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第22章 遗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凌清羽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腰像要断了一样,下面更是刺痛不已。摇摇头,半坐起来,身上搭的衣服滑落下去,凌清羽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整整齐齐的,连昨天撕坏的地方都缝好了,而身上搭的,是燕三的短褂子。

    凌清羽看看周围,是在靠近温泉的干净草地上,身上似乎也被清洗的干干净净,连下体好像都上了药膏?为啥会有针线和药膏!

    “你醒了?”

    凌清羽脖子有些僵硬的转头,见燕三赤着上身,正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手上拿着根藤蔓在绑一大块黄金,此时阳光正好,照在他那结实的肌肉上,让那修长匀称的身体仿佛如同静默的豹子一样含蓄而有力。

    见到凌清羽眼中那种迷茫的眼神,燕三心里发笑,放下捆好的黄金块,和这丫头呆在一起这么久,谁能不知道这丫头就是钱眼里出来的,如果这个岛上带什么东西都有限制,那么不如他就多带点黄金,也算帮衬帮衬。

    低垂下眼帘,再睁开时,燕三的眼睛里面已经没有任何柔情,走到凌清羽面前,笑道:“我说当家的,你是不是早看上我了?”

    “啥?”凌清羽还不在状态里。

    “那要不,我要你走你不走,也不舍得杀我,”燕三的眼神在她身上转悠了一圈,道:“我好不容易练的童子功都败在你手上了,你怎么赔我!?”

    靠!你个吃了不认的!凌清羽大怒,是谁昨天晚上把我这样那样没完没了,现在居然说我诱惑你!

    “我给你说燕三!我这个清白可是坏你手上了,你休想吃干摸尽然后不认!你要负责,知道不!”凌清羽跳了起来,双手叉腰怒道,然后腰一扭,哇,好痛啊,不觉又跌倒在地。

    燕三探手扶住了她的腰,放在地上,一脸无辜的道:“又不是我故意的,你也有错啊。”

    “我有啥错!我不管,你给我听好了,你现在就卖身给我了,别以为老娘的清白是那么好拿的,以后我叫你干嘛就得干嘛!”凌清羽点着他的额头道,又哎呦哎呦的叫起痛了。

    燕三坐在她身后,双手贴上了她的腰眼,嘴角在她见不到的地方微微翘起。

    贴上来的手满是老茧,从掌心穿过来的一股热气在腰上蔓延开来,让身体舒适无比,凌清羽不觉舒服的哼哼:“嗯嗯嗯,就这样,下面再揉揉。”

    凌清羽没有追究下去,燕三是杀手,你能指望和个杀手百年好合?曾经那么亲密的贴近,一觉醒来,这家伙就这么着急的撇清自己,如果自己再贴上去,那自己这张奔四女人的老脸往那搁啊,睡一觉又不是大事,就当上了次酒吧找了个鸭,而且还是处鸭,而且还是活干得特牛逼的鸭,我靠,我这想什么啊!这就是一场意外,意外!

    凌清羽的腰酸痛的站都站不起来,只好又在温泉边休息两天,正好调整下从少女到女人的心态,哦,不是心态,是体态,她上世早已经滚过不知多少床单了,对于上床这种事情,倒不反感也不存在接受不能,但是她上辈子再激烈都没有这次这么激烈啊,而且这个身体还是第一次,青涩的身体初尝人事,但是对着燕三那欠揍的脸,她实在做不出羞涩啊脸红啊含羞似语等姿态,只能自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原来不也玩过一夜情嘛?肉体的欲望是本能。

    “什么叫一夜情?”

    “一夜情啊,就是寂寞的男人和寂寞的女人偶然相见,看对方又比较顺眼,为了满足双方的身体需要而在一起上床,事后大家两不相见,再无纠葛。”没有注意是谁发问,凌清羽自言自语般的道,然后才惊讶刚才不是自问自答啊!回头一看,燕三蹲身后呢。

    “哦,”那家伙还认同的点点头,然后道:“而且不用给钱?”

