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见面不相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看起来对我的球员布兰科很感兴趣。需要我帮你问他要到他的电话号码吗?”

    加西亚的那句话实在是吓到伊蕾了,这让她猛地一回头,力量大到连脸上的墨镜都要歪了。于是伊蕾连忙把墨镜扶正,这就在受到惊吓后一本正经地说道:“您可别这么说,我只是……只是……”

    在加西亚的微笑注视下,伊蕾窘迫得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把这句话编下去。她曾经在布兰科转会巴萨之后绞尽脑汁地去理解对方的战术理念以及思维习惯,并帮助布兰科去了解那些,让他明白要怎样才能够尽快在加西亚的战术体系下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有一点是伊蕾十分自信的,那就是布兰科对于加西亚的战术以及这个人的理解绝没有她的深。

    也正是因为这样,伊蕾十分明白加西亚对于一句话究竟是真话还是谎言究竟有多强的分辨能力。她可不认为自己的那种拙劣的谎言会能够骗得过加西亚,于是就只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最终只能干巴巴地说道:

    “好吧,我只能告诉您,我对您的球员布兰科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加西亚对此不置可否,笑了笑,然后问道:“能不能请您帮我问一下弗兰德先生?我们很想在今天下午的比赛开始前提前一个半小时去到球场。不知道球场方面是不是能够安排出时间。”

    “当然可以!您请稍等一下!”

    说着,伊蕾这就把加西亚的话翻译成了德语说给德累斯顿迪纳摩队的工作人员听。对方立即表示他这就联系俱乐部,看看能不能紧急安排出可以给巴萨训练用的球场。

    这之后,伊蕾似乎就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沉默中。因为担心被什么人给认出来,因此戴着墨镜的她只是在那里安安静静地坐着,很少自己主动说话。不过,能够听到一旁的加西亚和他的助理教练讨论他们的新赛季战术以及不同位置上的人员安排还是一件让她感到受益匪浅的事。

    只不过,离开足坛的中心这一是非地已经一年多的她发现这支豪门俱乐部的球员已经和她所知道的又有了些许的变化。为了能够听明白加西亚和他的助理教练之间的战术讨论,伊蕾拿出手机打开网络,搜索起了那些她所不熟悉的人名,起码了解一下他们在球场上司职的位置以及技术特点。

    也就是在伊蕾聚精会神地思考起了加西亚所说的那几套他打算在季前的热身赛上一个一个地试验过去的阵型以及配套的战术时,起身从行李架上拿出自己公文包的加西亚看到了伊蕾手机上开的网页以及若有所思的样子。就这样,观察力极强的加西亚似乎得出了一个让他觉得很有趣的结论。

    “你在听我们的战术讨论?”

    听到加西亚所问出的这句话,他的助理教练也感到十分意外,笑着看向伊蕾,用眼神问她是这样吗。

    尽管加西亚和他的助理教练在问出这样的问题时是带着微笑的,可伊蕾心里却是如临大敌。她很担心自己被对方当成不知道是哪支同级别球队派来探查情况的“卧底”。毕竟,许多教练在这方面都是很有忌讳的。各种让人哭笑不得的间谍与反间谍战在足坛真的已经是层出不穷屡见不鲜的了,英超球队甚至还有被竞争对手派遥控小飞机飞进训练场投拍训练画面的先例在。于是她连忙解释道:

    “十分抱歉,我的确在听您和您的助理教练先生之间的谈话。我、我在捷克的第四级别业余足球联赛兼职做教练。所以在遇到您这样的世界名帅在和教练组的成员讨论战术的时候,我会有些没能控制住自己……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我这样的行为可能并不礼貌。”

    “你是说,你是一名足球教练?”

    在伊蕾说出自己是一名足球教练之前,加西亚看向伊蕾的眼神只是普通的,看待路人的目光。看起来礼貌且亲切,可实际上他根本不会在和你说完话之后还记得你的名字。可直到伊蕾说出她在捷克做足球教练的这一事实之后,他在和伊蕾说话的态度才变得完全不同。

    伊蕾:“我只是……一名业余的足球教练。”

    加西亚:“为什么要这么强调业余联赛?很多世界级的球员就是从低级别的联赛一级一级地踢上来的。就像你刚刚一直在看的布兰科。他就是一名从丙级联赛踢上来的球员。非常好的拖后中场,对于场上节奏的把握极强,出色的大局观。非常好用。有时候我会很喜欢启用从低级别联赛踢出来的球员。这样的球员通常都明白自己一刻都不能松懈,有更强的进取心以及紧迫感,并且更懂得如何在高强度的对抗下保护自己。我一直都相信能够从那种近乎残酷的联赛中脱颖而出的球员通常都能够应对任何挑战。”

    说完了那些话的加西亚随后又十分绅士地说道:“我和我助理教练之间的谈话你可以听,不用为此而感到失礼。但我不喜欢被人打断。”

    那样的话让伊蕾感到受宠若惊,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此时提醒过她一句“不喜欢被打断”的加西亚已经和他的助理再一次地就中场球员的配置上进行起了讨论,于是伊蕾再顾不上其它地仔细听了起来,生怕漏掉任何一句话。

    她曾从布兰科的复述中听过很多次路易斯加西亚的战术策略,甚至在对这位战术天才有了一定的了解后抓出过好几次布兰科在复述对方话语时的错处。可那到底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那年她才只有23岁,距离现在已经有六年那么遥远了。

    六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也足够让那名刚刚接任巴萨主帅的职务后就有了惊艳表现的法国籍主帅沉淀下来,在豪门球队主帅的位置上变得更为睿智。

    于是伊蕾再不去注意布兰科,心里也不会继续那种矛盾的挣扎,既担心被对方认出来并因此而引发一系列的糟心事,又觉得都这么近地打过照面了,那个混球居然就因为她比六年前胖了三十斤还剪了个短发就认不出她来了这实在是真的有够滑稽。

    在那之后,伊蕾开始专心听起了加西亚和他的助理之间的谈话,用心捕捉每一个和足球有关的词汇。虽然说,模仿加西亚在七年前所使用的阵地战给她在布拉格梅特奥的首秀上带来了灾难性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