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可惜听了这句话的卫景阳心情根本没有好起来,他在意的可不是这件事情,现在的他确实弱了一些,但是卫景阳相信,用不了几年他很快就能够强大起来,所以这便宜师傅根本没有安慰到点子上来,而姐姐的婚事却不能耽搁。

    过了好一会儿,卫景阳嘟着嘴垂头丧气的说道:“师傅你身边有没有特别有出息的,你也知道我姐姐长大了,如今我们的地位不尴不尬,想找一门合适的人家实在太难,师傅手里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啊,”

    卫景阳其实真的挺担心,十五岁还没有找到人家订婚,一般京城中的小姐,都是十三四岁就订婚,十六七岁就成婚。现在已经进入下半年了,转眼他姐姐就要十六了,在找不到一个好的,他姐姐会被京中的人笑话。而舅母家也有好几个女孩儿到了出嫁的年龄,真有好的怎么可能轮得到他姐姐,必定是被舅母挑剩下的。

    与其是那些挑剩下的,卫景阳干脆就找韩锐帮忙,韩锐朋友应该有不少,能介绍给他的人必定是知根知底的,比那些从旁边偷偷打听的人必定强多了。

    韩锐在听到卫景阳的话,终于恍然大悟,这小子莫不是想给他牵红线,难怪会在听了后神情沮丧。韩锐伸手揉揉身边少年的脑袋无奈问道:“阳阳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做你师父,若是我真娶了你姐姐,这岂不是乱了辈分,你成了我的小舅子,还怎么当我这徒弟。你刚才这么兴奋,是不是觉得不用做我徒弟很高兴。”

    卫景阳被韩锐戳穿,不过他好歹是现代人,也经历过大风大浪,而且还有异能家内力,那里可能会因为被戳穿而变脸色。

    卫景阳脸不红气不喘的辩解道:“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师傅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我高兴是因为觉得姐姐和你极为相配啊,郎才女貌,不是我自夸,姐姐在京城的容貌要说第二,还真难以找出第一来。”

    韩锐看着谎话信手拈来的少年,也不去戳穿,无奈笑道:“你姐姐的事情我会记在心上,你以后可不能在随便说你姐姐的事情,不然被外人听到了,有碍你姐姐的名声。”

    卫景阳听到韩锐的保证,心里真的很高兴,他转头就韩锐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欢快的叫道:“谢谢你师傅。”这一声师傅可是出自真心的。卫景阳知道有韩锐既然答应那必定会帮他办好,把姐姐嫁给那些不知根底的人,自然还是韩锐知道根底的人来的好。

    看着少年开心的样子,韩锐不自觉的翘了一下嘴角,心里却已经有些普了。卫雪函今天十五,他手底下有个人非常合适,是他的副手,安阳侯府嫡次子。安阳侯在十多年前就开始没落,情况却和卫侯府不同,卫家是没有能力,而安阳侯府却是因为侯爷战死沙场,嫡长子身体不好,对任何事情都兴趣缺缺,所以安阳侯府很快就沉寂下来。

    只有韩锐知道安阳侯不管嫡子还是嫡次子,这两人都很有些本事,可惜外人瞧不出来,都以为哥哥不喜弟弟,十八岁了还不给弟弟说亲事,事实上却是那小子不知道受了谁的刺激,非常有魄力的说要等成为将军后才会娶亲,如今那小子已经是副将,在建立些军功,封将是迟早的事情。韩锐能够知道这件事情,说白了就是某个弟控总要他多照顾那小子。

    那小子大约还有半个月才能够进京,到时候他带那小子和阳阳的姐姐见上一面,若是两人能成,自然是一桩极好的姻缘。他会找母亲给两人做媒,免得又被一些人给抢走。

    这一天卫景阳的心情都极好,姐姐的事情得到了韩锐的保证,庄子铺子都已经被清理了一遍,那些贪墨了他银子的卫家人通通都被送进衙门,他们还在那些人家中搜出大量的银子,连带着房地契都已经掌在卫景阳的手中。还能有什么事情比手里有银钱,能够当家做主来的痛快,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拿捏他和姐姐了,卫景阳还准备给他姐姐添嫁妆。

    虽然舅舅已经从卫家拿回属于母亲的嫁妆,但是那些嫁妆已经不全了,很多东西都被拿去变卖了,就算从卫晴的嫁妆中补回来,但是东西到底不是一个档次的。

    当晚卫景阳跟着韩锐吃完饭后,兴致勃勃的跑去韩锐的书房,拿起纸笔开规划着他以后的商业帝国。韩锐手里有不少退伍的老兵,这些人也许不会做生意,但是让他们成立商队却完全没有问题,只要他让管事培训一下,就能够上任,南北货倒卖的价格永远是暴利的。

    还有他脑海中的各种吃食,这些东西都要一样样写下来,虽然卫景阳不承认自己是吃货,但是有些东西却是他离不开的,必须要弄出来,不但可以大打牙祭,还能够赚钱,那实在是非常好的事情。

    酒肆食肆全都要开起来,客栈商队船队都必须要有,只要能够把这些都发展齐全了,那他成为超级富商就指日可待。那种吃一碗倒一碗,没人管天天能够悠闲的生活,就是卫景阳这辈子最大的最求。至于保卫国家什么的,上辈子已经够了,这里又不是祖国,他一点想要保护的心思都没有。

    沉浸在美好未来中的卫景阳并未发现已经有人走近书房,他牙齿咬着毛笔正在认真思考中,卫景阳很清楚古代船队最暴利,但是要拉起一个船队去海外,实在有些复杂,而且他手里的这些银子肯定不够,所以这件船队要待以后在说。

    韩锐看着少年认真的坐在书案前,身子一动不动,悄悄靠近后,韩锐看着纸上那犹如狗爬一般的字,这些字大概只有阳阳能够看的明白是什么,他就认出里面的几个字,完全不知道阳阳写了些什么。

    韩锐的眉头深深的皱起,他知道阳阳在卫家日子不好过,却没有想到卫侯爷连这个都不管,阳阳这一手字拿出去,别说前程,非得被那些老学究们唾骂不可。看来他只教阳阳学武可不好,阳阳才十二岁,就算不能琴棋书画样样行,总要有一种拿的出手才好,免得以后长大了出去交友时没东西可以显摆。

    韩锐看着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