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第17章 向着山顶进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刚开始的时候,凌清羽是兴奋的,虽然密林里路都没有,前进都很是困难,但是随处可见的奇珍,和那赏心悦目的景色,高大的树木,多彩的鲜花,五颜六色的鹦鹉,太阳鸟,每认出一样物种,心里都是满满的成就感。而且,有小白前后左右的跑来跑去,凌清羽也不觉得孤单,如同那上大学的时候出去徒步一样,身体虽然累,但是心情如同晴空万里的天空一样明朗而欢愉。

    只是,在阳光渐渐淡落下去,林间也变得狰狞起来,凌清羽开始觉得害怕了,然后就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了,黄昏的密林,视线都昏暗,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从哪里而来,又应该从什么方向回去。

    这个岛上,指南针是没有用的,大树繁茂,将头顶遮的严严实实,也无法看到星光。

    冷静下来,别怕,别怕,凌清羽靠在一棵树上,深呼吸了几下,让思绪冷静下来,最怕的蛇现在不会来找她麻烦了,晚上不能寻路,要等明天天亮才行,那么就要找个地方落脚,过了这个晚上。

    摸了摸背筐,因为想着前面只怕还有更好的,她并没有着急差集,所以背筐里,也就是一些药草,和水壶,水壶里还有半壶路上装的溪水。

    好吧!将小白放进背筐,凌清羽往自己掌心里吐了口吐沫,开始爬树。

    她爬的这棵树,枝繁叶茂,两个人都围不拢来。一边爬,凌清羽一边感谢起那颗蛇丹,让她的身体现在真是强壮矫健啊,再配上几十年前锻炼出来的爬树技巧,这个粗壮的大树,对她来说,也就是,噌噌噌的,爬了上去。

    大树是种她以前没见过的种类,越往上,枝叶越发茂密,在越过其他树的高度后,那枝叶往四周扩张开来,在顶上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顶棚,树枝粗壮,树叶密集的如同地毯一样,凌清羽爬到顶上,试着踩了下,居然可以承住她的体重,不觉大喜。

    放下背筐,从里面拿出快布,铺在了上面,凌清羽叹了口气,躺了下去。

    天边最后一丝霞光也散落了开去,就如同开关一样,天上一闪闪的,满天的星光亮了起来。

    真美啊!

    在柔和的月色星光里,从凌清羽身边,树梢上,慢慢浮起点点荧光,不光她这颗树,旁边的大树上,也开始星星点点的亮起荧光,荧光聚集在一起先是一小团一小团,然后汇集成了一条光带,沿着山脉向上而去,从凌清羽这个视角看去,就像那山顶上宣泄下来的银色长河。

    大地森林一片寂静。

    凌清羽也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惊扰了这盛宴。

    当最后一点荧光都向上消失在那山顶之处后,突的一下,森林突然喧闹起来,各种鸟鸣,动物的吼叫声,一下子热闹非凡起来。

    小白从背筐里面爬了出来,见凌清羽已经闭上眼睛,睡了过去,爬上她的胸口,拱了进去。

    一点荧光,晃晃悠悠的从凌清羽身下晃悠了出来,四下转悠了下,探头探脑的晃悠到凌清羽面前,晃到凌清羽的鼻子前的时候,小白一个翻身,翻身的风将那点荧光给吹进了凌清羽的鼻子。

    此时,海湾边,却是一片混乱。

    “石大夫,快过来,杨将军也被咬伤了。”丁冬背着杨昭跑到石方的小木屋,木屋里面四张床,已经躺了两个人,郑喜和路遥。

    “又咬了?就说了,就算武功再强又怎样?那森林里面的蛇可是防不胜防!”石方一脑门子汗,忙让丁冬将人放床上,然后开始割伤口放血,又将已经捣好的药泥敷在伤口上,边道:“哟,这个被咬的够狠,居然还能跑回来!”

