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第8章 变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日子匆匆过了一个月,泉州已经进入夏季,天气也燥热起来。

    这一日,凌清羽没有去船厂,坐在树下的石墩上,研究郑喜拿回来的商品目录。

    这些日子,凌清羽隔三差五的到船厂看吴大他们修船,同时和吴大商量些细节,让郑喜在泉州联系商家,寻找带上船的货物。

    路遥的身体果然恢复的快,十日后,就已经开始主动的干活,凌清羽不让他和叶十一出去,但是家里的劈材挑水打扫,后来包括烧饭,都是他做了,虽然味道的确不咋地。

    “嗯,路遥,郑喜没买盐回来?”凌清羽一手拿着货单看,一手拿着筷子夹了菜道。

    你昨天不是说盐也是要钱买的,嫌我放多了盐?路遥瞪了凌清羽一样,却没有回话,自去提了水,冲洗院子。天气已经很热了,水浇上去后不多久,又会有热气冒出来。

    凌清羽也就随口念一句,她上辈子,学而不精的东西很多,唯独一样,是从一开始学就被所有人嫌弃的,那就是做饭,她可以把稀饭煮成锅巴,青菜炒成浆糊,鱼的外面焦黑里面却是生的。在她在父母面前,同学面前,男友面前,老公面前,的努力都被婉言夸奖后,她自己彻底放弃了做饭。

    所以虽然她有一个美食家的胃,知道美食应该怎么做,但是在没有选择的时候,只要有人做饭给她吃,她还是很感激的,因为再怎么样,都做的比她好。

    比起路遥,叶十一这些日子就过的很是舒服。凌清羽虽然不让他出门,却也不拘着他做什么,买了一些书和文房四宝给他,又专门买了个木桶要他练习闭气,从船厂回来后,帮路遥换好药,熬好药后,也会和他讲一些以前从来没听过的故事,凌清羽从来不问他到底是谁,仇人是谁,但是在晚上他做噩梦的时候,会抱着他睡,睡不着的话,就和他讨论如果能报仇的话,要怎么对待仇人,比如可以挖个大坑让仇人跳,又或者,让他在大街上裸奔,等等一般女儿家不会想的事情。

    当然,叶十一认为凌清羽绝对不是一般女孩子,否则,那个女孩子会在路遥都脸红得像煮熟的鸡蛋,而她还老神在在的脱路遥的衣服,搽身搽药。叶十一也在路遥的眼神指示下问过郑喜,郑喜是这么说的:“那能怎么办?我有事情,每天都累死了,你个小家伙能帮他换?再说了,你那天不是说过,要这小子给我家姑娘做赘婿?都赘婿了,又在乎那么多做什么?”

    其实叶十一不是很懂赘婿的意思,他当初那么说,也是因为听人家八卦的时候提起过,想如果脱衣服就是赘婿,那么凌清羽天天帮他洗澡,带他睡觉,早脱个精光了,那么他是不是也是赘婿了?只是,他很聪明的没有把自己的想法给人说过。

    凌清羽是根本不在乎,郑喜是懒得在乎,叶十一是不懂在乎,于是唯一一个非常在乎在乎的不得了的路遥就很悲剧了。有那么些天,他只要听到凌清羽的声音,就害怕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子会不满足于只帮自己脱衣服,而最终是吃干抹净。他提心吊胆了好些天后,才终于明白,这个女子,她是真不在乎,真没把自己当女人。

    “姐姐,我们什么时候能上船?”叶十一把吃完的碗筷收好,问道。

    “嗯,还要几天吧。”凌清羽翻了一页货单,随手把要买的货物和数量记在纸上,道:“要你练习闭气,你做了吗?”

    “我有练呢,现在能闭许久了。”叶十一高兴的道,他来自北方,一点水性都不识,凌清羽在知道他们两都是旱鸭子后,准备放弃带他们上船,结果,郑喜一句话改变了她的主意,郑喜说:“海船上,识不识水性有什么关系,掉下海里,都是个死。”

    凌清羽笑着摸了摸叶十一的头,以示奖励。然后整理好手上的单子,修船去掉三千两,办理出海许可证两千两,还要带些杂物和水手费用,那么剩下也就只够四千两买货了,这些钱就算是只挑最便宜的瓷器,也装不满一船,看样子要像郑喜说的,出租一些仓位出去。

    见凌清羽又开始用他看不懂的文字写写画画,路遥招手让叶十一过来,拎他进房,开始教他练功。

    凌清羽看了一眼路遥悄悄带上门,路遥好些后,就开始偷偷摸摸的教叶十一一些东西,凌清羽自己估计,应该是武功,说不好奇是假的,只是看路遥那忌讳莫深的样子,凌清羽选择了默许和无视,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没必要去太追究。

    收回眼光,却正好看见郑喜悄悄推开门进来,又回头探视一下,然后轻轻关上门,不觉好奇的看着他。

    “姑娘,”郑喜的脸色非常不好,一头的汗都顾不上,急匆匆的走到凌清羽面前,看了眼路遥的房间,附身低声道:“出事了。”

    凌清羽起身,和郑喜走到正房,关上门,方问:“何事?”

    “丁老大昨天夜里被人偷袭,受了伤。”郑喜抹了把汗道。

    “啊!?”凌清羽轻叫了声,又捂住嘴,低声焦急的道:“伤的如何,我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