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世全部之恶】的行为无疑惹恼了参加圣杯战争的各方,在Ruler的斡旋下,Master一致决定要铲除掉他。就这样,现存的Servant从冬木市的各个地方开始往圆藏山柳洞寺下面的龙洞那里汇聚。

    笼罩整个冬木市的大结界仍在继续运行,阎魔爱没有解除,【此世全部之恶】也没有刻意破除掉它,继续让它影响着冬木市生活着人类,看他们发狂厮杀。而他自己,则是在不断的抽取魔法阵的魔力,竭力以第三者的方式夺取“大圣杯”的所有权。

    这不同于之前从内而外的污染,而是从外耳内的夺取,所以就算非常了解“大圣杯”机能的【此世全部之恶】也必须得花费一段工夫才能功成。而这段时间,正是Servant们打败他的时限。

    一旦让他夺取到了“大圣杯”的所有权,能够实现愿望的“大圣杯”就将成为他向全世界诉诸暴力和毁灭的帮凶。到时候,Servant们许愿的机会失掉是小事,由他引起的对现世的破坏才是最恐怖的!

    不过好在,这一次来阻止他的Servant都不是省油的灯。

    行为、言语虽然很偏激,但内心却十分喜欢人民的吉尔伽美什,只为求死的斯卡哈、求战的冲田总司,凛然的骑士王阿尔托莉雅,战无不胜的军神之剑,天主教的圣人、圣女......此世全部之恶要是玩阴的说不定还有一点胜算,可要是正面与这些Servant硬杠,那他的下场会如何,可想而知。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

    尽管彼此之间各有摩擦,甚至在进攻的时候出现了互相斗殴的局面,Servant们仍是成功打到了柳洞寺附近。最终,面对已经夺取了“大圣杯”控制权,准备许下愿望给全世界带来毁灭的时候,天主教的圣女义不容辞地做出了牺牲。

    圣女贞德舍身换取的红莲之火以灼烧的方式将正在扭曲的“大圣杯”灼烧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之后,加强版的誓约胜利之剑成功灭杀掉【此世全部之恶】,吉尔伽美什破除掉了整个大结界。

    至此,圣杯战争中的动乱告一段落。

    没了【此世全部之恶】的捣乱,也没了Ruler的监督,Servant随后的战斗更见激烈,战斗程度比之前更甚。后续的战斗打下来,Servant死亡的速度简直是目不暇接,到了最后,除去卫宫士郎的蓝Saber、Caster和莫君的樱Saber以外,其他的英灵全都回了英灵殿。不过不知道是不是Saber职介的Servant全都自带“推倒”的被动光环,莫君那混蛋居然和樱Saber凑到一起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斯卡哈是和库丘林在一对一的决斗中互相戳中对方的心脏而同归于尽的。至于吉尔伽美什,她遇到了不知道是谁召唤出来的Lancer职介的恩奇都,借了Caster的匕首就捅了她一下,然后......她们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不过这一切零观都没太放在心上,早已经悄悄脱离黑泥的他回到了S学区,一面陪着青子,一面专心恢复力量。同时,他闲着没事也找了阿赖耶和盖亚,以他出力建立来往九大行星的通道为代价,换取到英灵殿内的英灵可以在S学区,以及现世之外的其他境界中现身的承诺。

    一时之间,大结界内热闹的超乎人类想象。

    今天关羽战秦雄,明天织田信长带着军队和秦始皇互殴,隔天就是十字军打上奥林匹斯山......这些英灵都想着征服别的英雄,爆发出来的战斗热潮简直出乎零观预料。除了那些不喜欢纷乱生活的英灵以外,所有英灵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证明着自己的存在,肆意挥洒着又一次的生命。

    对于零观而言,圣杯战争中最令他难过的一点就是Ruler选择了舍生取义,而最令他想不到的一点就是卫宫士郎居然还有一个妹妹。没错,那个他在公园里碰到的小女孩居然就是卫宫士郎的亲妹妹。

    当初第四次圣杯战争后期,零观虽然在新都区域设置了驱人结界,也吓跑了很多居民,但还是有不少人被之后的战火波及。卫宫士郎当时的妹妹在慌乱中走失,父母和他在找寻的途中遇难,而士郎的妹妹则是被吉尔伽美什解放了真名的宝具划开的空间裂缝吸走,机缘巧合的到了另一个世界。

