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5.第25章 海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七天后,风神号起航,虽然并没有达到装满的目标,但是再不走,只怕就会弄出混血儿了。凌清羽觉得自己的决定非常明智。而且更加让她欢喜的是,为了补充水果的不足,首领非常客气的送了大批的玳瑁和龟甲珊瑚等等日常之物。

    “当家的,你确定我们的路线是对的?咱们这都可走了一个月了?!”丁冬摸了摸头,问,记得从泉州到三屿也不到一个月,然后漂流也就是七天,路线如果对,怎么着也应该回到三屿了啊。

    “没错,明天应该到斐济了。”凌清羽懒洋洋的道。那七天是在狂风大浪中,船的航行速度不是平常能比拟的,何况,凌清羽心里是认为,那个岛是个封闭的空间,在这太平洋漂流着,风神号进去的地方,和出来的地方,说不定根本不在一个地方。反正事实就是,他们离了菲律宾万里之外啊。

    斐济群岛有几百个岛屿,凌清羽选了个没人的岛屿上岸补充淡水,她记忆中斐济的大岛上有金矿银矿,但是也有凶恶的吃人族,思虑再三,凌清羽不想让自己船上三十来人去冒这个风险,就算伤了一个,凌清羽都觉得心痛。

    岛屿周围的浅滩和珊瑚礁满是五颜六色的鱼儿,柔美的蓝天,五彩斑斓的沙子,礁石,珊瑚,在阳光的折射下使海水变得五颜六色。海里除了鱼还有十字海星,小海马,虎皮斑纹贝等各种生物,让船上众人都晃花了眼。所以当凌清羽宣布在此修养一个月的时候,满船欢呼。

    “这个月是这个地域热带风暴密集的时期,咱们不赶这么一个月。”凌清羽对郑喜道,此地和大溪地一样都是天堂一般的风景,如果大溪地那里没有那太过热情的丰胸美乳的美女,只怕她也会想多呆些时间,这里不像那个岛,这里的岛上没有什么有攻击性的动物,非常安全。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的地方,”顾燧躺在沙滩上,叹了口气道。没有战争没有灾荒更没有人心险恶,她说这里是天堂,那么便忘记那些,在这里好好享受此刻的安宁吧,就算以后还是要去面对那腥风血雨。

    玩闹了两日,热带风暴来袭,风神号停靠在了珊瑚礁内,受到的冲击减少很多,但是珊瑚礁外面就是疾风巨浪。

    外面是狂风暴雨,凌清羽躺在自己船舱的床上,舒服的哼哼,哼了一会,就觉得不对头,应该来凑热闹的燕三等人居然没有动静?爬起身走到外面,扑面的雨水打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但是珊瑚礁内外居然站了一排人。

    “都在修炼那个碧海潮汐功呢。”石方羡慕的道,那功的确很提升功力,连丁冬那些水手都有所成,只是他年纪大了,可无法去受这个罪了。

    凌清羽看着舱门口冒出来的四个脑袋,干脆挤进门去,见石方朱炜离周潭黄荆正凑在一起打马吊,蔡靖方在一旁负责算账计数。

    马吊是黄荆用紫檀木做的,摸上去手感非常之好,凌清羽一边看着他们打,一边开始和他们商量。

    “我说,黄先生周先生,你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做点东西?你看,咱船上木头也有,这岛上木头也有,不如多做点马吊啥的?”

    “当家的,你那块血珀给我吧,我给你雕朵血芙蓉。”周潭呵呵笑道,他是天生的匠人,看到好材料就想动手做成作品,那块蓝宝石,他研究了小半月才开始动手,现在也只做了个毛坯,然后又看中了凌清羽的那块血珀。

    “是啊,当家的,咱们这么多东西,都够开一个金铺了,如果开在泉州,那么,”蔡靖方拿出个算盘(也是紫檀做的,这帮败家的),开始给凌清羽算账,算的凌清羽都直了眼,人才啊!于是几人开始热烈的讨论开铺子的事宜。

    风暴断断续续过了一个多月,众人练功的练功,做东西的做东西,抓鱼的抓鱼,晒太阳的晒太阳。

    期间凌清羽带着燕三路遥杨昭等人,去了一趟主岛,和当地的首领交涉不成,直接动了武,拿着木棍长矛的土著人被燕三他们的武力绝对压制,达成了不平等条约,下次风神号过来的时候,会给他们带来布匹和瓷器,但是要交换等量的黄金白银。事后,凌清羽自个都觉得自个太过分了,又表示,他们不会来的太勤的。

    比起对凌清羽这么个小姑娘居然会说那些土话的惊讶,众人更佩服她谈判赚钱占人便宜的本事,这时候,郑喜总算明白了,为啥姑娘敢带着那些次品就出海,赶明儿,就是这么坑人的啊!

