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4.第34章 小屁孩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杭州通商许可?”郑喜看了看文件,不解的问:“这东西有什么用?”

    “嗯,估计是能对扶桑贸易吧。”凌清羽喝了一大口茶,奶奶的,渴死我了!

    “我们有泉州的通商许可,本来就可以对扶桑贸易啊,而且这个许可,我们自己就能去申请,用得着她派人去?”郑喜有些愤愤然。

    “是啊,万两白银打了水漂了,”凌清羽捻起一块糕点丢嘴里,奶奶的,饿死我了。道:“以后送礼绝对不送这么多了,太肉痛了,原以为那杨氏那么上道,她的表姐应该也不差,果然,龙生九子,不能做太大期待啊。”

    “石前街那,我已经找好了铺子,正好有个药房要出售,还带两坐堂大夫。”郑喜道。

    “为什么要出售,原因知道不?”凌清羽喝了吃了,胃里总算舒服些了,坐下来问道。

    “据说是那家东家的儿子是个不争气的,将铺子的房契输赌场里了,还另外欠了一批巨款,他们家没办法,只好卖铺子和药房筹钱。”郑喜到,又转头对正猛吃的叶十一道:“十一啊,赌博猛于虎,知道不?”

    “嗯,”叶十一咬了满口的糕点,嘴唇不清的道:“我打得过老虎。”

    “你这孩子!”

    “赌博啊,”凌清羽拿着块绿豆糕沉思了会,然后敲了一下叶十一的头道:“赌博不能沾!”

    此时蔡靖方从外面进来,笑道:“什么赌博?当家的,那香料铺子我打听清楚了,那铺子是莫家的,莫家分家后,这铺子归了三房,但是三房想要现银,这铺子正挂在经纪那里,只是卖的价格有些高,现在的香料又没有货源,就没人敢接。”

    “经纪?”凌清羽拍了下头,是啊,她怎么忘记了,古代也有中介的!

    “是啊,我寻铺子的时候,有位好心的掌柜介绍这个经纪,据说是杭州最好的经纪。我去问了,他手上正好还有一些铺子,对了,他问我们要不要住宅,他手上刚好有个五进的院子,就在西湖边上,价钱也不贵。五千两银子。”

    “五千两银子不贵?”凌清羽诧然,她记得她在泉州那院子可才一百两。

    “那宅子还带着一片临湖的花园,也不算贵了。”蔡靖方赶紧道。

    “那铺子多少钱?”凌清羽问道。

    “那香料铺子贵些,不过那铺子已经没有任何存料,就单一个门面,估计两千两能拿下。其他的铺面就比较便宜了,三百到八百不等。”蔡靖方答道。自己伸手倒了杯茶喝。

    “那药店加铺面一起是九百两银子。”郑喜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漏说了啥。

    凌清羽轻敲着桌面,其他人便都没出声,知道这是她思考时候的习惯动作。

    “嗯,都买了。”凌清羽一握手,道:“小菜,你留在杭州,铺面都买好后,先把药店和香料店开起来,掌柜的可以先用原来的,如果不合适再换,你自己盯紧点,那个檀木算盘,可要给我挣回来。”

    “那院子?”蔡靖方又问了句。

    “要了。”想起送给那聂氏的礼物就肉痛,算了,就以在西湖边拥有一栋别墅来安慰自己那可怜的心吧。

    “当家的,当家的,”随着叫声,丁冬迈着大步走进了院子,满脸喜色的道:“有好生意上门了。”

    “啊?什么?”

    丁冬也自己倒了杯茶一口喝下,笑道:“有人找上咱们的船,说想买船上那几只鸟。”

    鸟,对哦,有从大溪地带回来的那啥红嘴秧鸡,凌清羽问道:“那鸡还没死吗?”

    “没呢,石大夫一直养在厨房里,还有一些鹦鹉啥的,说是,没东西吃了还可以当肉吃。”丁冬道,因为石方下船了,其他人都不记得有这么些动物了,哪些家伙便自己飞出去抓鱼吃,结果被正好过来的一艘船上的人看到了,于是派人过来交涉。

    “他们出多少钱?”凌清羽问,原来船上还可以养鸟,那是不是可以考虑带头猪去养?

    “说是愿意出千两白银一只。对了,那人还在前面酒楼里面等着,当家的要不要见一面。”丁冬笑道。

    “你是不是已经把鸟给他们了?”凌清羽看了他一样,问道:“给了多少只?全给了?”

    “已经被石大夫吃掉了一只,也就剩下八只了。”丁冬摸了摸头,笑道:“这不是带人过来给你送钱了吗?”

    还能怎样,换衣服去收钱呗,不过想到总算能弥补回来一点损失,凌清羽心里又好受点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