    零观认真的想了好久,才隐约想起当时的确有一个身影被气浪卷进了空间裂缝,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就是卫宫士郎的亲妹妹。

    到了另一个世界之后,这个小女孩被那里的伊利亚一家领养,然后又和伊利亚一起当上了魔法少女,直到这一次圣杯战争将要开始的时候,她在伊利亚等人的帮助下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一心一意的要把唯一的亲人抢回来。

    至此,卫宫士郎算是陷入麻烦无穷的日常生活中了。

    另一边,零观的生活就轻松的多了。

    恢复力量的过程进行的非常顺利,闲暇的时候就和青子或者爱尔奎特造造人,满世界的旅游,再不然就是借助【宇光盘】的力量去其他世界玩耍,日子过得要多爽有多爽,要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

    当力量完全恢复的时候,零观这段过程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和青子、爱尔奎特搞出了两条人命,两辈子加起来总算是当上了爸爸的职位。这两个孩子一个继承了爱尔奎特真祖之王的血脉,一个继承了青子魔法使的血脉,从小就有超凡的天资,潜力更是堪称无穷,名副其实的S学区两霸!

    和乐融融的过了几年幸福生活之后,零观终于准备去找那个女人问个清楚了。

    ..................

    身躯在无限的世界中穿行无阻,无尽的时空风暴丝毫无法阻止他的前进,零观以超出人类想象的姿态和速度移动着。

    零观这一次没有使用宇光盘的能力穿行世界,而是【理之座】主人的身份在无限的时间中穿行。对于已经恢复了全部能力并且还因此更上一层楼的他而言,这点时间简单的就跟正常人喝水一样。

    恢复了能力之后的他,交代完那边的事情,立即就来这里找寻答案了。

    眨眼间,他就已经来到《问题儿童都来自异世界》的世界之外,只要穿过那层薄薄的境界线,就能见到那个使用“磁场转动”力量的男人,和有能力对之前的“理之座”进行无声无息干涉的女人了。

    就在零观准备穿过境界线时,一股奇怪的讯息突然自虚空中出现,善意邀请的意味立即传入到他心中。

    “已经感觉到我的到来了吗?!”零观毫不惊讶地看了一下四周,施展能力,径直往这股讯息所在的方位穿行。

    眨眼间,零观来到一片广袤无限的区域之内。

    看清这片广袤区域的情况,零观心中顿时一惊:“这是......!?”

    只见,这片广袤的空间一片光明,仿佛最核心处有巨大的光源在散发着光芒一样。除此之外,空间内没有任何生命。零观凝目探查,视线里没有任何活动的东西,却在境界线上看到了好些古怪的图画。

    原本以零观现在的境界,无论是何种图画、亦或者再如何内容深奥的图画都能瞬间明悟其中的奥妙以及想要传达的东西。但是很奇怪,这些印在境界线的图画他一点也看不懂,只能模模糊糊的隐约看清一点晃动的身影。

    境界线中的图画上有着一个个模糊的声音,有的好像是人类,但却有着人类不具备部位,比如角、翅膀之类的;有的又仿佛是兽类,但却并不只是零观印象中的生物,更像是把好些生物的部分拼接了一样;有的则是像飞禽,但是却有并非零观已知的各种生飞禽......总而言之,一眼看去,零观硬是没看到自己熟知的身影。

    再仔细一看,这些身影并不是固定着的,而是仿佛影片一样的活动着,紧盯着一副图画看的话,甚至能隐约看到它正在做着某样事情,就仿佛是在生活着一样。一眼望去,境界线上那数不清数量的身影都在流动着,演变着,没有一时一刻是停止不动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零观心中的惊讶浓郁的无与伦比,以他此时的境界居然完全弄不懂这些图画的意义,太不可思议了!

    “觉得理解不了吗?”

