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章 松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想出去?”

    江衡走近几步,他才骑马过来,嗓子被风灌得沙哑低沉,英俊的眉峰低低压起,深邃的五官比平常显得峻肃。

    将军在他手中不安分地叫了几声,被他用大手抚了抚头顶。它伸长脖子想要咬他,他便娴熟地固定住它的脖子,小家伙哀哀叫了两声,总算肯老实了。

    陶嫤看着将军在他手里毫无威力,顿时有种心虚之感,好像她的那点小心思都被他看穿了。她惴惴不安地上前两步,从他手里接过小豹子,据实以禀:“我刚才来的路上看到一只小松鼠,它被我们的马车吓住了,果子掉了一地,我想去看看它现在如何。”

    两旁的侍从见魏王过来,早已退到两旁,识趣地松开拦着陶嫤的手臂,对江衡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江衡路上被一些琐事耽搁了,目下心情不大好,一想到进园里还要面对皇帝的盘问,登时更加烦躁。

    能清净一时是一时,他现在正好想去外头走走,便对陶嫤道:“过来吧,我带去你找它。”

    陶嫤喜出望外,“真的吗?”

    江衡被问得发笑,“本王从不说谎。”

    小姑娘双眸程亮,好似夜里那弯明月,她展颜一笑,明亮生辉。

    有的人笑时便有这样的感染力,好似大千世界都跟着亮堂起来,让人忍俊不禁。连两边的侍从都看怔了,她浑然不觉,走到江衡跟前兴致勃勃道:“那我们快走吧!天一会儿就黑了,我们得赶在天黑之前回来。”

    否则阿娘和外公要担心的,她不想惊动了他们。

    江衡转开视线,“走了。”

    路上陶嫤能明显察觉到江衡的心情不好,虽然他们接触不多,但是以前相处的时候,他总会照顾她的脚步和安危。目下他只顾着自己往前走,很快就把她甩开一大截,等到他站在一棵高大的松树下时,陶嫤还在后面慢吞吞地走着。

    寒光扶着她走得小心翼翼,在她耳边小声嘀咕:“魏王走这么快做什么……”

    陶嫤也很纳闷,不过她没问出口,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她还经常跟阿爹阿娘闹脾气呢,这太正常了。不过转念一想,江衡生气的样子还真是少见,也不知道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能把和蔼可亲的他惹怒了?

    早在他们出院子的时候,将军便跳到雪地上,它许久没到外面来过,撒了欢似的在周围跳来跳去。身姿矫健,一会儿绕着陶嫤大圈儿,一会儿爬到那边的石头上,怎么都不肯老实。

    *

    很快走到那颗松树下,陶嫤快走两步,果见地上还残留着小松鼠掉下的果子。

    这个胆小鬼,被他们吓到现在都不敢出来。

    陶嫤拾起地上的果子,仰头朝树洞看了看,“它怎么还不拿回去?”

    江衡见她把果子都拾了起来,用绢帕兜在一起,禁不住笑问:“你莫非要把这些带回去?”

    陶嫤罕见地红了红脸,她才没有那么贪吃呢。

    “我想放在一起,等它下来的时候就能拿回去了。”说着便要跑到树底下,把一兜果子放下去。

    还没上前,被江衡唤住:“等等。”

    她疑惑的回头,白嫩嫩的小脸泛出薄红,“怎么了?”

    江衡招呼她回去,表情有些古怪,“我有办法把果子送上去。”

    他有办法?

    可是这树很高,陶嫤仰起脖子观望,他难道要爬上去不成?

    事实证明她想错了,江衡拿过她那兜松果,向后退出十几步远,拿出一个外壳坚硬的果子。只见他举起长臂,轻轻一挥,半空中一道影子迅速地滑过,嗖地一声,那枚果子便精准无比地投进了树洞中。

    陶嫤脸上的笑意霎时僵住,这就是所谓的……把果子送上去?

    难以想象里头的小松鼠是何反应。

    这还不够,他把果子一个个拿出来,再一个个扔进树洞中,没有一个出现偏差。

    就在陶嫤觉得小松鼠都要被吓死了的时候,他总算停手了,把绢帕递还给她:“回去吧。”

    再一看天上,红霞万丈,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

    回去的路上,陶嫤总算知道他不是陪自己出来的,他只是为了发泄而已。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烦心事,跟往常判若两人。

    *

    陶嫤偷偷从后面打量他,奈何她太低了,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坚毅的下巴和冷峻的眉峰,使他给人的感觉更加可怕。

    陶嫤更加不敢靠近他。

    回到永旭圆之后,将军还没玩痛快,待在门口死活不肯进去。在门外来来回回跑了两趟,总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