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卫景阳就在担心师兄中一路送姐姐去北疆,好在安浩身边跟着一些他从平阳侯府带来的侍卫,有他们在前面开路,让卫景阳省下很多麻烦。

    自从卫雪函那次做噩梦身体差点垮了以后,卫景阳给姐姐催眠治疗好后,就特地找他师父帮忙寻找适合女孩子的功法,可惜李焕对这个并不了解。卫景阳只能去找师伯帮忙,好在他师伯还是比较靠谱的,很快就给卫景阳找来一部功法,可能没有什么威力,但是却可以提高身体素质,而卫景阳要的就是这个。

    冬季里北风呼啸赶路实在很辛苦,而且卫景阳他们速度还不慢,好在他前两年给姐姐找的功法,姐姐有认真的练习,虽然整整两年时间他姐就突破了一层,不过却让他姐姐体质变好,就是这样赶路也没有出现什么状况,脸色也一直不错。

    行到大半的路程后就开始下雪,京城会更晚一些,但是这里靠近北方,下雪的时间都会提前。侍卫队长询问卫景阳是不是要等雪停了再走,卫景阳看了一眼姐姐,他们此时正停留在一间客栈中。安浩原本想要说什么,但是看着这对从来没有吃过苦的姐弟,还是狠不下心。罢啦、吧啦,如今人都在路上,早到晚到都是要嫁给他的,这么大的雪,他倒是无所谓,却舍不得身边焦阳的女孩儿。

    安浩开口说道:“我们等雪停了在走吧。”

    卫雪函听到安浩的话询问道:“安浩这样会不会耽搁行程,若是耽搁咱们就接着赶路,我没有问题的。”

    卫景阳到是不在意耽搁一两天,但是他记得师兄说过,北方下雪可不是一天两天,若是真下起来就没完,说不定就连着上一两个月,难道他们要在半路上过年,这样非常不好,不管是对姐姐还是对安浩,总不能让平阳侯等着过年吧,何况他姐姐如今都十八了,等到来年大婚,那年龄实在有些大了,最好还是过年前就把姐姐和安浩的婚事办了才好。

    卫景阳开口道:“安浩雪什么时候能停,我们过年前要赶到北疆,你和姐姐的婚事最好过年前办了,我请护国寺大师看过,过年前二十六和二十八都是好日子,我们只要按照行程赶路,肯定能够赶上,我已经在信中告诉过平阳侯,他应该是准备起来,就等着我们过去了。”

    安浩心里也明白卫景阳说的,但是他心里难免担心卫雪函,那可是他的媳妇,不管是伤着了还是冻着了,安浩心里都会难受。于是安浩有些犹豫的说道:“阳阳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又何尝不想和你姐姐早点成婚,但是冒着雪赶路,我们这些大老爷们自然没有问题,但是若因为赶路损伤了你姐姐就不好。”

    卫景阳听到安浩的心里话,还是很高兴,未来的大舅哥知道疼姐姐,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卫景阳对安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当初你们在边关受伤时,姐姐就总做噩梦,身体都消瘦的不行了,我就去师伯那里求来了一部女子修炼的功法,虽然姐姐也没修炼成武林高手,不过身体却是好了很多,这点寒冷应该不止话下。”

    安浩听了卫景阳的话有些不敢置信,转头就看向卫雪函去确定。

    卫雪函见安浩看向她,带着笑意点点头道:“弟弟说的没错,我也修炼了两年,内力倒是没有修炼出多少,不过身体确实好了很多,就算是现在的天气也还是吃的消,我知道你担心我,自从修炼弟弟求来的功法后,身体好了很多,冬天里也不那么畏寒。”

    对于未婚夫这么为她着想,卫雪函心里还是很受用很高兴。京城中那些个贵人小姐,别看她们表面上风光,其实私底下什么庶子庶女一大堆,爱妾美婢永远斗不完。安浩曾经和她说过,他最讨厌的就是京城中那些男子的做派,娶回家的妻子自然要好好爱护,怎能随意践踏。

    安浩听到卫雪函的话,目光疑惑的看向卫雪函手中的暖炉,不畏寒为什么还暖炉不离手,一直从京城行走这么多路,他就没有见卫雪函的手离开过暖炉,吃饭除外。

    卫雪函看着安浩那摸样笑了起来道:“别这么看着,不过是京中小姐都如此,我也习惯罢了,其实并不寒冷。”安浩那目光,卫雪函一眼就能够猜出来,这人的目光永远这么坦荡荡,想什么都表现在脸上,从来都不知道稍微遮掩一下。卫雪函不知道,其实安浩也就在她面前才不遮掩,在旁人眼里安浩却是个冷静成熟可靠的男子。

    安浩看着娇笑的未婚妻,摸了摸后脑勺道:“既然这样那咱们明天一早就出发,这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停,也许明天早上就能够停,也许会一直下到过年,咱们早些出发路还好走一些,若是耽搁越晚,那路就越发难走。”

    卫景阳点点头,让手下的军人全部早些休息,明天一早天不亮就出发,他们想要在过年前赶到北疆,那就要加快赶路的速度,不然会因为大雪的阻拦赶不上,那这一路的辛苦就白费了。

    幸好老天都帮着卫景阳他们,这雪就飘了一晚上,第二天起来大地一击披上银装,不过积雪却并不厚,还不足到鞋面。安浩此时已经不担心冻坏未婚妻,自然加快了赶路的脚步。一路上他们并没有遇到山贼,上千人的正规军,各个身上穿着盔甲,手中银枪雪亮,加上天气寒冷,根本没有山匪敢拔卫景阳他们的虎须。

    紧赶慢赶,卫景阳他们终于在过年前半个月赶到北疆,北疆边缘平阳侯早早派人迎接弟弟和弟媳,两天后卫景阳他们终于踏入北疆边城。卫景阳并没有带着姐姐进去平阳侯府,他们居住在卫景阳早已准备好的宅邸中,等待新郎来迎接新娘。

    平阳侯对弟弟的婚事非常重视,以前卫景阳也不明白他师兄说的话,师兄当初和他提过,以后平阳侯世子很可能会落到他姐姐孩子头上,还说平阳侯家都是情种。这时候的卫景阳总算明白了,原来平阳侯也和他师兄一样,只爱蓝颜不爱红颜,而且这独一的蓝颜一直长盛不衰。

    卫景阳去过平阳侯府见到对方,那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人,不过笑起来非常温和,平阳侯对那人极为宠爱,两人间的氛围外人根本无法插足,感觉非常和谐。卫景阳无意中听说两人在一起七八年了,感情一直都很好,面对这个卫景阳略有些羡慕。

    同时也希望安浩能和他哥哥一样,爱一个人就一生一世,这样他姐姐才能够幸福,不过哥哥是情种,弟弟应该也差不到那里去了,毕竟安浩是平阳侯养大的,言传身教也是极为重要的。

    安浩这几天都非常忙,忙着筹备婚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