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闲话棠三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蔺晗跟她大姐借了一条素花格子旗袍,是她大姐少女时候穿过的,但是保存的很好,看着还有七八成新。

    她跟方雯路上约好了一起叫一辆胶皮车。因着方雯家离内城更近,蔺晗换好衣服带上礼物并染了香风的贺信坐有轨电车去与方雯碰头,二人再坐胶皮车去四季春。

    四季春大门口灯火通明,粉墙两边看得见的就停了二三十辆汽车,更多的胶皮车放了人下来就退到后面沿街巷子边,免得挡了汽车的道。

    入门就有穿着西装燕尾服的招待员和接引员登记来客和接收礼物。

    大厅里放着轻音乐,舞池里已经有人在跳舞了,蔺晗和方雯位子上坐定,跟同来的几个女同学谈起话来。这厅里摆了九桌子,其中一桌是学里的教务人员,五桌是女同学们的位子,剩下三桌是吴茜外面的朋友,男多女少,年纪从二十出头到四十多留胡子的都有。

    没多久吴茜挽着潘少出现了。与学校见到时候的模样大大不一样,她肌肤雪白,耳朵上挂了一串长长的红翡珠子,直垂到肩膀上,没入了华丽的印度红短斗篷间去。斗篷下是豹纹连身裙,曲线毕露,一大截大腿并小腿光溜溜的,蹬了一双牛皮鞋。真仿佛电影明星一般时髦艳丽。

    最前面桌子有年轻的男子笑着叫,“寿星来了。”

    吴茜给大家道谢,又谦辞今日招待的不周,大家万万见谅。

    其实晚上的菜色十分出众,中间又有魔术节目助兴,又有小跳舞厅,爱交际会跳舞的年轻男女们只愁时间过的太快。

    教务人员和很多女同学是吃了饭看了魔术就告辞。蔺晗和许怜娇也有走的意思,只是方雯犹犹豫豫的,说要不再呆一会儿,这样大家就移到了另一边小厅里吃西点喝汽水并谈天。

    吴茜和潘少跳舞出了一身薄汗,离开舞池也到小厅中休息,就坐在蔺晗她们附近的沙发上。

    吴茜粉腮晕红,媚眼含情,依靠在沙发上,潘少手肘撑着沙发靠背,二人喁喁私语,不时笑出声。

    蔺晗坐的最近,大概听得到“等这派对完了,要不要再去赶一场舞会?”“今晚上睡小公馆别走了。”“你们男人就爱占便宜。”“我们男人出力,你们女人叫两声,到底是谁占便宜了?”等语,还伴随着吃吃的娇笑。

    她不由低下头去,心下不由尴尬,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自然。

    这是很有意思的是,当众*的当事人都不介意被人观看,可是看的人却反倒为之害臊。

    很多人说起民国,会谈到晚清吃福寿膏的堕落,官员的*贪污,军阀的霸权,平民生活的困苦,还有进步人士的慷慨激昂舍身为国,但是对这个时代某一部分人的开放性观念都认识不深。

    就蔺晗自己的认识,发现各色报纸的副刊都有刊登□□言情书籍,若是不入流的小报,更是什么都敢写。有钱人,文人,交际场上的人,交际花,戏子,舞女等等都是极为开放的。

    可若是走出北平上海等大都市,那些普通的小镇农村,又留有十足十的封建社会保守风气。

    蔺晗家这种大城市小市民阶层的恰恰处于中间阶层,吸收了一些西方先进开放的风气影响,可是有保留了封建传统的思想。如蔺叶茂支持女儿多出去认识人,但是绝对不会允许她婚前做出影响名声的事。

    蔺晗学里的女学生,大部分人羡慕吴茜一掷千金,也没几个真敢如她一般走上交际场,今日这般跳一场舞已经是大胆,再多的就不能够了。等过了今日,明天就又开始乖乖的上学,找工作,或者嫁人,过平凡的日子。日后回想起来,她们还要用良家妇女的身份来鄙夷吴茜。

    当然,那是前提建立在吴茜一直混交际场,没嫁人。若是嫁了个好人家,别管是正房还是姨太太,这些女同学都不会再有什么优越感去评价吴茜。

    潘少这边注意到了蔺晗,笑着问:“蔺小姐怎么不去跳舞?”

    蔺晗略局促,道:“不是很会跳舞,就不上去惹人取笑了。”

    潘少夸张道:“谁会取笑这么美丽的一位小姐,你便是上去跳的完全不成样子,估摸还有人会说蔺小姐跳的有意思,我们余人都不及也。”

    潘少表情丰富,天然会逗人,便是蔺晗对他心有偏见,不由也露齿笑了。

    吴茜一手靠着潘少的肩膀,吃吃笑了,“蔺小姐可听出来了?潘少想请你跳舞,你肯是不肯呢?”

    潘少桃花眼亮晶晶的看着蔺晗。

    蔺晗有些吃不消,这二人明明这样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