    热带风暴已经过去,满载的风神号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斐济,又一个月的时间,便到达了巴布亚新几内亚,这次,凌清羽照常选择了无人岛屿做补给。

    船上的人大多下去找水和食物,凌清羽便在船上溜达,考虑的是不是要想法子再捞点金枪鱼。

    “你说咱们出来也快一年了,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这谁知道,大哥都不急,你急什么?”

    “我是怕时间久了,咱们就算回去,也大势已定,没法子了。”

    “哎,说实话,我觉得咱们现在这样蛮好的,多开心啊。”

    “再开心,大哥也不会不回去的。”

    低低的交谈声,往底舱而去,凌清羽却愣了神。

    跟着一起上岸的燕三和路遥带回了一条死鳄鱼,顾燧剥了皮,肉便做了大伙的晚餐。晚餐的时候,凌清羽便趁机宣布后面会直接回航泉州,估计时间是两个月。

    众人静了片刻,便有人道:“其实也没必要那么赶了,路上打点野食也不错啊。”

    “是啊是啊,我的椰子酒才酿造一半而已。”

    “行了行了,”郑喜打断了大伙的话,眼圈有些红,他怎么就忘记了,马上就是主母的周年祭了。

    挂起了满帆,虽然不是很顺风,风神号的速度也快了很多,只是在某个小岛补给淡水的时候,丁冬跟凌清羽说发现了后面有艘小船出没过。

    凌清羽立刻叫人加强警备,这里已经开始进入东南亚的主要航道,凌清羽并没忘记自己父兄所受的那次袭击,据说是番外海盗做的案。

    风神号缓缓航行在菲律宾群岛之间,两旁的岛屿还可以看到去年火山群爆发留下的痕迹。

    刚刚绕过一个海岛,在船头瞭望的水手便发出了警告:“有船!”

    从岛后面的隐蔽处,突然冒出了四艘挂着黑色旗帜的船,以异常的速度迅速接近。

    “敌袭!”

    “升铁板,操家伙!”凌清羽对下面叫道,然后对叶十一说:“十一你和石老头他们下去。”

    “你呢?”叶十一回头问。

    “我没事。”凌清羽看着杨昭顾燧他们已经带人拿着武器上来,挥手叫叶十一快走。然后跑进舵室,问:“退后来得及吗?”

    “不行,来不及收帆了。”丁冬一边将舵打满,想将船偏过去。

    “不用,对着那领头的船撞上去,放下美人鱼,推撞角出去。”

    甲板上一片忙乱,撞角刚刚固定好,就听有人叫道:“撞了!”

    轰的一声,风神号的铁头直接撞进了对方最大一艘船的船头,直接撞进去几米,方才停下。

    黑船上有上百人本都站在船头或者甲板之上,被风神号一撞,掉了不少人下去,但是其他人却发了一声喊,直接涌上船来。

    杨昭手握长枪立在最前面,最先涌过来的人脚还没立稳,就被扫了下去,但后面源源不断的人却仍然叫喊着冲了过来,又有人从船桅杆上甩了铁钩,晃了过来,顾燧立于桅杆下,大刀一挥,下来一个砍一个。

    其他三艘黑船也靠了过来,各种铁钩网钩雨一样的丢了过去,然后就有人敏捷的沿着绳索跃过来。

    这些不同于先前那艘船上的人,身形敏捷,刀法迅猛,中间不乏高手。

    燕三面目一冷,对凌清羽道:“有扶桑人,你去底舱。”

    船头处跳过一个使着开山斧的巨汉,斧头挥舞,所过之处,必见血光,杨昭见几招之下,已经有两人伤在他的斧头下,不觉眉头一拧,挑翻眼前的敌人,迎上了那个巨汉。斧头和长枪瞬间激出了无数火花,一个错身,两人便交手了好几招。

    顾燧那边也不轻松,从黑船上荡过来了一个黑衣人,手握双刀,身轻如燕,从桅杆上顺势而下,招式极其刁钻的刺向顾燧,那人刀法多击中在头喉手腹部,正常來說如此不多变化的招式是相當不利的但這黑衣人手中的双刀总在十分细微的角度中变化,两人兵器甫一相交那人的刀刃已瞬间游走至顾燧的刀柄。

    “顾燧不是对手,路遥你去。”看着路遥犹豫的神情,燕三道:“这里有我。”

    三爷你的代名词就是不靠谱啊,心里腹诽着,路遥拔剑出鞘,飞掠过去挡住了黑衣人的夺命一击,重剑划出一道弧线,锐利的剑锋划向对方的胸腹,黑衣人急退,不敢掠其锋芒,同时心中巨震,没想到在这商船上居然能碰到这样的高手,见此人眉宇之间英气焕发,招式大开大合,每一招挥舞之间,剑刃上都带着一层波纹。不觉收敛心神,刀法骤然加速,刀气横冲,在日光下舞成一朵朵绚丽的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