    “又倒了一个?”燕三在门口探了探头,对一脸凝重的顾燧道:“你们这么着急干嘛?那小丫头可不是没有分寸的,只是一天而已,就这么紧张的跑去找,她是百毒不侵,你们可不是。别到时候她回来了,你们全死了,没人造她的风神号,估计她挖你们坟的心都有。”

    第一次听到燕三说出这种带着分析性的话,顾燧不觉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想起这一路而来,那女子的表现,还有那连大蛇都能杀的彪悍,只是一天的确也没必要着急,何况,就算着急又能怎么样?和他们第一次进森林的时候不一样,那时候蛇多是分散的,只是在他们逃跑的时候不断碰到新的而已,现在,这些蛇群好像就是特意防范他们,在里面设置了条警戒线一样,一旦有人深入森林一些距离,就会有防不胜防的蛇群出现,这里的森林密度又高,那些有保护色的蛇,随便对树上灌木上,草丛里一隐,根本发觉不了。就连路遥的身手,也不过深入一里多地就阵亡在蛇群里了。

    “是啊,你们就别乱来了,我的药可快没有了啊!”石方心痛的道,本来还非常高兴,这么些珍贵药材,这下好,去掉一半了。

    “你个臭小子,你听不懂大人的话吗?”燕三身形一纵,拧住了正准备往森林而去的叶十一,道:“就你这个样子,你跑去送死啊?要真想去,就给我在那海底练到第三层,说不准可以试试。”

    “那第三层你都没练到,还说什么碧海潮汐功,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叶十一挣扎着道。

    “切,那可是绝世功夫,老子好心教你,你还嫌弃!你给我回去。”燕三直接把叶十一给敲晕了,带回自己的木屋。

    顾燧按了按荷包,那里装着大蛇的蛇丹,思虑再三,终是放开了手,暗道:凌清羽,我相信你的能力,会等你下山的。

    海湾的人心情如何,凌清羽是体会不到了,已经第四天了,越往山上走,惊喜就越多。

    凌清羽在一个山潭里发现了很多的极品水沉,如果按照泉州这种极品沉香一两就十两银子的价格,这满潭怕有千斤之多。这惊喜,在看到一大片龙脑的时候就被取代了,然后是一大片结香的奇楠,奇楠下面居然有成片的七品人参,再然后是笃缛林,挂着上好的白笃缛,下面有杂树上长着灵芝,猪笼草和兰花共生,又有苏木鸡血藤等等药材,生态系统乱的一塌糊涂。

    路上所见之动植物,她能叫出名字的不过一二,想当年,因为经常野外旅行,她在这个方面是下了大功夫的,可这里出现的八尾鹦鹉,粉红色长着獠牙的小猪和头顶紫红色的鹿角的大鹿在森林里漫游,蟒蛇和巨蜥在落叶层间滑动,都是以前听都没听到过的。

    可就算她已经被惊喜晃花了眼,此时仍然忍不住心跳如鼓,兴奋的惊叫。

    她是在溪水喝水的时候,不小心掉入水潭中,然后被上面的瀑布激流带进了这个洞里,洞里的水只到她小腿,瀑布挂在洞口,遮住了大半的阳光,让洞里的光线显得阴暗,但是,并不可怖。

    因为,洞里带有一层莹莹的宝光。

    洞壁上,满满的是红宝石蓝宝石钻石的原矿,水底也是宝光十射,那是已经被水流打磨出来的宝石放出的光芒。

    而在凌清羽正对着的眼前,就有颗比小儿脑袋还大的红宝石,红的晶莹剔透,如同血一样的颜色,让凌清羽产生了眩晕的感觉。

    凌清羽的背筐里已经放了大半的东西,这还是在她压抑压抑再压抑下,才收缩的成果。

    凌清羽想了想,找了洞里一个平坦而没水的地方,将背筐里的东西先倒了出来,然后挖下那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