旦有了一点可能性,只怕就会冲击这个海湾。

    “我们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