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发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蒋嬷嬷来不及平息喘息,焦急的道:“才刚老太太就说乏累了要午歇,我与春草伺候着在临窗的围子床躺下,老太太吩咐我去办些事儿,是春草留在一旁守着。谁知这小蹄子见老太太睡熟了去换个衣裳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哎呦喂,您这不是害人吗!自个儿是摘干净了,可不管别人的死活?

    春草欲哭无泪,她一泡尿的功夫老太太就丢了,这责任岂是她能担的起的?

    “净房又不远,我原就是想快些回去给老太太打扇的,谁知道一进门发现围子床空着,以为老太太是走开了,可里外都找过了,竟不见人。”春草跌坐在地,呜呜咽咽哭了起来:“老太太若有个闪失可怎么好啊!”

    内宅丢了主子,真正追究起来随同伺候的丫鬟婆子哪一个能好过?春草如此一哭,蒋嬷嬷等人也都人人自危,焦急的脸色惨白。

    宋氏拧着眉,当即道:“先莫惊慌,说不准老太太是在园子里走动走动也未可知,蒋嬷嬷,你立即分派人往各处去寻,春草去带上几个人,将府里前、后、侧门都查看一遍,瞧瞧是否有人见老太太出去,还有,二门和后院里也仔细问问……这事儿瞒不住老太爷了,须得让他知晓,蒋嬷嬷是老太太身边的老人,还是你去给老太爷回个话。”

    什么,让她去?

    那么多人可以使唤,做什么偏要点选她啊!大夫人这是看她不顺眼要害她!

    蒋嬷嬷最了解老太太与老太爷的感情。当年老太太选择了老太爷实为下嫁,老太爷多年来对妻子存着歉疚,觉得娶了她实则亏欠她良多,要么能那样纵容了她一辈子?别看年纪大了,老太太依旧是老太爷的心尖尖,平日里淡淡的,实则却是关心的。

    如今人好端端在内宅里却丢了,老太爷万一动了怒,拿锯子刻刀神马的往她身上招呼,她受得住么!

    “大夫人,我……”

    蒋嬷嬷刚要推辞,宋氏就拉住了她的手,重重的握了握,用“我看好你”的眼神望着她:“蒋嬷嬷是老太太身边最得力的人,我年轻,见识又少,等闲遇上事儿就已经晕头转向,还要多仰仗你。”

    高帽子戴上,蒋嬷嬷再推辞就是不识抬举,亲切奉承的言语又叫她受用,也不好直言拒绝了,只能更恭敬的还礼:“大夫人抬举了。老奴这就去办。”说着回头吩咐人去。

    众人都各自退下,宋氏快步回了东跨院。

    一进院门,却见傅萦坐在廊下的醉翁椅上,却不是像往常那般舒适的斜靠,而是正襟危坐,神色凝重的拧着眉,傅薏则在一旁低声劝道:“……七妹妹先别焦急,说不得祖母是去散步了呢。”

    “祖母好排场,散步必定会带着人,再者说这会子日头还毒呢,祖母又哪里会去散步?”傅萦摇头,双手都出了汗。

    她想不到,不过是说了一会儿话,人就立马丢了!

    其实早在傅敏初问她遗书的内容时,她就有心想试试周围是否有人跟踪监视她。只不过对傅敏初,她愿意去相信他,是以前思后想并未舍得用他做实验。

    而今日却不同。

    先是赵子澜突兀的交浅言深,后有老太太素日里对长房诸多不起。面对这样的“试验品”,她就下得去手了。

    她不过是特意与老太太处顺口胡扯几句,谁料想老太太果真不见了!

    原主的“自尽”必定与遗书的内容有关。如今老太太问了她遗书的内容人随后不见踪迹。足以证明当日原主保不齐是被人灭口了,而且身边监视她的人就像空气一样,渗透的极为隐秘细致。

    一想到自己的一言一行一直在某个人的注目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