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第16章 宝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那小商看了看书生,眼珠子到处乱转,没有接话。

    “也是我的不对,你们四个都上了我的船这么久了,我还没请教大名呢!”凌清羽凑近了些,笑道。

    “哎,”书生叹了口气,起身施了一礼,道:“当家的救了我们兄弟三人多次,我们也不瞒了,我叫朱炜离,这位是周潭,这边这位是黄荆。”

    “巧夺天工的黄荆?绝世无双的周潭?楚王幕僚朱炜离?”杨昭低声道,声音里面带着浓浓的怒意。

    “杨少将军,我们也是被人陷害,”朱炜离长叹一声,又对杨昭深施一礼,道:“本来是王贵妃找到楚王,说她不小心将玉玺摔坏,请楚王帮忙重新做一个,楚王于是要在下去找了周先生和黄先生,谁知道,后来王家却指控楚王私下收藏龙袍玉玺,并在楚王书房中搜出和杨老将军的通信,圣上昏庸,居然将楚王全家抄斩,并将杨老将军诛了三族,我们三人逃出来后一路躲藏,这次上当家的船,也是想躲到番外,虽非我们三人本意,但是,假玉玺的确是我三人所为,小将军要是要报仇,我等也不会.”

    “楚王是圣上的弟弟,娶的王妃是王贵妃的姐姐,不过王妃早逝,而且没有孩子,那杨家可是我们大周朝顶顶有名的忠烈之家啊,黑水关那边,全靠杨家儿郎守卫,去年杨家被全家抄斩,说是和大辽通敌,谁信啊!”看到凌清羽疑问的目光,郑喜立刻靠近她解疑。

    “诛了三族?那这个杨昭?”凌清羽小声的问道。

    “我是义父的养子,”杨昭代替郑喜回答道:“我父亲是义父的下属,在十年前的黑水关一战中战死,义父收养了我。”

    “难道是那个有玉面修罗之名的杀将?!”丁冬挤过来,兴奋的道:“小杨将军,真的是你?听说你十四岁上战场,首站就歼敌三千人,在黑水关三年,杀的那帮辽人和西夏人闻风丧胆!”

    “是啊是啊!小杨将军,去年听说杨家满门被斩,你也受到牵连,丁老大还说,要想法子去救你,只是我们在泉州,也不知道你的下落。”几个水手都挤过来,七嘴八舌的道。

    “老杨将军的亲子,都已经战死,抄斩的,其实是满门妇孺,”跟着杨昭的少年低声道:“那时我们在黑水关刚刚大胜,却被唤回白沟,将我们就地解甲收押,审讯也没有,就直接发配泉州了。当时兄弟们刚从战场下来,个个身上都带着伤,有些重伤的兄弟,路上就去了。”

    众人一阵沉默,然后那些水手都开始骂起来:“我就知道那姓王的不是好人!”

    “他们把住了广州市舶司,我们那么辛苦跑次海,回来就要被克扣了大半去,连那些番船都骂他们是吸血鬼。”

    “奸佞误国啊!那王家就是大奸臣!”

    “大周能打仗的不是被他们杀害就是陷害,这以后谁去守卫边疆?!”

    “这个,说实话,我觉得一个后妃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这种事情,只怕是那个圣上的意思哦。”听着众人愤怒的声讨王家,凌清羽淡淡的道:“再是小姨子,那楚王也没笨到听她话去做玉玺,这种事情如果没有最上面的那个人首肯,一个亲王,一个戌边大将,怎么可能覆灭的这么快,只怕一个是功高震主,一个是威胁皇位吧。”

    凌清羽轻轻淡淡的道来,却不知在别人心中如何的惊涛骇浪。她摇了摇手,道:“咱们现在先别管这些事情,首先是咱们要同心协力的活下去,既然这两位是巧夺天工绝世无双的周先生黄先生,那必然能修好风神号了!拜托两位了!”

    “不敢当不敢当,”黄荆周潭连连回礼,道:“一切听当家的。只是,这里木材倒是齐全,只是铁钉那些,如何来呢?”

    这倒是个难题,凌清羽不觉手指轻敲地面,然后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今日大家先休息,明天再说。”

    虽然这么一日都是在拼命逃命中度过,众人还是听从凌清羽的,从灌木丛里开辟出一小块干地出来,吃了些椰子,便都倒头睡了。

    拍了拍底下硬实的土地,凌清羽很满意,如果是在沙地上,明天如果又睡过头,只怕又在海水里,现在又没有换洗衣服,身上就算脏得她自己都嫌弃自己,也不可能像那些男人一样脱了直接下海洗澡。

    女人果然是比较倒霉啊,凌清羽唯一觉得欣慰的就是,风暴之前,她的月事刚刚过去。

    “当家的。”黄荆和周潭凑到了凌清羽身边,脸上带着些兴奋和犹豫。

    “怎样?想到法子了?”凌清羽忙坐直身子,吃了那蛇血和蛇丹,她的精神居然特别旺盛,要是往常,爬了这么久的山,又这样奔逃回来,早就成一团软泥了。

    “我们合计了下,这里到处都是好木头,重新造艘船都没有问题,这样,可以拆了原来的风神号,用风神号上的铁钉配件,”黄荆搓着手道。他是巧夺天工的巧手,最擅长的是木工活,以前为了技能,也在泉州的船厂做过,这次三人逃到泉州,便也是躲在一个小船厂,他因为手痒,还乔装去风神号那里打过几天工,风神号的制作,他心里也有数,对于这个女娃子提出的一些设想,吴大没办法做到,他其实是很想试验试验的,只是因为自己的逃亡身份,无法冒头而已,现在有这么个机会,而这满山都是最顶级的木材,说不兴奋那是假的。

    周潭瞪了他一眼,补充道:“不过这边的地方实在太小,不适合造船,倒是那边那个海湾地方够大,可以先搭建个码头,然后从这边拆了风神号搬过去。”

    两人说完后,都以期待的眼神热烈的看着凌清羽,凌清羽过了半响才反应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意思是让我去赶走那些蜥蜴?”