    靠,你当上妓院啊!然后凌清羽脑袋一转,想起自己要他卖身,如果这个,还没想完,就听燕三道:“你说是要我卖身给你,那个不也叫给钱?”

    看到凌清羽的脸色由白转青又由青转白再转红,赶在她头顶上都冒出火星星之前,燕三道:“这次算你嫖我好了。”说完,就抓住她头,吻住了凌清羽的嘴唇。

    凌清羽见识过法式长吻,也享受过最高技巧的接吻,但是这种乱啃乱咬得行为是什么?你是狗吗!

    一把推开他,凌清羽有些惊恐的叫道:“你做什么?”然后一扭头,看到上边湖边一片果子又没了。

    “那果子吃了后,对增长内力很有好处,”燕三飞快的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一把扳开凌清羽的腿,埋头下去苦干,然后还不忘了说:“放心,这次我不收你钱。”

    “不是这个问题,我的腰刚好啊!啊~~你别进那么深!”凌清羽只挣扎了那么一会,便弃械投降了,人的身体是最忠实的,被那样挑逗都没反应,那就奇了怪了。

    虽然这次燕三收敛很多,但是凌清羽腰仍然再次酸得起不来了。当晚上燕三那货又吃了果子来求欢时,凌清羽果断的用手帮他解决,看着这个像黑豹一样柔韧矫捷的身体,在自己手下喘息颤抖然后高潮,就算腰酸的半死,凌清羽仍然有反应了,只是燕三没再进去,而是再次用舌头帮她高潮了,两人来回折腾了几次,凌清羽终于忍不住,沉沉睡过去了。

    燕三将凌清羽清洗干净后,抱到草地上睡了,然后自己打坐,气运了几个周天,轻轻吁出一口浊气。这种果子的确有奇效,虽然后遗症太香艳了,让他食髓知味到差点无法节制。明天一定要回去了,燕三把凌清羽抱到怀里,让她睡得更舒服些,抚着她的长发,心里暗暗发痛,以后只怕再没有能这么亲密的机会了,她以后会找到自己的良人,生儿育女,以后的路还长着。

    忍了又忍,燕三终于忍不住,深深吻上了那张红嘟嘟的嘴唇,辗转反侧,就像要刻进自己身体里面一样。

    缓缓离开她的嘴唇,燕三从怀中拿出个布包,里面插了长短不一的银针,燕三挑了根最长的,对准自己的心口刺了进去。

    “呜,”长针刺进心头的疼痛让他忍不住轻哼了一声,然后猛的抽了出来,将身子伏低,那胸口飙出的一丝血线正对着凌清羽的嘴唇,血一落到那嘴唇上,便渗透了进去。

    “这是血誓,”燕三抚摸着凌清羽的嘴唇,看着那血都被吸了进去,轻轻道:“你死我也死,生死相随,永不相弃。”然后又淡淡笑了起来,道:“不过我一定会死在你前面的。你这坏女人,一定能长命百岁。”

    然后另外只手手指夹了几根银针,快速的在凌清羽头顶的穴位点刺了几下。

    凌清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嘴巴肿得像香肠一样,头发断了一束,而且腰酸背痛的,还记不清楚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按照燕三的说法是,她看到黄金太激动了,从山上滚了下去,撞到了脑袋。凌清羽深切怀疑这种可能性,觉得更大的可能是在她阻止燕三追逐动物的时候,被摔了出去,所以撞到了脑袋。

    凌清羽决定就算燕三不光带了她的背筐回来同时还背回来一大块黄金也不原谅他,就算看到背筐的温玉和冰玉也不原谅他,但是考虑到要越过整个森林,武力值能用的上的就只有路遥和燕三了,凌清羽勉为其难的表示,可以多人行动,决不和燕三单独在一起!太坑爹了啊!有木有!

