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第12章 菊爆?虾米情况(一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小子长的还真好,我都快忍不住了。”

    “大哥,你快点,也让小弟上上。”

    细碎的声音,从后舱拐角处来,从茅房走出来,正抬头看着满天星空的凌清羽不觉一愣,望那边看了看,那是通往货舱的通道,那边有个外面不容易看到的死角,很少有人会到那边去。

    难道有人在那边干什么?凌清羽想了一下,准备装做没听见,这个船上都是男人,谁知道会是什么事情呢?

    “杨昭,我可想着你许久了,你不知道吧,你到军中第一日,我就想干你了。”

    “你想不到吧,你那时候处罚我们兄弟的时候,没想到最终会落到我们手里吧?”

    凌清羽有些暗恼,这夜色太安静,而自己的耳朵又够好,想了想,悄悄爬上楼舱,拉开燕三的门。

    燕三虽然晕船晕的厉害,但是警惕性却好,凌清羽刚把手探到他身边的剑鞘上,他就翻身坐起,压住了凌清羽,轻声道:“你又想拿我的剑干什么?!”

    “嘘,”凌清羽轻嘘一声,然后道:“你醒了最好,跟我来,等下我叫你动手,就动手,知道不?”

    “你叫我动手我就动手?”燕三斜着眼睛看她。

    “等到了婆罗洲,我带你去看猴子。”凌清羽道。

    “你上次拿我剑的时候也说看猴子。”燕三不满。

    “那去看鸟,不会飞的鸟,长翠羽的鸟,大嘴巴鸟。”凌清羽一口气道。她实在是没想到,路遥口中的天下第一刺客,居然是个动物爱好者,跟船出海,不是为了刺杀路遥他们,而是觉得自己武功已经到了顶端,人生没有追求了,然后在泉州听到有人说,番外有各种奇怪的动物和植物,如果有生之年能看到,也算不虚此生,然后产生共鸣,而上的船。凌清羽怀疑,他就是被人忽悠出来的。

    燕三数了数手指,不错,有三种,然后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走。”

    凌清羽和燕三,小心翼翼的走到那转角边上,主要是凌清羽小心翼翼,燕三连脚步声都没。

    凌清羽偷偷探出头去,只觉呼吸一紧。

    今夜天色正好,万里无云,满天星空星光闪烁,更有月色清辉从船铉边洒落,如同给那人披上一层朦胧月纱。

    那男人赤裸着身体,双手撑在舱壁上,头低垂着,身材修长,肌肉线条异常优美,虽然遍布伤痕,那肌肤上却似乎有一层光亮,在月色下有一种别样的美。

    另外那三人,就不能看了,一个扣着那男人的双手,一个蹲在那男人屁股下面摸来摸去,还有一个在旁边猴急的脱裤子,三人都长的高大,却是一脸猥亵的样子。

    扣着男人手的男人,一把推开在男人屁股上摸来摸去的男人,将自己的家伙对准,准备长驱直入。

    “陈二虎,你们说话算话?”那低垂着头的男人,发出了如同钢锯一样的声音。

    “自然算数,有了你,咱也看不上你那两手下。”陈二虎说完,猛力一顶。

    “嗯,”男人闷哼一声,却又把痛呼压了回去,只身上又冒了一层汗出来。

    “你带我来看春宫?”燕三不解的道:“我不喜欢干男人,下次带我看女人的。”

    凌清羽猛的回神,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啊,真丢脸啊!她刚刚居然觉得好心动!

    凌清羽收回心神,咳嗽一声,走了出去,问道:“大半夜的,你们在干吗?”

    那陈二虎刚插进去一点,正在努力中,突然听得人声,一惊之下那家伙便掉了出来,不觉恼怒回头,却看到是,那船上的女东家正靠在船铉,眼神冰冷的看着自己。

    我没穿衣服好吧!你一个大姑娘这么看着我?!陈二虎只觉自己那家伙又粗大些了,舔了舔舌头,笑道:“原来是凌当家,怎么?你也想来试试?”

    凌清羽没想到他这么大胆,然后转念一想,却是明白了,自己只是个十五岁的姑娘,那边却是三个已经发情的大汉,他们三个完全可以制服自己。

    “好大的胆子,这可是在船上,你也不怕我丢你们下海?!”在那种淫秽的眼光下,凌清羽就算有颗奔四啥都经历过钢筋水泥铸造的心,也不觉满心恼怒了。

    “呦,凌当家害羞了,这么晚了你不睡,不就是来找我们兄弟的,怎么?小姑娘半夜发情了?”三人都不觉笑了起来。这条船说是说这个女孩子的,但是谁会把一个小姑娘放在眼里,他们一起的有十来人,身上都是有本事的,他们前些天是因为晕船,体力没有恢复,今儿个体力有些恢复了,就打算先找杨昭过过瘾,然后就是要夺船了,夺了这条船,番外多的是地方去,听说番外是到处都是金银珠宝,他们走上几回,岂不是大富贵了。

    “你才多大?居然就想男人了?”燕三从凌清羽旁边踱了出来,鄙视的看了凌清羽一样,又指了指那三人,道:“就算找男人,这种货色你也看得上?我建议你还是找你的赘婿比较好,等上几日,他总能起身的。”

    陈二虎没想到还有人,他明明只听到了凌清羽一个人的脚步声,难道是别的水手?虽然不想杀有技术含量的水手,但是现在却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陈二虎低吼一声就扑了上去,另外两人也采取围合之势扑了上来。

    “丢海里!”燕三询问的眼神一扫过来,凌清羽立马道,然后自动的退后几步。

    陈二虎三兄弟在军中也算好手,不过这个好手是对于一般人或者普通高手而言,在燕三这里。

    燕三一脚踹下去一个,剑鞘扫下去一个,然后一拳揍在了陈二虎脸上打了他个满脸花后,丢下了海。

    “好了,”燕三嫌弃的甩了甩揍陈二虎的手,道:“我去睡觉了,天塌下来了都别喊我,听到没?!”

    “那这个人?”凌清羽指了指靠在舱壁上的赤裸男人。

    “关我什么事?我对男人没兴趣。”燕三打了个哈欠,走了。

    凌清羽思虑再三,终是没忍心,走到他面前,见他虽然依靠在舱壁上喘气,手上却抓着一根木棍,心中一动,道:“你刚才想救我?”

    这人一直没反抗,让他们随意羞辱,却在那三人扑向自己的时候,拿了旁边放着的木棍准备动手,想起那陈二虎说过的军中,又扫视了一遍他的身子,那身子虽然瘦,却显得精干有力,显然是经过充分锻炼的。

    男人的肌肤在凌清羽的扫视下染上了一层红色,费力的拿过旁边丢弃的衣服,男人挣扎着想站起来,满头的乱发扬了起来,露出后脖子一点银光。

    凌清羽以前帮他看过好几次后背的鞭伤,但是从来没注意过其他的地方,这时看到那银光,不觉抬手扶住了他,刚欲仔细看去,那男人却挣开了她的手,低声道:“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还授受不亲呢!凌清羽被气笑了,道:“你都被我看光了,还有啥不能授受不亲的,你别动,让我瞧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