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第24章 大溪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杨昭走到甲板上,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个画面,少女长发飘飘,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靠在船铉上,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月色星光在她身上拢上一层光华,浑身不带一丝杂质般,那样干净那样美丽。

    杨昭只觉心底有什么在涌动,无声的站在一边注视着她。直到凌清羽转头,看到了他手上端着的盘子里的食物,那寂静美丽的画面便噗的一下,变得生动起来。

    凌清羽欢叫一声,窜到他面前,道:“给我的吗?啊,好饿啊好饿啊!”

    凌清羽吃着刚出炉的面包,只觉心满意足,高兴的道:“还是热的,多谢了啊。”

    没有听到回答,凌清羽不觉诧异的望过去,到了岛上后,杨昭剃掉了满脸的胡渣子露出那张脸后,凌清羽是着实惊叹过,难怪那几个人要上他。而现在,满天清辉里,那个男人就站在那里,高挑修长的身材,俊秀的面容,没有扎发髻,长发只是用条白色的布条扎在脑后,不时被海风拂起几缕,白色的棉布粗衣也遮掩不了那丰神俊朗的风姿,一双凤眼宛似含着一湾秋水,波光涟涟,带着往常不曾见过的情绪,只是这么静静的望着她。

    在这样的注视中,凌清羽不觉慢慢红了脸颊,忙转过头,狠咬了口面包。

    看着那少女红着脸转过头,一边落着面包渣子,一边用眼角斜瞟着自己,杨昭不觉轻笑一声,走到她面前,抬手轻轻擦去她嘴角的面包渣。

    凌清羽的脸顿时红透,心里狂叫,你这是调戏,赤裸裸的调戏啊!大哥啊,老娘我正欲求不满,你这样是要闹那样啊!那我是不是该回报过去?来个吻?或者拥抱?啊!一个面瘫脸,你就继续面瘫好了,突然这样,好可怕啊!

    凌清羽脑袋里终于决定要有所反击,杨昭却已经转过身,靠在了她旁边的船铉上,抬头望着星空,淡淡的问道:“我们下面要去哪里?直接回大周嘛?“

    凌清羽讪讪的放下蠢蠢欲动的手,也抬头望着星空,找寻着星图,然后道:“我们现在应该在大溪地附近,靠,居然吹的这么远!”

    对于凌清羽这种时常冒出来的字,杨昭选择忽视,对于这种没听过的地名也选择忽视,问道:“你打算回去就去报仇吗?”吴家牵涉到官宦会有点麻烦,但是林家一个乡绅,杨昭还没放在眼里。

    “嗯,”凌清羽知道杨昭的潜台词,望着星空,声音慢慢淡了下来,道:“当初母亲被气死在我面前,我的确愤怒的想冲过去杀了他们,我和母亲已经于他们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了,为何还要咄咄逼人进而把母亲逼死,后来想了很久,才明白,这就是人性,不光贪婪残忍,一朝得手后,就算是已经没有任何危险的人也要再踩到泥泞里,这样他们才快活,才得意。”

    凌清羽的脸色转为冰冷,声音里不觉带上了一丝戾气,道:“只是死,也太便宜他们了。”

    杨昭诧然转头望着她,那是从来没见过的样子,冰冷而强硬,眉眼间是坚定的信念,这样坚强的外表,杨昭却仿佛看到了塞外荒原上那哭泣的独狼。不觉心底猛猛一抽,一丝痛涌了上来。

    凌清羽吸了口气,缓下心神,道:“那你呢?”

    “我?”

    “你不想报仇嘛?”

    杨昭愣了下,苦笑出来,道:“雷霆雨露皆为君恩,就算想报仇又能从何报起。再说,我义父也经常说,我杨家满门忠烈保的是那一方平安,不能为一己私利动摇国之根本。”要说不恨那是假的,发配的路上,他熬下了所有非人的折磨,就是想着要留下命去找王家报仇,但是那天船上,凌清羽的话却震醒了他,王家不过是一外戚新贵,虽然有些势力,但也远不到能动摇一个亲王和边关大将上,如果深究,没有皇上,朝上的任何一个势力都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但是敌人是皇上的话,这个仇又要怎么报?

