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章 遗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陶临沅自知理亏,毫无怨言,从头到尾只有一句话:“我只想见岁岁一面。”

    话刚说完,正堂响起一声冷笑。

    他的态度彻底惹恼了五舅舅,殷镇沛把手里的茶杯狠狠掷到地上,站起来便准备教训他,“你当岁岁是什么?生气便和离,高兴便想见,趁我没对你动手之前,趁早滚蛋!”

    殷镇沛是几个兄弟中最冲动的一个,信奉一切事情都能用拳头解决。当陶临沅出现在楚国公府时他便想揍他,能忍到现在实属不易。

    陶嫤进来时正好看到这一幕,忙上前拦住他:“五舅舅,不要打我阿爹!”

    她这个爹虽然混蛋,但到底真的疼爱她,他跟阿娘之间是一回事,眼睁睁地看着他挨打又是另一回事。

    陶嫤拼命踮起脚尖,用两只小手包住殷镇沛的拳头,仰起小脸可怜巴巴地恳求:“别打我阿爹好不好?”

    殷家另外几兄弟担心老五的拳头伤了她,老四慌忙把她拉到一边,“叫叫别怕,你五舅舅就是吓唬吓唬他。”

    陶嫤不信,一脸希冀地看向殷镇沛。

    殷镇沛起初是真想狠狠揍陶临沅一顿,但没想到中途会杀出个小叫叫,在她期盼的目光下慢慢放下拳头,立即换成一张慈祥柔和的脸,“你四舅舅说的没错。”说完转向陶临沅,恶狠狠地威胁了句:“快滚,国公府不欢迎你!”

    老头儿殷如一早就被几个兄弟请回去休息了,他患有心疾,不能长时间逗留这儿,否则肯定会被陶临沅气得发病。是以堂屋只剩下他们五兄弟和陶临沅,若不是陶嫤赶来,估计很可能把他大卸八块。

    然而陶临沅非但一动不动,反而掀开袍裾,屈膝跪在他们面前:“请兄长让我见岁岁一面。”

    他头微垂,神情坚决,端是见不到殷岁晴不肯罢休的姿态。

    *

    这几天他在家里想了很多,从他们成亲到现在,一步一步究竟走了多少弯路。

    造成今天的结果,全是他自作自受。又或者说是他太过糊涂,至今才醒悟对她的感情。

    他们也曾恩爱过,只不过时间太短,短得几乎记不清楚。现在回想起来,几乎都是他们争辩不休的画面,他从没好好疼爱过她,也没承诺过她什么,只有在她提出要和离的时候,他十分痛快地点了头。

    目下想起来,恨不得拔了当初的舌头。

    现在他们和离了,他连见她一面都难。他想看看她过得如何,想问问她是否真忘了他,可是却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难道只有他在后悔?

    这才几天,她已经要准备另嫁他人了。那个人身份比他尊贵,地位更是显赫,日后会不会还对她很好?

    只要一想到那场面,他便心口窒闷,嫉恨痛苦。

    明明前不久还是他陶临沅的妻子,何时便成了瑜郡王未来的正妃?

    *

    陶嫤看着他跪下,心中百般滋味,说不上来的难受。

    阿娘不会见他的,他这就是何必?

    他这么做,只会让几个舅舅更厌恶他而已。

    才刚这么想,殷镇沛便扬声唤来侍从,毫不留情道:“把他赶出去!”

    门外两名侍从面面相觑,面露为难,不知是否真该动手。陶嫤哪能真让他们赶走阿爹,毕竟他是来接她回家的,于是上前扶起陶临沅:“阿爹,咱们走吧,阿娘不会见你的。”

    陶临沅抬头,定定地瞧着她,好像她是唯一的希望:“她跟你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虽然不忍,但陶嫤选择实话实说,想让他早点清醒,“阿娘跟我说过,她从不后悔跟你和离,你这又是做什么?快起来啊……”

    她拽了半天没拽动,陶临沅身形僵硬地跪在地上,脑子里都是陶嫤那句话。

    她从不后悔。

    所以说,只有他一个人迟迟不能放下,多么可笑。

    或许是嫌他受的刺激不够,方才殷家老大殷镇清派去的丫鬟回来了,走入正堂清楚地回禀:“回大爷,六姑娘说不见。”

    陶临沅一晃,撑在地上的双手紧握成拳。

    殷镇清听罢点点头,让她下去,对底下的陶临沅道:“听见了吗?不是我不让你见,而是岁岁不想见你。”

    他顿了顿,“你走吧。”

    这已是他们最大的宽容,若不是顾念着两家的颜面,几个兄弟都恨不得将他打得满地找牙。殷岁晴及笄之年嫁入陶府,如今过去十六年,竟落得一个和离的下场。

    岁岁哪点配不上他?这门亲事本就是陶家高攀了,彼时是看在陶松然跟楚国公交情深厚的份上,才会让殷岁晴嫁给陶临沅。这小子不懂得珍惜就算了,还糟蹋他们的宝贝妹妹。

    他以为岁岁没了他,就活不下去吗?想得倒美,既然和离了,便没有再要回去的道理。他们一定会再给殷岁晴找一门好亲事,活活气死他。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