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一鸣惊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急诊病房内,二蛋挥汗如雨,如果不能一口气让小孩“复活”的话,再来一次就很困难了。当汪院长问二蛋是不是需要一个助手的时候,二蛋说不需要,因为他知道没人能帮得上忙。是个中医大都会针灸,可是能用真气针灸的好像不多吧!

    小孩的家属站在病房外焦急的等待着,等待着奇迹的发生。这个小孩的名字和二蛋的有点相似,叫蛋蛋,说起来都是两个蛋。蛋蛋的爸爸叫丁典,在江东汽车城开了好几家汽车4S店,除此之外还是一家大型超市的老板,年轻有为,妈妈叫刘兰兰,在银行工作。丁典让媳妇到医生那看看,吊几瓶水,千万别把身体累垮了,可是刘兰兰坚决不同意,非得亲眼看到儿子醒来才行。丁典也没办法,搀扶着妻子等在病房外面。

    汪院长把医院的儿科骨干医生组织起来,组成一个专家组,组长他这个院长亲自担任,副组长是蛋蛋的主治医师王权,就是那个被蛋蛋家人打得头破血流的那位。专家组针对蛋蛋的病情在会议室内激烈的讨论着,错误出在哪里,现在又该怎么做。很快讨论就有了结果,王权的诊断没有错,蛋蛋发高烧,身上出现红色皮疹,这是常见的小儿急诊,用药也没有错,应小孩家人要求,全都是最好的药。

    王权把用的药一一列举出来,都没问题,都是治疗小儿急诊的特效药。不过其中有一款引起了汪满江的注意,这是一款米国进口的小儿药物,药监局刚批准没多久,这种药非常的贵,一般家庭用不起。用药和买衣服不一样,买衣服贵的就是好的,可是用药要对症下药,还要考虑到个人体质,即使是特效药也有可能起到反作用。

    汪院长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结论还要最后分析才能得出。

    真气源源不断的通过银针输入小孩的体内,坏死的经脉一个个的被打通。小孩的呼吸慢慢变得正常,心跳也开始恢复跳动了,只是眼睛还没睁开,仍处于昏迷状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两个小时之后蛋蛋睁开了眼。

    “妈妈!”小蛋蛋睁开眼的第一句话。

    二蛋会心的笑了,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医生的伟大。二蛋打开急诊室的门,把蛋蛋抱了出来,小家伙“妈妈、妈妈”叫个不停。现在蛋蛋还没有痊愈,但已经没有大碍了,高烧差不多退了,就连身上的皮疹也消失了不少。

    刘兰兰把蛋蛋抱在怀里面,泣不成声,“蛋蛋,我的小蛋蛋,妈妈在这,没事就好。”

    “蛋蛋?”二蛋一阵失神,小的时候奶奶也有这么叫过自己,看来自己和这个小孩挺有缘分的啊。

    蛋蛋一家人扑通跪在二蛋面前,二蛋可就傻眼了,不带这样的啊,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

    “你们快起来,再这样可就折煞我了啊。”二蛋先把蛋蛋的爷爷奶奶扶起来,被老人跪着是要折寿的,二蛋可不想英年早逝,“都快起来吧,你们要再这样我可就跑掉了啊,吓我一跳都。”

    “你救了我们一家啊。”蛋蛋的爷爷握住二蛋的手说道,“你就是我们丁家的再生父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明明是救了蛋蛋一个怎么又成了救了一家人呢?不过二蛋用脑袋想一想就明白了,小蛋蛋牵动着的可是全家人的心啊。

    “老爷子,你千万别这么说,作为一个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只是尽了本职而已。”其实二蛋不知道没有执照在国内是不能行医的。而蛋蛋的家人此刻还不知道救了蛋蛋的神医是个连执照都没有的医生充其量是个江湖土郎中。

    蛋蛋的爸爸丁典可不含糊,当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道:“神医,这个你一定要收下,密码是六个八,里面也没多少钱,就五百多万。”

    “大兄弟,你这是让我犯错啊,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二蛋百般推脱,最后翻脸了丁典才把银行卡收回去。

    这时候汪院长带着的专家组赶来了,二蛋让刘兰兰把蛋蛋交给他们,蛋蛋身体还很虚弱,仍需要在医院观察几天,吃药吊水是少不了的。蛋蛋的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被允许进入进诊室,但是要保持安静,医生要对蛋蛋全面检查。丁典并没有进入急诊室因为神医二蛋还站在外面呢。

    “还不知道神医怎么称呼呢?”丁典问道。

    “额,艹。”二蛋突然想起来还没和院长见面呢,眼见着都快中午了。连丁典的话都没回,直接奔向八楼,电梯太慢,咱走楼梯。

    丁典捉摸着怎么也得报答把儿子从死神手里救活的神医,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丁典拨打了一个电话,道:“小王,把店里的一辆法拉利F430开到市第一医院来,车头挂一朵大红花,还有,做一面大的锦旗,内容我等会发到你手机里,再买一盘五千响的鞭炮。速度越快越好。”

    一辆法拉利换儿子的一条命,值!

    汪院长正在急诊室全面检查小蛋蛋的身体呢,二蛋扑了个空。不过汪院长的助理在,问二蛋有没有预约,二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