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第6章 暂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船上的几日,是凌清羽穿越过来后最平静的日子。穿过来后,便是一连串的变故,让凌清羽应接不暇,母亲过世后,更是愤怒和悲伤填满胸口。虽然是穿越而来,但是这世的母亲和上世的母亲一模一样,又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在一起那些日子,母亲就算自己病重,也日日只想着如何让女儿好过,那种舔犊之情,早让凌清羽把两个母亲融合,视作亲母,结果因为自己的大意,居然让母亲被生生气死,凌清羽愤怒自责,满心只有报仇一念。

    一口气憋着,到现在坐在船上,凌清羽没有出过舱门,连饭食都是山药帮忙带过来,自己只静心思考,如何规划。

    这倒让山药更喜欢这个安静的小姑娘,要知道船上现在不光是自家老爷,还有大房的六公子,船上的丫头动心思的可不少,前两日,山药日日担心,这个小娘子有什么不妥当的举动,谁知这小娘子居然门都不出,让领了看管任务的她轻松许多。所以在凌清羽跟着郑喜从后舱小舢板上下船,并再次深施一礼后,道:“我家老爷,是新任的泉州市舶司长史,你以后,可来范府找我。”

    凌清羽谢道:“多谢山药姐姐,日后如有我能帮的上的,山药姐姐也尽管说。”又摸了个小银锞子,放入山药手里,挥挥手,跳下舢板而去。

    凌清羽手中拿着记事单子,一条条对完成事项,口中念道:“找一个小院安生,”抬头看了看所在的院子,院子不大,就三间正房,两间厢房,并一个杂物房和厨房,但院子里有棵大树,树冠如云让浓荫遮挡了大半院子的烈日,树下有一个石头桌子并四个石头墩子,院子西边角上还有口老井,地上铺的青石,整个院子小巧但是整洁清爽。

    凌清羽满意的点点头,在事项后面加上一百两,然后继续念道:“找寻风神号的所在,询问海运许可的申请办法,查询物价,找水手,购买货物,绘画航海图,嗯,这个做了。”

    将一张绢图铺在院子里的桌上,这张绢图,是她从动了海运心思就开始画起,根据多年跑帆船的经验,画上了世界地图,海岛,洋流,季风,并且勾画了经纬度,又把从郑喜那里探到的外藩港口名字,和自己记忆中的名字标注在上,因为怕被人窥伺,凌清羽标注的都是拼音或者简体字。

    凌清羽仔细的看着海图,想着,还有没有疏漏的地方,又想虽然是平行世界,也不知道地形啥的有没有改变,其他国家的分布是否一样。一点都没注意到,郑喜领了个人进来,并且已经在她身后站立许久。

    “这便是林大当家的航海图吗?”

    “啊!”背后突然响起阴深深的声音,凌清羽吓的一跳而起,将绢图一卷,(果然用绢而不是用纸就是好啊!)一边叫道:“何方贼人,我大哥马上就回来了,你最好马上缴械投降!”一边闪过桌子,这才看到身后,不,现在是对面,有一人,正用惊诧的表情瞪着自己。

    “姑娘,这位是以前风神号的船长,现在后山社船厂的丁老大。”一直站在丁步东后面的郑喜讪讪道。

    顶不动?凌清羽看着面前这个听郑喜说了一路的人,在郑喜口中,这人就是一上天入海无所不能,有情有义的伟汉子。可面前这人,身高不到170,上身和下身一样粗,一头灰白的头发杂乱的扎了个短髻,只那一双小眼倒是精光四射,让那看不出年纪的脸多了份神采。

    “丁老大啊,久仰久仰,”凌清羽习惯性的伸出手,又马上想起这个年代不兴握手,腰一弯,改成了福礼,只她礼还没福下去,手却被丁步东给抓住,还没来得及惊讶,手里的绢图就被拿走,然后铺在了桌上。

    “你可做舟师?”丁步东瞄了眼凌清羽,盯着海图,问道。

    “自然可。”凌清羽昂头,道。舟师,就是现代的领航员,凌清羽在现代上大学的时候,就参加了帆船组织,环球业余帆船大赛都参加过好几届,做的就是领航员。

    丁步东看着海图,却不觉皱了眉头,虽然林家慎的海图保护的很紧密,但是丁步东在一次远航风暴中,却见过林家慎的海图一次,远不及这个海图的详密,难道是林家慎后来又追加了部分?但是林家慎以前跑的船自己都跟过,这张海图上居然还有广大的林家慎的船根本没去过的地方。

    “你想修好风神号?”丁步东卷起海图,还给凌清羽,问道。

    “是,不光是修好风神号,我还想请丁老大再次跑船,”凌清羽停顿了下,脑中回过刚才丁步东看海图的神情,道:“丁老大以前见过我父亲的海图,应该知道,我的海图上,远有父亲都没去过的地方,不知道丁老大还有没有这个雄心?”

    凌清羽决定赌一把,那海图除了自己,其实其他人都看不懂,但是丁步东的神情却是能明白个大概,这个人,果然是老江湖,只是自己的父亲其实死的不明不白,而丁老大,在父亲出事前一年就隐退,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内情,但是目前,她想出海,能找到最好的帮手,也就是这个郑喜口中,有情有义,敢作敢为的丁步东了。

    “丫头,你知道你那大伯父为什么同意把风神号和船厂给你吗?”丁步东盯着凌清羽道,见凌清羽思虑了一下后,微微摇头,便道:“你跟我来,看看风神号。”

    泉州后山社,这里有泉州乃至全国最好的造船厂。而现在这个完全废弃,只有一些垃圾碎片的小造船厂里一个小小码头边停靠倾斜了一大半的大船,姑且,就叫它大船吧,主桅杆从中断成两半,船两侧各破了个大洞,隔舱板碎成了碎片,到处都是刀剑斧头等利器留下的痕迹。

    凌清羽不觉冷笑道:“果然是刀锋血雨的大风暴啊。”

    “风神号上,都是好手,都是林大当家的亲信,那次都集中在了风神号上,对方如果不是三倍以上的人手,也不可能将全船人杀个干净,丫头,”丁步东望了一眼凌清羽,淡声道:“林大小姐,你确定要重新跑海运?要修好这条船的钱,可以够你买上几百亩良田,找个好男人嫁了,岂不是更好?”

    “我原本也想安生度日,只是,对方连我母亲也不放过,只怕对我也不会有什么好心,”凌清羽望着风神号,脑中不觉想象出来那日夜里,风高浪大,那船上怎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