    然后,燕三驾着周潭,路遥驾着凌清羽,当越过森林再次到达那个草原的时候,凌清羽惊喜的都快翻跟头了,满地的黄金啊!然后根据周潭的勘探,这里还有铁矿铜矿多种矿物,甚至还有寒铁(也就是陨石),而且还在熔岩边上。

    周潭当场就架起了炼炉,誓言要就地锻造出绝世神兵,同时答应了凌清羽,锻造绝世神兵的时候,可以帮她打造些首饰,和把黄金溶成金条。

    因为草原这里并没有蛇,周潭和燕三就先留在草原,路遥和凌清羽回去告知这边的发现,黄荆听说周潭开了炉,便画了好些他需要的配件,要求周潭锻造,于是路遥和燕三便当起了搬运工,花了三天的时间,调配了杨昭等人去帮忙炼金锻造,这边顾燧等人还是继续造船。

    凌清羽来回当防蛇护送员多次,就算有黄金,也觉得疲累,见最花力气的燕三和路遥居然一点疲倦不见,又有想法是不是学学武功?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啊!但是和叶十一一起站了一天桩后,凌清羽明智的决定,自己还是只要强身健体好了,武功它不光是个力气活更是技术活更是天分活啊。

    燕三从把她摔了后,好似有些变化,一有空就去边界线那边练功,如果是在草原那边,就有时候会突然消失,消失的次数多了,也就没人在意了。

    日子快活又红火的过着。

    这日天气晴朗,燕三摘了些果子,躲到自己经常来的一个小山洞,这是个石洞,洞内是大理石,被燕三切割得平坦又干净,留下的洞口很小,又在山腰上,离森林有些距离,洞口被浓密的灌木和草丛遮掩,从外面根本发现不了,但是在洞口却可以清晰的看到远处山坳那边的动静。

    将果子吞下,燕三先将衣衫脱尽,在一边放好,药力上来后,只觉口干舌燥,浑身都是热力。燕三将那三天的事情从凌清羽的脑中抹去,但是自己却连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她就是这样包住自己那家伙,挑逗,按捏,燕三一只手抓住了装着凌清羽头发的荷包,一边想象着当初凌清羽是怎么对他,一只手在胸口那茱萸上用力捏,然后又握紧了下体那家伙,上下滑动。

    “羽,羽,唔,唔,”燕三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泄了出来。然后靠在石壁上轻轻的喘息,用这种方法其实很伤身体,但是燕三忍不住,那果子的药效正好可以对症他身上的顽症,还不知道要多少时间才能回去,能多撑几个月都好,至少,要帮她报仇。

    药效发泄后,五感非常灵敏,燕三一下收拢了身上所有的气息,然后就听到两人的脚步声走到离他这边还有百米的距离停住,然后有人感慨的说:“这么多的黄金,要是运回去,大哥的大事就要容易多了。”

    燕三的眼神一冷,这个声音他知道,是顾燧身边的张二虎。

    “二虎别乱说,大哥已经说过了,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属于当家的,咱们只是受雇于人,不能打不属于我们的东西的主意,何况,当家的容易嘛?你去算计个小姑娘,要不要脸?!”这个应该也是顾燧的手下,叫顾兆的。

    “我也就一感叹而已,那有你想的那样!别说当家的救过我们那么多次,就算平常咱碰到她那样的,也要帮上一帮,你说,咱们要真能回去,大哥会不会帮当家的去报仇?”

    “这要看大哥。我听大哥的!”

    “你少打马虎眼,你当我不知道,大哥是看上当家的了,你说一小丫头,脑袋里哪里那么多奇思怪想?你看那风神号,现在装了铁板上去,砍都砍不动,打起海战来,那就一个厉害啊!大哥要是把当家的给娶了,这些不都是大哥的了?”

    “咱们那里没海,你弄条海船回去有用?再说,咱大哥那是什么身份?”

    “你就是个木头脑袋,能把船整成这样,还怕没别的想法,当家的虽然是一女户,给大哥做个妾还是可以的啊。”

    “你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大哥自己有分寸。”

    声音逐渐远去,燕三手握紧又松开,然后再度握紧,眼神晦暗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