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卫景阳回到屋内简单的洗漱后,换了一身衣服就跟着师兄一起去见王妃,平日里瑞王爷和王妃似乎都有不少事情忙,加上长子并不在京中,儿媳妇也跟着长子出去了,二儿子也带着媳妇去养身子,三儿子至今也没有遇到个对眼的,自从孩子们都长大后,就不在让孩子去早晚请安。

    韩锐带着卫景阳走进内堂,瑞王妃就安坐在上首的位置,见到韩锐和卫景阳后,就指着两人坐在边上,卫景阳一看这架势,也不是要找他算账的人,因为对面就坐着他姐姐,他这段时间没有在家中,如今瞧着姐姐的起色比以前好,连身上穿的衣裳和首饰都是极好的,和以前的不一样,大约都是王妃给置办的。

    若是王妃真个因为那件事情怪他,就不会对姐姐这般好,王妃不针对他,卫景阳心里算是松了口气,他并不想师兄夹在中间难做人。

    韩锐坐下后询问道:“母妃是有什么事情,着急让孩儿过来。”

    瑞王府上上下下打量着卫景阳,这小子来她家后,瑞王妃还真没有仔仔细细打量过,平日里也知道儿子和这小子合了眼缘关系极好,不然她儿子这般积极照顾个小子做什么。

    没有想到居然都求到皇上跟前赐婚了,那会儿瑞王妃刚知道,心里可真的是很高兴,结果还不待她高兴多久,居然就传来不过是乌龙,瑞王妃那会儿就别提多心塞了。她当时就派人去找皇兄,告诉皇兄她那小儿子可喜欢卫景阳这小子了,可是她儿子好像还没有搞定那小东西,所以为了将来这儿媳妇不被人抢了,儿子搞不定,她这个做娘的就先把人个定下来。

    瑞王妃一直都知道她这小儿子能力极强,就是这性子冷的让人难受,更不是个会哄人的,所以为了儿子的幸福,瑞王府那真是豁出去一张老脸,把儿子和卫景阳这婚事给定下来。若是过上五六年她儿子和卫景阳真撞不出火花,那她也只能作罢。不过瑞王妃相信他儿子,就算水磨的功夫,五六年他儿子也该把卫景阳这小子拿下了吧,所以瑞王妃依然认为只要给她儿子时间,这儿媳妇是跑不掉的,尤其还是在把人养在她眼皮子底下的时候。

    瑞王妃是越看越满意,在听到儿子的话好一会儿后才笑得:“你们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母妃也想你了,所以就把你们叫过来瞧瞧,阳阳的伤怎么样了?”

    韩锐看了一眼他母妃,今天母妃神情有些奇怪,阳阳来瑞王府也有段时间,母妃从来没有特地关注过阳阳,倒是对阳阳的姐姐,有几次卫雪函来看阳阳的时候碰到母妃,母妃却关注起来,总说那丫头是合眼缘的,经常在卫雪函看过阳阳后被母妃叫过去说话。

    卫景阳见韩锐走神了,于是开口道:“谢王妃关心,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瑞王妃听到阳阳的伤好的差不多心里顿时高兴起来笑道:“本宫就知道你小子是吉人天相,遇事也能够逢凶化吉,对了本宫还有件事要告诉你们,后天就是大好的日子,本宫准备收你的姐姐雪函做干女儿,阳阳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卫景阳没有想到瑞王妃是来真的,他是记得有一处瑞王妃提起过,当时还当是瑞王妃随口说说。卫景阳说道:“王妃能看上姐姐认姐姐做干女儿,是姐姐的福气,景阳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会有什么意见。”

    瑞王妃愿意收他姐姐做干女儿,那她姐姐的身份就不一样,不管瑞王妃是否真心,对他姐姐来说那瑞王妃这个母亲就是威慑力。

    瑞王妃见卫景阳没有一件,于是笑道:“你没有意见就好,那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好了本宫也乏了,你们两个退下去吧,雪函你陪母妃回去休息。”瑞王妃在交代完要交代的,立刻就把两个臭小子赶走,女孩儿就是贴心,王妃心里已经向着她好不容易得个女儿,是不是该把孩子多留在身边几年,这么快嫁了她可有些舍不得,难怪很多人都说女儿好,可不就和家里的几个臭小子不一样,一个个都竟光顾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一个舍得时间来陪她这个母妃了。

    卫雪函站起来点点头道:“母妃我陪您回去,阳阳你要好好跟着三哥习文学武,我听母妃说过三哥可厉害,琴棋书画样样都行,你学不全也稍微学点出去时也能撑撑场面。”

    瑞王妃听到身边的小丫头说的话,立刻被逗笑了,谁不高兴儿子出息,开口道:“丫头你就别操心,有你三哥在,阳阳想偷懒也是不成的,你不知道你三哥从来都是最规矩的,在你三哥身边阳阳是做不得偷奸耍滑的,走了。”

    卫雪函笑着看了弟弟一眼,这才跟着瑞王妃离开,当初瑞王妃说要收她做干女儿时候,卫雪函内心里有些惶恐,但是在瑞王妃的关心慈爱下,卫雪函终于明白王妃是真心喜欢她,疼爱她,这段时间在瑞王妃的教导下,卫雪函整个人都容光焕发,再也没有任何一丝不甘抑郁,如今的她自信开朗快乐。

    卫景阳看着面色红润,气色也极好,主要是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上来了,他姐姐在瑞王妃的关心和教导下,终于成长为一个真正的侯门小姐,而不是当初眼神里带着抑郁和对未来的不确定,卫景阳对于姐姐的变化赶到很高兴。

    韩锐被他母亲搞得莫名其妙,感情叫他回来就是为了问阳阳身体好了没有,通知他要收阳阳的姐姐为干女儿,他离开家这么久,怎么就没有听到母妃关心他一句。想不太明白自家母妃的韩锐,调整了一下心态,对还瞧着门口的卫景阳道:“阳阳走了,你如今伤已经好了,就该回去好好练字,虽然如今有些摸样了,但是也不能愈慢了,不然不进则退,和练武一个样。”

    卫景阳听到后,只能乖乖的跟着韩锐回去练字习画,和韩锐一起学棋,拳脚功夫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联系,不过内力和精神力却从来没有停过。回到院子,雪儿医生白毛弄的浑身脏兮兮,不知道从那个角落钻出来,飞奔到卫景阳的脚边叫着,卫景阳带着在他脚边乱转的雪儿回到屋内,拿起两块糕点放在瓷盘中放在地上,雪儿立刻啃了起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