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那个是病,得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宁远这句话一出口,那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和戴着眼镜的中年人都是一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宁远,大脑瞬间是一片空白。

    “月经不调?”

    两人都上下打量着宁远,想看看面前这位青年是不是刚刚从精神病院出来的,中年人一个大男人月经不调,这......这简直是最滑稽的语言。

    当然,中年人也怀疑宁远这是骂他,可是即便是骂人,他听过骂别人更年期的,说月经不调,还真是第一次,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生气。

    哪位少妇愣过之后,竟然捂着嘴“噗嗤”一声笑了,笑的是花枝乱颤,若不是估计中年人就在边上,估计她也不用捂嘴,早就笑出声来。

    中年人原本还有些微微的生气,被少妇这么一笑,自己也乐了,原本不耐烦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笑意,强忍着看向宁远道:“好了,资料表你也不用填了,回去吧。”

    中年人这句话,可以说意思是非常的明显,要是其他的应聘者前来,此时绝对会耷拉着脑袋,中年人这明显就是不打算录用嘛。

    奈何宁远此时却有些呆愣愣的,认真的看了中年人一眼,点了点头道:“嗯,那好,那我就先回了,等你们通知,还有,您那个月经失调,真的很严重。”

    “去吧,去吧。”看到宁远一副认真的表情,中年人再次挥了挥手,就像是赶苍蝇一样,都懒得和宁远废话了,他已经肯定的认为,这个青年,绝对是从那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好,再见。”宁远点了点头,转身就向外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了哪位少妇一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低声道:“您也要注意,阳痿早泄是病,要治,药不能停。”

    说完这句话,他才迈着步子,迅速的消失在了门口,不见了踪影,而教务处办公室里面的中年人和少妇两人再次一愣,然后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之后是无奈的叹息。

    宁远出了教务处,已经走到了校门口,教务处里面的两人还在时不时的乐着,突然,正在笑的中年人猛然间脸色一僵,嘴唇哆嗦了两下,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低头仔细看起了桌面上的东西,不过这一次他看上去认真,却目光涣散,明显心不在焉。

    中年人安静之后,还有些发笑的少妇也猛然间停止了笑声,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整理文件的中年人,脸色也变得有些精彩,原本哄笑的教务处办公室,瞬间变得静悄悄的,只传出两人的呼吸声。

    很显然,经过这么一会儿,两人都回过神来了,琢磨出了宁远话中的意思,教务处就他们两人,宁远却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对着中年人说的,说中年人月经不调,这自然让人啼笑皆非,一个大男人来月经,这不是扯淡吗?

    但是结合宁远临走的时候再次说出的一句话,说少妇阳痿早泄,这就让人纳闷了,一开始两人都只顾着乐了,根本没多想,这笑着笑着,中年人才回过神来,他自己不正是阳痿早泄吗?

    当然,少妇此时也回过味来了,她正是月经不调啊。

    这一下,两人可是谁也笑不出来了,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细细一想,却越想越是心惊啊。

    再回想宁远走的时候,那一句阳痿早泄,说的是欲言又止,期期艾艾,正是有些不想挑明,这种事不正是很隐晦的吗?

    只是,两人纳闷的是,宁远为什么不直接对着他们本人说,而是要转移目标,难道是为了给他们留些面子,又要显示出自己的本事。

    最后,还是中年人首先叹了口气,抬起头道:“小孙,看看那个小子的资料表,有没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

    中年人的情况比起少妇,那自然是严重了不少,虽说他已经五十了,这什么什么泻的已经意义不大了,但是他总归是男人不是,之前是没办法,也只能那样了,眼下遇到了一位能一眼看破的,岂不是证明他这个情况还有希望治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