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第18章 暗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直睡到第二日午时,凌清羽被饿醒了,睁开眼,眼前就是叶十一担心的小脸,脸上两个大黑眼圈。

    见她醒来,叶十一摸了一把脸,眼圈不觉有些红,又要强忍住眼眶里面的泪水,凌清羽看着都觉得难受,不觉轻道:“十一啊,有吃的没?姐姐可饿了。”

    “有有,路大哥一大早就熬了鱼汤,郑大哥也烘好了面包果子呢,就等你醒来,我去叫他们。”

    凌清羽见叶十一跑了出去,叹了口气,然后看向自己的背筐,背筐上仍然盖着她事先压好的白布,连旁边的发丝都没动,不觉心下微动,拿过背筐,先将果子和碧草收好,想了想,再拿出来那些宝石收拾好,其他的都依然放在背筐里。

    “姑娘姑娘,你可醒了。”郑喜捧着一盆面包果冲了进来,后面跟着端着鱼汤的路遥,从大开的门,还可以见到,杨昭顾燧他们一群人站在外面。

    “我真没事,就是有些脱力!”凌清羽对着门外大声道,然后叫顾燧和杨昭也进来,连同随后赶来的石方将小屋子挤得严严实实,外面的人笑了几声,道了几句当家的没事就好,然后各自散开。

    凌清羽先毫无形象的大口喝了汤,再吃了一个面包果,然后抹了抹嘴巴,当着屋里人,一样样从背筐里掏出自己的收获。

    沉香,奇楠,笃缛,人参,灵芝,龙脑,苏木..一样样拿出来,拿出来一样,就引得石方和郑喜一声惊叹。

    “山上还有好些没见过的物种,下次我再采集些回来,石大夫你看看是何物。”看到大伙的脸色,凌清羽忙道:“不会再去这么久了,我也大概知道这些东西在什么地方,嗯,下次,可能要麻烦你们其中一个跟我一起,我可背不动那么多。”

    这些东西,每一样都是世间难寻的,更难得的是哪些药草,那可是救命的玩意,石方已经在试验着做成药丸,这样也好携带,本想着叫凌清羽带上他一起,但是一想,他要去,无非是个累赘,最终还是没提。

    凌清羽在宿营地里休息了几天,这些天,海湾上简易的码头已经搭建好,黄荆已经开始丈量着他们能到达之地的木材数量,朱炜离捧着新风神号的设计图纸找凌清羽合计了多次,敲定了用料。于是凌清羽大手一挥,兄弟们休息一天。

    人群里欢呼一声,大家伙直接脱衣服脱裤子,就往海里跳。

    凌清羽起先是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嬉戏,然后就觉得不对,阳光下,有些人的背上隐隐约约有些暗纹,一旦背过阳光,就又消失了。

    凌清羽皱起了眉头,突然想起,在山上的时候,自己有看到一片九品人参,摘到第四颗的时候,小白就扑掉了她的手,然后自己的手背上在树缝里透下来的阳光里,也是出现了这种暗纹,然后,自己把那第四颗人参又给好好的种下去,那暗纹就消失了。

    凌清羽起身,向水手们的木屋走去,水手住的都是通铺的大屋,打开门,便见到屋子里堆满了琥珀,有的连床头都是。

    贪心啊,虽然不知道哪些暗纹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凌清羽快步走到水边上,招手让大家伙都上来。等人聚集后,凌清羽道:“大伙把自己屋子里的琥珀都丢回海里去。”见众人都面露不解,凌清羽揉揉眉头道:“这个岛上,珍奇太多,但是并不是我们想拿多少就拿多少了,你们互相看看,对着阳光,看看背上有什么?”

    众人都各自找人查看,只有路遥叶十一杨昭顾燧的背上干干净净,居然连燕三都有暗纹,而石方的背上居然是暗纹最多的,凌清羽无语的看了看,海湾边上一块被采的干干净净的土地。

    “不管大伙信不信,这个岛是有自己的灵识的,它容许我们在这里生存,也容许我们拿一些物产,但是不代表它能容忍我们诉求无度,大伙如果相信我,就请把琥珀先倒回去,只留下少许就可。留多少.呵呵,就留到你们背上的暗纹消失掉吧。”

    “我们相信大当家的!”众人道,然后各自起身,拿框的拿框,拿桶的拿桶,回去装琥珀,一边丢一边叫人看着自己的背。

    “那我呢?”石方哭丧着脸问,他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拣的琥珀可以丢回去,他可是挖的药材,而且大半都已经被制练成药丸了,怎么种回去啊!