    就在零观诧异的打量着这些图画和这片空间时,空荡荡的空间里突然出现了一道女性的声音,紧接着,两个人影凭空出现在零观眼前。在他们出声现身之前,零观竟是一丁点的感觉都没有。

    更令他觉得难以平静的是,这个女性声音主人的长相。

    女性声音的主人身边站着一个男人,他的样子零观看的很清楚,正是当初用“磁场转动”力量与他进行肉搏战的家伙。现在,这个家伙正一脸不爽的看着零观,似乎准备再跟他来一场战斗似的。

    至于女性声音的主人的长相,零观根本看不清楚。不仅仅是看不清楚对方的容貌,零观甚至连对方的穿着打扮都看不清楚,双眼望去,只能看到一个身影站在那里,隐隐约约的,仿佛隔着浓浓的雾气一样。

    如果不是对方的声线柔媚而婉约,零观甚至都不能断定对方是男是女——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完全恢复了“理之座”主人的身份,并且还更进一步之后,零观现在已经找不到能够制衡他的力量者。可是现在,对方不主动自己居然连对方的身影和容貌看不清,那对方的实力到底强大到什么概念了?!!

    “你终于来了,时间比我想象中的要短一些呢。”柔媚的声线再次响起,零观感觉到对方正看着自己。

    零观心中带着戒备,疑惑道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魔咒》那么熟悉?还很关照我?你与《魔咒》有很深的关系吧。”

    女性轻轻的笑了:“呵呵呵,慢慢来,慢慢来。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呢。而且你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我该先回答哪一个呢?”

    零观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下来:“就最后一个问题吧,你说。”

    “我的确与《魔咒》有很深的关系。因为......《魔咒》本来就是我的作品。”女性不紧不慢的说道,“不仅仅是《魔咒》,你掌握的另一个道具‘宇光盘’也是我的作品。是我放在你生活的那个世界里的。”

    零观愕然:“你为什么做?因为我......”

    “你觉得你有那么大的面子吗?!”叫做李林的家伙一脸不爽的说道,“你只不过是刚好走了狗屎运拿到了那两件东西而已!”

    零观没理会他的无理,只是等待着女性的回答。

    女性笑着说道:“李林的话虽然难听了一点,道理却是一样的。你的确是走运的拿到了它们而已。《魔咒》和‘宇光盘’是我随便扔到这片空间之外的,回落到哪个世界、哪个人手里我都无所谓,自然也就没有特地为了谁而做的这么一说了。”

    这个回答有点出乎零观的预料,但整体而言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所以他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了好玩?”

    女性直爽的回道:“差不多。”

    “......”

    “你一定以为我很无聊对不对?”

    零观不自觉的点点头。

    “你会这么想也情有可原。”女性身影点了一下脑袋,然后接着说道,“既然让你进入到了这里,我就索性和你聊点很少有......嗯,‘神’知道的东西吧。”说到那个字眼的时候,女性的语气多了一丝玩味,零观也听了出来,似乎她对“神”这个字眼很不以为然。

    “该从哪里说呢......”女性的声音的带着一丝思索,然后她很快的说道,“好了,就从上一个时代说吧。”

    零观心中一动,上一个时代?

    女性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还只是一个在谁也谁不清楚的状态下成长的大陆,这个大陆广袤无边,物产丰厚。彼时,一个王国统治了整个大陆,创造出一个人神魔妖共存的奇妙世界。”

    零观静静地听着。

    “那时的神魔妖鬼之类的存在,只要领悟了‘禅心’,就可以望穿未来,洞彻过去,拥有强横无匹的力量,近乎无所不能。顺带一提,现在的你距离他们的境界还有老远一段距离呢。”女性拿零观的境界做了一个标准,然后惋惜的说:“但即便如此,他们仍是无法摆脱一个烦恼,那就是莫比乌斯之环。”

    “莫比乌斯之环?那是什么东西?”零观诧异,比自己厉害那么多还摆脱不了那个东西,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莫比乌斯之环,即使无限轮回之境界。那个唯一的世界一直在莫比乌斯之环的影响下进行着诞生→成长→毁灭→诞生......这样的无限循环。而且每一次的循环,世界的发展轨迹都是一模一样。”

    “这——!?”零观惊呼一声。

    “看来你想到了什么。没错,那些拥有‘禅心’的存在可以跳过莫比乌斯之环的影响,就算世界毁灭也能在下一个轮回中循环,直到永远。但是,他们背负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一次又一次的死在他们面前。就算他们有着移山倒海、毁天灭地的能力,也无法保护住该死的人不死。”

    女性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悲伤,零观完全理解她话语里的情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