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熊孩子遭袭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真的,不知道吗?”

    仿佛像是溺水多时的人在急流中看到一块浮木,正拼命地游过去想抓住最后一丝希望。

    鹤云端详着一脸认真的鸣人,微微一怔,似乎有些动容,垂下头轻声问:“你真的想知道吗?”

    不光光是鸣人愣住了,其他人也定定地看着鹤云,等着她的答案。

    “啊,想。”鸣人规规矩矩地盘腿坐好,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

    众人都屏气凝神。

    鹤云上半身突然猛的前倾到鸣人面前,鸣人下意识地往后一倒,画面看起来宛如眼泛盈盈绿光的饿狼扑食般,她舔舔嘴唇,含笑看着已经石化的少年:“亲一下就告诉你怎么样?”

    “哎——?!”

    鸣人的瞳孔因为惊讶而放至最大,接着骤然缩小,倒抽一口冷气:“亲亲亲亲一下?你不是认真的吧?”

    鹤云笑笑,依旧这么看着鸣人,用行动给了他答案。

    鸣人看了看一旁震惊得已经说不出话的众人,又看看小樱,好半天才恢复语言能力,万分郑重地说:“鹤云桑,我,我们大家都把佐助当做重要同伴,不管怎样我都要把佐助带回来。你……

    话还没说完,面前的少女已经跟他拉开了距离,肩膀激烈地颤抖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鹤云捧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人仰马翻,“早就跟你说过我不知道了……哈哈哈……你怎么还会信这个……”

    见此情景,除了雏田暗自拍拍胸脯松了一口气外,另外两个都不厚道地捂着嘴辛苦地憋着笑。

    完全忘记了刚才他们自己也当真来着。

    鸣人的神色由诧异渐渐转变为恼怒,又不知被耍的火气能朝哪儿发,最后只能背过身生闷气。

    鹤云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花,缓了缓气,没什么诚意地抱歉道:“不好意思鸣人,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耍你的啦……”

    结果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于是干脆拿起竹筒,跑离众人的视线。

    “我去打点水。”

    溪水宛如一条蜿蜒盘踞的丝带,倒映着洁白的云清澈得可以见底,小鱼三两成群地聚集在一块地方,流淌的声音如同轻拨琴弦般清脆悦耳。

    鹤云蹲下身,把竹筒灌满了水,身后是枝叶茂盛的树林。

    没有急着跑回去,她小心翼翼地把竹筒别在腰间,突然间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跟了一路,可以出来了吧。”

    语毕,两道人影不出所料地慢慢从树林里走出来。

    “鹤云桑好眼力。”

    少女转过身,笑如春风,亲切地打招呼:“树云叔叔,志云叔叔,好久不见。”

    仿佛真的是多年不见的亲友般。

    其中一个面色看上去略和善的中年人尴尬地朝鹤云点了点头:“鹤云,好久不见,你长大了。”

    “托您的福啊树云叔叔。那么找我有什么事吗?”

    “族长他……”

    “少跟她废话!” 另一个人打断了同伴的话,威胁般地拿出苦无做出进攻的姿势,恶狠狠地盯着鹤云,“你跟不跟我们回去?”

    鹤云有些头痛地摸摸额头,叹了一口气,语气间满是无奈:“志云叔叔,五年前这个问题我就给过你们答案了,我是不会……”

    话还未说完,她再也讲不下去一个字了,浓稠的鲜血从脖间汹涌而出,甚至来不及摸一摸刺破喉咙的苦无,像是被剪断了提线的木偶般颓然倒了下去,周围散发着血液浓烈的腥味。

    “志云!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一族的,从小看着鹤云长大,你怎么下的了手!”

    “哼,族长下过命令,如果带不回来,那就杀了。”

    鞍马一族强大到被那么多人觊觎的血继,如果不能为族内效力,那干脆毁灭吧,至少不能让外族人得到。

    “可是,毕竟……”鞍马树云不忍地看了倒在血泊中的鹤云,还想说些什么,最终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唉……走吧。”

    两个人刚刚转身,立刻感觉一股凉意从身体内渗出,脚还未落地,便诡异地停止了动作。

    “小心,别动哦。”

    他们不能再往前一步。

    不能再往前一步是因为,两把锋利地苦无抵在他们的喉头,散发着幽幽的冷光。

    鞍马鹤云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你不是……”鞍马志云诧异之下,用眼角的余光往后瞟。

    哪还有人倒在地上,有的不过是一块插着苦无的木块罢了,被摆了一道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