    凌清羽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是啊,这是在古代,杨昭出身于武将世家,受的就是忠君报国的教育。然后笑道:“这样,杨昭,你跟着我跑船,咱们赚上大大的一票,然后买燕三去杀那王啥的,大鱼抓不到,就找小虾米出出气!”

    杨昭不觉莞尔,王贵妃父亲贵为内阁之一,居然就成了小虾米!

    而靠在楼上楼梯后面的燕三则很郁闷,王家守备森严,高手如云,那里就那么好杀啊!说得跟买白菜一样。

    “哇!日出哎!”凌清羽指着远处欢叫道。

    地平线的那头,一轮血红的朝阳正慢慢升起。

    新的一天开始了。

    风神号停在大溪地的环礁外面,凌清羽带着石方郑喜几个人坐了小船上岸。

    大溪地是被誉为人间天堂的地方,每一次来,凌清羽就觉得心灵受到了一次洗礼,现在,来到的是一千年前的大溪地,没有机场和人为建筑,只有那最原始的状态。

    海水湛蓝透明如水晶一般,岸边细沙如银、椰影婆娑,空气中夹杂着香草与海风的清新,天空像水洗一样的洁净,阳光明媚,云彩千变万化,倒影在海面上,和海里那五彩斑斓的世界相映成趣,环礁里,五颜六色的珊瑚丛中,各种各样的热带鱼游来游去,还沉积着巨多的珍珠贝。

    石方大喜,手舞足蹈的叫郑喜爬树摘果子,又自己去采香草,凌清羽却是下到海水中,采了个珠贝上来,轻轻一撬,见里面有颗光滑圆润的珍珠,果然是没有受过污染的地方,物产这样的丰富,说是人间天堂果然不为过。

    “哇哇哇哇。”从林子里面冲出一些只围了草绳的土著人,手舞着绑着尖锐石头的长矛一边叫一边冲了过来。

    路遥重剑出鞘,挡在了凌清羽面前,石方往凌清羽身后跑去,其他人却是抽出武器准备迎敌。

    “别动手!”凌清羽叫了声,然后用所知不多的大溪地语叫道:“是朋友,朋友,不是敌人!”

    土著人惊讶的望着这个居然会说他们话的奇怪女人,而石方他们则震惊的望着好似说着土著人话的凌清羽。

    “带我见你们首领,我们是来交换货物的。”凌清羽带着笑走向土著人,路遥提剑跟在后面。

    土著人哼哼唧唧的商量了后,带着凌清羽众人往部落走去。

    这是个小部落,在离岸边不远的地方,几个低矮的草棚,中间一些赤身裸体的小孩子滚了一身泥沙在玩耍,裸着上身,两个大奶子晃来晃去的妇女在烤面包果,看得石方等人眼睛都瞪得铜铃般大,有几个年轻人更是猛盯着那些女人看。

    凌清羽忍住笑,在那几个头上敲了几下,轻声道:“非礼勿视!”大溪地的女人向来被称为维拉斯般的女人,胸大臂翘,身材惹火,而且他们习俗是不穿上衣的,也是,这么热的天气,谁耐烦穿衣服啊。

    首领是个虽然弓着腰却有一双锐利眼睛的老人,在听到来的是远方的客人,而且带了礼物(凌清羽从石方手中抢过来的镰刀),立刻就满面笑容,并且招呼客人坐下,让妇女们上水果食物。

    凌清羽的大溪地语非常贫乏,但是也能和首领沟通到,用十把铁器换十斗珍珠,然后是装满船的水果香草,还附带两只红嘴秧鸡。

    后面听到这个结果的人,从郑喜到石方到路遥,心里就两个字:奸商!

