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第5章 出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凌清羽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虽然以前有看过清明上河图,已经遐想过,那现实的繁华,但是她仍然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了。

    沿着钱塘江边上,是一片繁忙的码头,江里船只往来,首尾相接,码头上脚夫上下卸货,又有各种摊贩,有卖吃的,也有卖杂货的。从码头上去,延伸出去是一片街坊,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又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专门经营,此外尚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业,应有尽有,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凌清羽已经摸清了现在所处的时代,这应该是个平行世界,历史在唐末拐了弯,赵匡胤没有黄袍加身,只是做了个国公,开国的乃是大周世宗柴荣,但是大周前期战乱不断,经世宗太宗两代三十年,终于将南方统一并且和大辽达成和平协议,又六十年太平盛世,开放海域,对工商业的限制也逐步放松,大周的经济一片繁荣。凌清羽比较了下自己所知,这基本上就是北宋吗,只是还是有些不同,北宋因为赵匡胤是黄袍加身,一向重文轻武,而且后面的皇帝也不靠谱,这个大周朝,武将的位置还是比较高,而皇帝,却是比北宋更不靠谱,北宋的皇帝喜文,而大周的皇帝喜欢奢侈品,特别是现在在位的熙文帝,好珠宝,香料,年年都要翻修宫殿,用的最上等的木头,金银玉器,数不胜数。弄的国库空虚,于是放开海运,以前只能在官府登记,有执照的船行,才能进行海外贸易,现在是,只要交纳一定数量的白银,就可以得到执照,只是不管什么船,回来的时候都必须交纳一定数量的香料珍宝。于是海运盛行,港口也变得繁荣无比。

    只是,凌清羽没想到是如此的繁荣。

    想起路上所听到的,北方大旱,南方水涝,这些年,一直是天灾不断,有些地方都起了流民。

    “姑娘,姑娘,”郑喜的唤声,让凌清羽回过神来,不觉自己轻笑一下,这大周就算已经千疮百孔,那也不是短期就会出问题的,现在最重要的是,积累自己的力量,然后去报仇。

    “我问过了,”郑喜跑到凌清羽面前,擦了把汗,道:“今儿就有船去泉州,本是一个大户包了船的,不过听说姑娘是女户,那家夫人发了善心,许我们搭船。”

    凌清羽颔首,郑喜,是郑妈妈的儿子,出来后一问,才知道,郑妈妈是母亲的陪嫁奶妈,母亲早就把他们一家的身契发还,大儿子郑东帮母亲管理着嫁妆铺子,小儿子郑喜就跟着父亲在船行跑腿。父亲年前,先遣了郑喜回吴县送信,才岔开了那场大难。

    凌清羽将父母合葬后,让郑妈妈和绿袖,留在了吴县,一是和郑东继续看着剩下的那两间铺子,一时看下林吴两家的动静,只带了郑喜去往泉州,那里还有父亲的风神号。

    凌清羽按了下胸口,从母亲梳妆盒里拿出来的银票,后来一数,居然有万两之数,凌清羽便一直放在胸前做的小袋里,从吴县出来,凌清羽其他东西都没带,随身所携带的,只有这万两银票和母亲死前吐血的帕子。

    那开往泉州的船,是条中等客船,凌清羽和郑喜从后舱的小跳板上了船,郑喜跟着水手去到水手舱,一个穿着黄色比肩的丫鬟,带凌清羽到了后舱的一个小房间,道:“要麻烦姑娘和我们挤一挤了。”

    “麻烦姐姐了,”凌清羽深施一礼,笑着道谢,她身着干净的青色衣裙,没有扎髻,而是把头发梳了条大辫子,簪了朵白色小绒花,她个子高,虽然身材丰腴,整个人看上去干净利索又健康,连笑容也憨憨的,让人欢喜。

    丫鬟心里觉得喜欢,不觉多说了几句,道:“我家夫人最是和善了,听王城家的说,你那仆从在找船,又说你是个孤女,自己独立开了女户,独挡门户,只说可怜见得,要不,一般人,那里上得了我们范家的船。”

    凌清羽不知道这范家如何厉害,只是笑道:“多亏得夫人善心,要麻烦姐姐帮我给夫人说,真是多谢了,如果可以,小女也想给夫人磕头道谢。”

    “那倒不用,我家夫人,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得,”

    “如此,那就麻烦姐姐帮我传达下小女的心意。”凌清羽拉过丫鬟的手,塞进去一锭银锞子。

    丫鬟掂了掂,估摸着有一两左右,不由笑的更加真心,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