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棠三少请吃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宝盛洋行的刘总经理恭敬的请棠威进办公司,棠威却在盆栽一旁站住了不动。

    不远处,蔺晗正跟陈寒润道别。

    陈寒润握着她的手说话,已经送到门口,偏还讲了十多分钟的话。

    二人吃这一顿饭,都对对方有好感。

    从棠威的角度看,陈寒润不知道说了什么,蔺晗抿着嘴笑,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眉目动人。

    刘总经理有着胖胖的肚子,笑的十分和气,他能在德国犹太人的洋行里做到一地区的总负责人,自有他的过人之处。棠威盯着那个两个女郎看,他这边退后几步低声问身边的人:“那个年轻女子是谁?”

    这下属正好是第一次面试蔺晗的王经理,同样低声告知刘总经理:“刚准备聘用的女秘书,今天过来介绍下业务并待遇,还要过阵子才上任。”

    刘总经理点头,看着蔺晗走了,棠威回神了,将人请入办公室。一边笑呵呵玩笑道:“行里新招了一个秘书,三少可是看上了?”

    又不是熟人,也不是同龄人,还不是圈内人,棠威不至于跟刘总经理聊女人。他一笑不答,直接将手里的文件“啪”一声扔在沙发前的茶几上,道:“刘总经理做的好买卖,便宜占尽了。”

    刘总经理道:“岂敢岂敢,跟三少您谈生意,我已经报了最低的价……”

    棠威冷笑,“别跟我打官腔,我也不是生意人,不来这一套。直话告诉你,这军船的生意不止你宝盛洋行想做,齐峰洋行,利是洋行,润红洋行可都想要做。”

    刘总经理闻言,额上出了冷汗。“三少您有何不满意,什么都可以商量,我们宝盛洋行造的船牢固,用的都是我们自己从大东北运过来的木材,那润红,齐峰最是无耻,您是外行不晓得,我可知道他们造船邬里的黑勾当……”

    棠威打断他,“他们今天敢给我们军船偷工,明天就叫他们滚出北地。”眼神冷冷的,口气傲慢极了。

    刘总经理赔笑,“企划可以再改,价格也商量,您息怒。”他拿出手绢擦汗,心里直骂娘。

    有枪的是大爷,这帮人不比前清好那样好说话买外国人的帐。他刘爷跟前清谈生意时,还不用这般装孙子。

    这世道,呸!

    棠威站起身,边慢悠悠踱步到窗口,边道:“那等你改好我们再谈,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以后,这买卖不定就是谁家的。”

    他用眼睛在街道上巡视一番,见到那个脑海中的身影刚好绕过马路,心中一动,马上回头,长腿大步往门口而去。临出门时道:“还是老规矩,别上棠府,电话到我的私人公馆。”

    言毕,人已经消失。

    刘总经理目瞪口呆,这……这就谈完了?

    他还没用话探出三少心中的底价。

    这,这叫他怎么跟德国大老板回话。

    *****

    从宝盛洋行出来的蔺晗心情放飞,走路轻盈。

    没有真正找到工作之前的都纯属幻想,现在落实其中一份了,她有一种自己真正能在这个社会立足的安心感,以及骄傲感。

    被她娘念叨了近十年的“赔钱货”,下次她娘再念叨这话,她能挺直腰杆反驳了。

    虽然她花了家里一些钱,可是真正赚钱也就比大姐二姐晚几年而已,但是工资更高。

    这个时候,要是有好朋友能分享喜悦就好了。

    可惜没有手机,不然打一个电话约朋友出来吃饭。

    等正式工作了,她可以跟娘要求把租出去的房子收回来给她住,她给同样的房租费。来这个时代后,她还没有享受过单人间的待遇呢。小时候三个姐妹一起,长大一些后大姐住一间,她还是跟二姐一起。等二姐出嫁,她怀疑她娘会让表姐跟她一间,把小杂物间收拾收拾出租。

    好在现在她快工作了,可以改善生活质量。

    俗话说福祸相依,蔺晗好好的走路,突然一个人撞上来,将她的手袋用力抢了过去,然后飞跑过去。

    蔺晗摔在地上,一下子懵了。等反应过来,她嘴里叫:“抢劫……”

    她的声音淹没在电车“呜呜”声,汽车喇叭“轰轰”声,还有沿街喊“新江日报,新江日报,一毛一份……”卖报童声中去。附近瞧见的路人十分淡漠,也有几个人停下脚步看她几眼,还有一个人指指方向说:“小贼往那边巷子去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