    当首领亲眼见到风神号的时候傻了眼了。

    在和凌清羽紧急交涉,并见识了铁器的锋利后,最后以增加两把铁器成交。对于自己的作品就这么轻易被凌清羽交易了出去,周潭表示了不满,最后以凌清羽交出一块蓝宝石让他空闲无聊的时候练手才安了他的心。

    双方都很满意,大家皆大欢喜,凌清羽大方的让那些送水果的土著上船看看这巨大能移动的海上楼房,晚上首领就请了大伙上岸享受他们的欢迎宴席。

    大溪地人皮肤黑里透红,体态健美而性情豪放,能歌善舞。妇女们头戴花冠,套上鲜花颈饰,穿上稻草编成的金黄色草裙,在皮鼓的激烈节奏伴奏下翩然起舞。

    那奔放的草裙舞,让一帮男人如同土著看到风神号一样,口都合不拢。

    岛上延伸过去的平原上满布着露兜、马缨丹、木槿及芒果树、面包树、诺丽树、鳄梨树、露兜树、香蕉树、木瓜树等果树,岛边的海域里盛产金枪鱼,随后几天,风神号上的人分作几班,和土著人一起采摘果实,香草,又或者跟随土著人驾驶着独木舟出海。

    凌清羽跟着忙了两天后,看着众人和土著人关系越见融洽,打着手势也可以鸡同鸭讲的沟通交流,于是动了去爬奥黑雷纳山的念头,那里留下了她上辈子最美丽的记忆。

    只是她出发的时候,却跟上了几个尾巴。

    岛的中部绿林密布,悬崖陡峭,峡谷幽深,奥雷黑纳山在岛上拔地而起,高耸入云,飞瀑从峭壁上泻下,直落入碧潭之中,溅起珠辉玉丽。一路上鸟语花香,到处都是野趣横生的奇花异草,栀子花盛开在山溪水涧之间,鸢尾花香气弥漫,挺拔的扶桑后面高大的凤凰木红到茶靡。

    凌清羽摘了朵栀子花轻轻嗅了嗅,然后别在了发辫上。

    “这个是栀子花?”石方惊讶的问道。

    “是。”凌清羽手请拂过花瓣,低声道:“永恒的爱,一生守候和喜悦。”那年,当他

    把这花带在她耳边,就是这么在她耳边低语,那段日子,在这个天堂之地,她只觉得自己是要融化在那蜜糖般的日子里,只是那时候是多么的甜美,后面就有多少的痛楚。永恒的爱个屁!凌清羽冷嘲一声,加快几步,跃上溪边的石头,往上攀登。

    她的声音很小,如同喃喃自语,却不知,后面有几个人听力不是一般的好,就这蚊子般的声音也听的仔仔细细。然后不约而同的看过那开得灿烂的花丛。

    “我说当家的,你来过这里吗?”看着凌清羽熟练的在林间引路,石方不觉疑惑的问道。

    来过不止一次,凌清羽差点随口道,转而惊转,忙笑道:“哪能啊,这山还不都是一样,往上爬就是。”

    你撒谎!几人都用眼神鄙视她,这样人迹皆无的高山密林,你居然一点都没迷路!没来过,骗鬼啊!

    “糟糕!我们好像迷路了!还是走回头路,下山吧。”凌清羽望了望山上,欲盖弥彰的道。开玩笑,她一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到过这里,还不成妖怪了。

    杨昭和顾燧相视一笑,这女子身上有太多秘密,只是她从来不探究他们的秘密,那么相对的,他们也不会去追究。

    路遥和叶十一却是认为这个人发生任何奇怪的事情,都不奇怪。

    只石方仍然疑惑,凑到旁边的燕三旁,道:“我还是觉得很奇怪哦。”

    燕三指了指他背筐里面又快满满的药草,淡淡的道:“快满了,重不重?”

    “重,你帮我?”石方献媚道。

    你想的美!燕三横了他一眼,追上了凌清羽的身影,跟在一步之后。

    欺负老年人啊!石方跺了跺脚抱怨几句,紧跟上去,也对,管当家的是何方神圣,跟着她有肉吃,有钱赚,有这么多药材,知道这些就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