    两人都点点头,眼神更加热烈了,这当家的连那么巨大的蛇王都可以杀死,巨兽又算什么呢。

    “时候不早了,明天再说,先休息吧。”无语了一会,凌清羽道。

    海上的日出,向来是非常令人感动的,那旭日从海岸线上升起,天边便染的火红,然后颜色逐渐变化,渲染开一片绚丽的景色。

    但是凌清羽很怨念,谁在睡得死猪一样熟睡状态下,被人扛上了悬崖,然后又拍脸拍醒,都不会因为看到这么美丽的景色而感动的。

    “要不,我给你免费杀一百人吧,你别这么看着我了,”燕三难得好脾气的道:“你快想想,怎么把那个四脚畜生弄倒,给我报仇!”

    燕三是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醒来的,醒来后发现自己又倒在了原来的沙滩上,而其他的人都睡在灌木丛里,当然,他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那个巨兽居然暗算了他!这让他的心胸里冒起了熊熊烈火,但是,那个巨兽显然不在他的常识中,但这没有关系,有一个对这边的动物如数家珍的凌清羽在,所以,燕三想都没想的,悄悄摸到凌清羽身边,扛起了凌清羽,小心翼翼的越过其他人,跑到了小悬崖上,然后看着下面的海湾磨了会牙,尽量放轻了手劲的把凌清羽拍醒。

    凌清羽很无语,看样子,为了救这个武力值最高的,虽然不靠谱,但是在这个靠武力生存的野外却是必须的人,石方那家伙给他灌了太多的蛇血,所以他现在才能这么精神奕奕,两眼都冒着绿光,他昨天可是被蛇咬的厉害,而且因为一直昏迷,昨天也水米没进。

    巨型蜥蜴其实并不是很好斗的物种,但是,这种蜥蜴身型巨大,跑的贼快,而且口气还带毒,您老已经把它们惹毛了,只怕已经上了他们的黑名单了,而且只怕还连带着,只要两只脚的,它们都不待见,你不是天下第一的刺客嘛?这种时候,你应该大展神威,将那些蜥蜴给清剿干净,为什么要我去啊!

    凌清羽的眼神实在太鄙视,让燕三不觉挠挠头道:“要杀它也容易,不过那么漂亮的小家伙只怕就这么一只了,所以能驯服了,放你家看院子,也不错啊。”

    你家才用科莫多蜥蜴看院子!

    凌清羽打了个哈欠,道:“我没法子,你等路遥他们都醒了,再一起去抓吧,”想想,又道:“这么多大男人,你为啥就为难我一个小女子呢?”

    燕三偏着头,真的思考了一下,非常严肃的道:“说实话,你真的不是男人嘛?”你看你,在船上的时候,满船的男人打赤膊,你也可以面不红心不跳的招摇而过,深更半夜的,还去抓人家活春宫现场,抢食物的时候比狼还狠,当然,救人的时候也够冷静,但是,这些怎么都不是一个以前养在深闺的小姑娘能做出来的事情吧!

    燕三眼神又在凌清羽那开始丰满的身体上浮游了一下,心道:谁把你当女人谁是猪。

    凌清羽咬着牙,脑中开始验算,她如果甩他巴掌,或者把他推下去,或者揣他下体的各种招式,但是验算的结果都是,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挡回来。武力值根本不在一个维度上,暴力又怎么可取。

    凌清羽深吸一口气,放松放松,就当这人说的话都是放屁!

    凌清羽的深呼吸惊动了睡在她怀里的小云豹,小云豹迷糊着眼睛爬了出来,没注意到那两个对鸡眼的人类,艳丽的朝阳下,它一眼就看到了,正从巨大的石壁下面的洞穴爬出来的蜥蜴,然后毫不犹豫的从凌清羽的怀里跃下,四只小短腿飞快的跑了下去。

    “啊!小白!”凌清羽叫了一声,她的眼神自然看不到小云豹那么远,没有发现那些出洞的蜥蜴,只想着,这小云豹别跑丢了,于是追了上去。

    “那是什么?那么丑!”燕三嫌弃的道,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凌清羽已经追着那丑东西跑下了悬崖,对着海湾跑了过去,不觉暗爽,嘴上说不去,不还是去了,我燕三的影响力真是男女通吃啊。

    凌清羽吃了蛇丹后,身体已经利索很多,奔跑的速度也快上不知道多少倍,但是就算这样,她居然还是追不上小白那短小的四肢,凌清羽一边追一边表示很沮丧。

    她的沮丧还没有维系一分钟,就转为惊栗,因为她已经跑到可以清楚的看到一群巨型蜥蜴的位置,而且好死不死的,因为追着小白的惯性速度,她还在往那些蜥蜴冲去。

    “啊!”凌清羽的惊叫只出来半声就止住了,是被燕三的手捂住的,燕三一手提着她的衣领,一手捂着她的嘴巴,身轻如燕的往旁边一纵,躲在了一块巨石后面。

    然后,两人从岩石后面悄悄探出头去。

    “呜呜呜,”

    “哼哼哼”

    “呜呜呜呜呜呜”

    “哼哼哼哼哼哼”

    小白顿在那群蜥蜴面前,小小的身子,在那群巨兽面前如同蚂蚁一样,但是它高昂的头,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