    “找种子种呗,看能否有效。”凌清羽摇了摇头,其实也不怪大家,谁没有个私心贪欲,有几人能在诱惑面前忍住,何况是这么大的财富面前。

    石方我能理解,但是燕三你是闹哪样出来的这个暗纹?凌清羽转而看向燕三,脸上写满了疑惑。

    燕三正仰着头,冥思苦想,如果说拿多了这岛上的东西会被诅咒,那么他一没去采那些没用的草,连采集食物这种活都没做过,也没砍过树,下水里像傻瓜一样一边捞石头一边傻叫的事情更没做过,那他是为什么被诅咒呢!

    “三爷,”叶十一拉了拉他的衣角,道:“你前天冲破第三层的时候,高兴的一掌击在海底,我记得当时好多石头被你击飞出去,到了那边。”叶十一指着边界线那边。

    “噗!”凌清羽忍不住笑了出来,拍了拍呆住了的燕三,道:“正好你要向更高的武学挑战,就去一颗颗捡回来吧!”

    燕三看着边界线那边一脸苦涩,眼睛在其他人身上一转,突然露出笑容,然后双手钩住了路遥和杨昭的肩头,道:“你们也看到十一那小家伙了吧,怎么样,想不想练碧海潮汐功?看在我们现在都是一条船上,我免费教你们,不收钱哦。”

    “然后练习的方式,是到那边去捡琥珀丢回来?”路遥斜了他一眼,道。

    “那是,那个地方就像两个世界一样,那边海底的压力远大于这边,用碧海潮汐功的吐息模式,对内力的修习远超出其他的方式,如果用一边捡一边丢的模式,效果自然更大。”燕三笑道,当初从红楼里抢这本武功秘籍,是听说那是燕九杀了一个盗墓家族所得到的密宝,谁知道拿到手上一看,居然啥用都没有,还闹得被楼里追杀,只好逃到这海外,没想到,那碧海潮汐的确是最顶级的功法,但是这只能在这种地方能练啊!这算因祸得福?

    路遥和杨昭互视一眼,不觉心下意动。

    “三爷,您看我合适练不?”郑喜却凑到燕三的面前,道:“我原先也练过一些,有些底子。”

    燕三看到凑到面前越来越多的人,笑开了花,道:“自然可以的!就算练不到我这种绝世武功,强身健体是没问题的!不过我可有要求啊,一个人要捡回来一百颗,我才教下一层的功法哦!”

    凌清羽扶额,天啊,燕三爷,你到底拍飞出去多少啊!

    等到大家伙身上的暗纹基本上都消失的时候,当然,这里面不包括燕三和石方,大家自己所能留下的每个人也就二十多颗。凌清羽看到有个小伙子手上只留了一颗,却仍然有暗纹,走过去,将他手上一颗大如足球血红透亮的血珀拿过来,然后道:“你可以再去捡些,这个和品质也有关的。”

    血珀一被拿走,小伙子身上的暗纹就消失了,先前,大家都拿过这块琥珀,只是谁拿,谁身上就出暗纹,最后到了小伙子手上,小伙子实在是舍不得,但是现在看到凌清羽手上拿着那块血红的琥珀却没有任何暗纹,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如果没有当家的,只怕自家早死了,到这个岛,和现在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当家的给的恩惠了,这么一想,大家也就释然,灭了嫉妒之心。

    这些男人心底的活动,凌清羽是不知道,她只是望着手中的琥珀,暗想,如果什么东西都有个定数,那么造船的木材是不是也有定数?如果这样,那就要先计算好,然后伐木都要轮流伐,而且还不能断根,要留下生机。

    凌清羽抛了抛琥珀,刚准备丢出去,就听石方一声叫,抱住了他手,道:“姑奶奶哎,可不能丢了,这个可是极品的好东西啊!这东西镇惊安魂,可是救命的东西。”

    凌清羽看了看自己的手,啥都没有,看样子,这个岛是同意让她带走,好吧,不带白不带,嗯,她也可以去挑选挑选,看看能拿多少!不过,凌清羽看了看周围众人,还是等晚上没人的时候吧,或者等快起航的时候,也不着急在这几天,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木材。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