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鸣鹰红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番茄为什么不用切的?不切的话,又怎么炒——算了,反正不是自己吃的。叶庭鹰拿着锅铲推着那三个番茄,那副认认真真的模样,唐逐雀真的看不过去了,索性眯眼睡觉。

    但往往,事与愿违,很快,叶庭鹰端着那盘番茄炒蛋过来,絮絮叨叨着,“胸小无脑,女人呢,要想皮肤好,真的要吃多点番茄,维生素丰富嘛,来,寡人喂你。”

    鸡蛋很显然炒过火了,而番茄没有切块,被大火熏得半生半熟,番茄皮上沾满了黄橙橙的蛋液,看上去,让人大倒胃口。

    这男人,之前没做过番茄炒蛋,也应该有吃过吧,肯定是故意戏弄的。唐逐雀很可怜,动弹不得,看着叶庭鹰强行把那些蛋液强行灌进嘴里,味蕾被彻底蹂.躏——

    叶庭鹰喂了三口后,看着她呆愣不动,饱含怒意的双眼,拍了拍后脑勺,“对啊,药性没过,吃不下,那你待会能动了再吃。胸小无脑,抓/奸的事,做得漂亮。寡人亲自下厨,也算犒赏你了,你待会洗洗碗筷,锅那些。我回房睡一会。”说完,踩着木屐,扑蹬扑噔,又往楼上去。

    原来,亲自下厨做这些见不得光的垃圾,是用来犒赏自己的,唐逐雀哭笑不得。她绝不需要这种犒赏,而需要钱,大量的资金,唐建想要进一步巩固实力,需要资金,需要接下更多像花苑世纪乐园这样的大型工程。

    顾诚那卑鄙小人不知下了多少分量的迷药,药性过后,唐逐雀的身体回过劲来已是晚上八点多,三点不到下机,也就是说,她足足木头了五个多小时。

    顾诚,这笔帐,我会好好记住!

    ****

    车上,叶庭鹰不知是不是午睡时做了什么噩梦,一直在跟古东然讨论,梦见血淋淋的杀人现场,梦见一具尸体被鲜血染红,一个孩子被绳索勒死,两只眼睛睁开——这些有没什么预兆。

    古东然笑着解梦:总裁您梦见的这些,都是大吉之兆,预兆着集团生意的事,自己想做的事都会一帆风顺!还有,血,一般代表生理上的性/欲需要,这个得要总裁夫人才能帮忙——

    看着一问一应的两个男人,唐逐雀撇撇嘴:或许是因为叶博宏的影响,叶庭鹰这男人确实有点迷信,他细数梦境,问话的样子很严肃,一点也不像开玩笑。而古东然,对解梦好像很有研究,絮絮叨叨,一路上,还解释了好多类似的梦境。

    因为顾着答话,车速慢了点,近十点,他们才回到叶宅。大厅里,两个女佣迎上来,低声,恭敬问道,“少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客厅的地板,拖得光滑可鉴,发亮得都可以当镜子使用。如果穿着细跟鞋的话,走在上面,可能会摔个四脚朝天。白色的四排真皮沙发,统一换上红色的沙发垫,雪白中的鲜红,很显眼。周围的七八个水晶花瓶里,都插/上了鲜艳欲滴的红玫瑰,空气里还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小桃,你们按照之前的数量,提前去订好黑玫瑰,芷玥她明天大清早就到家。花园里,那些不开花的花盆,全部撤换——”叶庭鹰沉声吩咐几句后,才回到自己的卧房。

    叶芷玥要回来了,所以,那些女佣们才这么紧张。唐逐雀闷不作声,跟着他径直回房。这些天,她倒越来越像叶庭鹰的跟班了。

    她那次提出离婚,叶博宏病发,心脏不好,前些天便去了黎民医院住院观察,至今还未回来。十点半之后,除了值班的两个女佣,便没了什么谈话声,叶宅四周,稍显空寂。

    站在落地窗前,这边的窗户正好可以看见叶庭鹰的那个巨型车库。初来叶宅那天,瞥见车库里,起码有二十辆的名贵跑车,而叶庭鹰,却总是开着那辆黄色蝙蝠,其余那些跑车,买来做甚么用处,太浪费了。

    叶庭鹰那男人,含着金汤勺长大,完全不懂得物尽其用的道理!

    唐逐雀躺在床上,隔壁房间又传来了低沉舒缓的歌声,熟悉的男歌声——他听的歌似乎也就这么一首——《shape.of.my.heart》,不过,这首歌,确实美妙好听。

    叮铃铃的手机铃声突然掩盖了模糊的低沉歌声,来电显示是:白若玫。

    唐逐雀接过。

    “大家明天出来见个面,好吗?我有些事想和你谈谈,是关于哥失踪的。”白若玫问道,语气带着请求。

    自从白若玫,苏温泽两人突然由兄妹升级为情/人,两个女人之间,已没了正常交流的必要。唐逐雀本想拒绝,但听她说起有关苏温泽失踪的事,下意识想知道,回道,“你现在说,明天我可能没时间。”

    明天,叶芷玥回来了,她应该在叶宅呆着。

    “电话里不方便,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我在哥的房间找到一些东西,可能跟他失踪有关。

    你来趟我们家,可以吗?那些东西我不敢拿出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